墨花

灣家人
堅定的待在松沼裡
秋羅大本命(*´∀`)~♥
CP雜食性,最喜歡速度松(おそチョロ)
幾乎都窩在噗浪( 'ω' و(و歡迎戳戳喔喔喔(?
總之快來搭訕我搭訕我(滾動

【速度松】小破文集中


一些偶爾手癢在噗浪上的短打
幾乎沒什麼邏輯可言,也沒頭沒尾只是幾篇小破文XD
過了一年多還是喜歡著他們真好(*´˘`*)♡
要是你們能喜歡就太好了(*´ω`*)

1 .
這是寫給我親愛的 @初瀾🐾 的生賀,愛你耶我要放閃讓大家知道😘😘(煩

#TAG:被勾破的絲襪
踩丁丁(。
#黑手黨人妖paro
#R15不知道會不會被吞我好緊張(#

↓↓↓↓↓↓↓↓↓↓↓↓↓↓↓↓

おそ松一手托著下巴,專注地看著電腦螢幕,散落在桌上的是他讓人到處搜集來的資料,卻唯獨缺少了在他規劃的整個行動中最關鍵的那一部分。

他的手指敲著桌面,想要藉此把自己不停分散的注意力給拉回來,他告訴自己再忍著點些,他很快就會回來的。
因為他很清楚自己現在著急也沒有用處,他知道那個人不會讓他失望,他只是需要一點時間而已,而他現在能做的事情只有靜靜的等他給他帶來消息。

隨著時間流逝,焦躁像一隻隻小蟲囓咬著他的心臟,麻痛的感覺讓他皺起眉頭,依照以往的經驗,那人早該在半小時前回來才對的。

這讓他更加不安,卻也束手無策。

所幸沒過多久之後,門被用力撞開,那穿著一身藍色細肩帶連身短裙的人踩著厚底高跟鞋走進他的辦公室。他手上拿著牛皮紙袋,銳利的眼神投向還在看著電腦螢幕的おそ松,後者仍神色自如,彷彿沒有任何人闖進他的辦公室一般。

「你回來啦。」他淡淡地說道,心裡卻鬆了一大口氣。

「嗯,這次有點遲了,不過你要的東西都有拿到,」チョロ松邊說邊反手把辦公室的門給關了,他晃了晃手中的牛皮紙袋,「中途碰上了點麻煩,才拖到現在。」

おそ松站起身子,似乎想和他說些什麼,但他最後卻只是靜靜地看著他,不發一語。
チョロ松狐疑地看了回去,說:「怎麼?你覺得我在說謊嗎?」

おそ松沒有回答,眼神卻也沒從他身上離開,這讓チョロ松更加茫然了。

這人到底有什麼毛病啊?他穿女裝去搜集情報又不是第一次了,沒必要盯著他不放吧?

雖然心中充滿不解,他還是在脫下那雙折磨人的高跟鞋後走向おそ松,把牛皮紙袋放在他桌上。

「チョロ松,」おそ松向他勾了勾手,示意他靠近,雖然不知道對方在玩什麼花樣,チョロ松還是乖乖的照做了。

他感覺到對方的唇湊近他的耳畔,那因呼吸而產生的熱意十分鮮明,讓他有些不自在,然後他聽到おそ松對他說:

「你大腿那邊的絲襪,破掉了。」

チョロ松愣了三秒,然後把桌上的牛皮紙袋拿起來砸到おそ松臉上,紙張撞擊臉部的聲音十分響亮。

「這種小事你搞成這樣嚴肅的氣氛做什麼?別讓人提心吊膽的好嗎!」
「這不是小事,你的大腿都被人看光光了啦!」

チョロ松對他翻了個大白眼,所以說他真的不知道自己到底為什麼要為了這個人東奔西跑的,委屈穿女裝就算了,絲襪破個了小洞都不行,這到底還讓他做事嗎?

「你看,這裡……」

おそ松走到他身後,右手摸上位在他右側大腿的破洞,細長的手指繞著從黑色絲襪中冒出的雪白畫圈,他輕輕地說:「走路的時候,若隱若現的讓全部人都看到了呢。」

略帶低溫的手指撫過肌膚,輕輕地刮搔著,這帶著調情意味的搔癢讓他皺起眉頭,抓住對方的手讓他停下。

「你別這麼順手的摸上來行不行?」チョロ松瞪了他一眼,用力拍開おそ松的手。

他向前走了幾步,彎腰把黑色的褲襪給褪去,露出了那雙白皙的長腿。
然後他回頭把褲襪丟在おそ松的頭上,說:「這樣你總滿意了吧?」

沒等對方回答,チョロ松伸手把他推到在一旁的沙發椅上,然後把赤裸的腳放在對方下半身那微微的鼓起上,腳趾繞著那東西的形狀,時而輕緩時而施力的往不同方向撫弄著。

おそ松被他的動作弄得一時說不出話來,突然的視覺和生理刺激讓他忍不住喘了幾口氣,從他坐下的角度恰巧可以毫無遺漏的欣賞那雙藏在裙擺底下的潔白雙腿,以及若隱若現的雙臀。

「就算吃味也不能隨便發情吧?」
チョロ松說道,他偏頭扯掉戴在頭上的綠色假髮,隨意地丟在一旁,然後一把扯住おそ松的領帶,把唇送了上去。

他們交換著彼此的吐息,和那許久未觸碰的熟悉溫度,讓自己整身浸在情慾的海裡,只有在此時此刻他們才能自私地把對方擁入懷中,不讓他離開自己。

「我快擔心死你了。」
「嗯,我知道,」
他笑了笑,輕摸了摸おそ松的頭髮。

「所以我回來了。」


Fin.


2 .

#噗浪上的速度60分
#おそチョロ
#世界盡頭

之一(原作paro)

他從來沒有想過世界的盡頭會是什麼樣子的,也不認為自己有一天能夠親眼看見。

可那刻他明白了,世界的盡頭是一大片的潔白,此起彼落的笑聲和談話聲圍繞在他耳畔,然後他看見了おそ松的臉龐。

「チョロ松怎麼一臉不開心的樣子呢,一起為哥哥的婚禮乾杯吧,以後別在說我一輩子童貞啦!」輕快的嗓音促使著他抬起臉龐,擠出一抹微笑。

他舉起了杯子,玻璃撞擊發出清脆的聲響,那刺耳的聲音讓他暈眩,周圍的景物都模糊了起來,他發現自己再也聽不清楚對方說話的聲音。

然後他抬起頭,看到自己的世界在那燦爛的微笑中,分崩離析。




之二(唱見paro,私設多總之看看就好,之後會寫這個paro的長篇OwO(哦)
↓↓↓↓↓↓↓↓↓↓↓↓↓↓↓↓↓↓↓↓

他曾無數次的幻想過世界的盡頭到底長什麼樣子,也許是一大片噬人的漆黑,或是那可怕的虛無。

然而在失去他的那些年裡,他才深刻體會到遊走在盡頭邊緣的滋味,心像是被掏空般的虛無,那段時間不論他如何的歌唱,都再也無法從中找到解脫,刻在心上那無法磨滅的苦痛造就了那段時間他的主頁上全是些輕柔而憂傷的歌曲翻唱,最後他也因此在N站上有了些名氣。

「我說你呀,別一直靠在別人身上好嗎,我都快被你重死了。」

「誒,チョロ松好小氣!」おそ松抱怨道,但卻完全沒有想照チョロ松的話做的意思。

他抬眼看了看外頭,清涼的微風拂過臉龐,帶走了一些汗水,雲朵被夕陽染成橘紅色,連天空也被塗上美麗的漸層色。

「我啊,要是能這樣和你一起掉進世界的盡頭,也不會害怕。」
他輕輕地說,嘴裡哼起不成調的曲子,不知怎的,那漸層的橘紅天空在他眼前慢慢地暈了開來。

「又在說什麼傻話啊你…」他聽見チョロ松無奈的口氣,然後他感覺到對方的手放在自己的腦袋上,動作輕柔的撫摸著自己的頭髮,「我要是真掉下去了也會拉你一起的,你到時可別想反悔。」

溫熱的眼淚滑過他的臉頰,他微微勾起一笑,側身吻上那柔軟的唇。

就算會掉進世界的盡頭裡,我也不會放開你的。

Fin.


後記:
最近糧好像突然多了!期待二期後更多糧謝謝大家!(煩
我最近想看速度的勇者魔王paro,不管他們誰是魔王誰是勇者都好萌哦!!!啊好吃😭😭😭😭
腦洞好多想找時間把他們都填完!
然後我要滾回書堆裡了大家再見・:*三( o'ω')o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