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花

灣家人
堅定的待在松沼裡
秋羅大本命(*´∀`)~♥
CP雜食性,最喜歡速度松(おそチョロ)
幾乎都窩在噗浪( 'ω' و(و歡迎戳戳喔喔喔(?
總之快來搭訕我搭訕我(滾動

【速度松】短打集中2///


整理了一下在噗浪上的短打然後就發上來了・:*三( o'ω')o
這次沒什麼想說的總之大家只要吃得開心就好(♡´з(´ω`*)ちゅ♡
只有兩篇,都是短短的糖可是我覺得好像沒有甜到讓人重傷😂(?
速度日快樂!雖然是秋羅歐搜而且還是3P但我也可以!(好




1.下雨天

#速度松(おそチョロ)
#原梗來自前幾天發生的日常(*´ ³ `)ノ
#學生paro,年齡操作(高中生おそ×國中生チョロ),老梗,OOC有注意

_______________


下雨了。


一場毫無預警的大雨,在放學的鐘聲打響之後迅速地降落,空氣中飄著下雨時特有的味道,鮮綠的樹葉上沾著一滴滴晶瑩的雨水,增添了幾分生意。


若是在這樣一個午後時光,兩個人共撐著一把小傘,漫步在環境優美的校園裡,肯定浪漫極了吧!

然而上述的想法並沒有在チョロ松的腦海裡出現,他看著那一時半刻不會減弱的雨勢,眉頭皺了起來。


這下子要怎麼回家才好……

其實他有把折疊傘放進書包裡的習慣,只是前幾天在打鬧間被那個混帳大哥給奪了過去,至今都還沒有拿回來,也就造成了他現在得站在有屋簷遮蔽的走廊下,痴痴地看著校門的結果。而那些不斷從他身旁走過的其他人則悠悠地打開雨傘,愜意的在雨中緩慢的走著。

天色因為下雨而比平時暗了許多,不一會兒走廊上只剩下他一個人,淅瀝淅瀝的雨聲卻沒有變小的趨勢。

一直乾等下去也不是辦法,雖然很不甘願,但他還是拿出手機,決定和兄弟們求救。

還在小學的弟弟們應該在中午就回家了,如果叫他們出來接自己チョロ松也不太放心,他只能轉而向哥哥們求救。


雖然感覺有點不靠譜,不過至少カラ松是可以信任的。
雖然チョロ松覺得在這樣的大雨下,他很有可能會很痛的說:「淋雨是男人的浪漫。」之後把自己的雨傘借給忘記帶雨傘的女生,很瀟灑的跑進雨中就是了。

不過不管怎麼樣,現在還是先打了再說吧!

他滑了滑手機,找到カラ松的名字正準備按下去的時候,卻忽然聽到有人叫著他的名字。


「チョロ松~哥哥來接你啦!」


他反射性的抬頭,看見おそ松一手背著書包,一手拿著一把傘從校門口向他奔來。


「你白痴嗎?有傘幹嘛不好好撐著啊?」
チョロ松有些氣憤的看著已經渾身濕透了的おそ松,很快地從書包裡翻出手帕,稍微幫對方擦了擦臉。
真是的,這個人到底在想些什麼啊?


チョロ松拿起對方手上的傘,按了下上面的按鈕想要打開。然而那隻傘似乎已經壞掉了,完全沒有辦法使用。
「剛剛在半路上被風吹壞的,」
おそ松搔了搔那他濕透的頭髮,對他抱歉地笑了笑。
「對不起,チョロ松。」

他愣了下,低頭看了看下手中那把屬於自己的傘,他記得傘面上畫著幾個不同造型的喵醬,一直是他很珍惜的東西之一,如今卻沒辦法使用了。
然而他不知道為什麼的,心情十分平靜。
「…………既然壞了,為什麼還是來接我?」


如果是他的話,在發現傘壞了之後一定會立刻跑回家,或是找個地方先躲雨的。
況且おそ松的學校離這裡有段不小的距離,怎麼想他都覺得先躲雨才是一般人會做的事。


但おそ松卻沒有這麼做。


「畢竟你的傘在我這吧?就這樣自己回家也有點那啥的………嘛,總之就是這麼一回事了。」
他語氣輕鬆,仿佛那身上濕黏的感覺都不存在,還半開玩笑的補了句:「怎麼?チョロ松因為我心動了嗎?」

「………等下輩子吧你。」
「誒?怎麼這樣?哥哥我可是想著チョロ松一個人很孤單才拼了命跑過來的耶!」
おそ松開始嚷嚷著自己一路上的委屈和拼命,卻被一個噴嚏赫然終止。

兩人也因此沉默,安靜的校園少了他們的說話聲之後只剩下雨滴拍打地面發出的聲響。
チョロ松抬頭看了下那一直沒有減弱的雨勢,他拍拍おそ松的肩膀。
「我們還是趕快回家吧?」
「嗯,走吧。」
おそ松揉了揉鼻子,站起身的同時順便牽起了チョロ松的手。


「チョロ松要好好牽住哥哥哦。」
在踏進雨中之前おそ松回頭看了他一眼,牽著他的手跟著緊握了些,隨後才邁開步伐,衝了出去。
不斷落下的雨水打濕了他們的衣服和臉頰,眼前的景象也因此添了份朦朧的美感。
チョロ松看著眼前的那個人,儘管身體因為淋雨的關係而有些寒冷,但被おそ松牽住的那隻手卻留住了屬於對方的溫度。
那溫暖從他的手裡一路蔓延,到最後讓他覺得心裡有個小小的地方也暖暖的。

就算我真的心動的話,你也不會曉得的吧?
チョロ松無心思考這個問題,因為他現在只想拉著おそ松的手,和他一起飛快的跑回家躲雨。
除此之外的感情,似乎都太過於複雜而難懂了,他覺得自己還不想要這麼快瞭解。

讓一切順其自然就好,從此之後他總是讓自己如此想著。

至於他們在回到家之後被父母臭罵一頓,又是其他後話了。


Fin。




2.在呼喚你名字的那天


#速度松無差
#灑點糖+練筆的短打,同居paro
#內容有參考歌曲,超好聽的大家快去聽個100遍(

網址走→niconico的

歌曲B站走這

________________


おそ松不是個容易醉的人,但只要他喝醉了之後常常會做出讓チョロ松無法理解的行為。


因為工作的關係,チョロ松今天比平常晚了許多才回到他和おそ松一起租的公寓裡。

他小心翼翼地打開門,深怕對方已經睡著了,自己會不小心吵醒他。


然而他一進門只看到おそ松趴在客廳的暖桌上看著他傻笑,卻什麼話都沒說。
チョロ松一瞬間覺得背脊發涼,這個おそ松一定有哪裡不太對勁,不然就是自己做了什麼事情讓他不開心了。

於是他更加小心地關上門,暫且把公事包和外套丟在一旁,然後慢慢地靠近對方。


「チョロ松!」
おそ松突然大聲地叫了他的名字,チョロ松被他這麼一嚇差點被自己給絆倒,但幸好他最後穩住了腳步才沒有和地板親密接觸。

「突然叫我做什麼啊你?」チョロ松臉上滿是無奈,但心裡卻鬆了口氣。
看這樣子おそ松大概不是在生他的氣,可能只是喝醉了而已,他也不用因此被おそ松折騰一整晚了。


「チョロ松。」おそ松沒理會他的問題,只是降低音量然後再叫了一次,臉上仍洋溢著微笑。

チョロ松蹲下身子,稍微往おそ松那邊靠近就聞到對方身上有酒的味道。

「又跑去居酒屋喝醉才回來了嗎……」
チョロ松嘆了口氣,要讓おそ松喝醉可要不少的酒,居酒屋又賣得不便宜,看來最近又要減少其他開銷了。

おそ松沒看懂他的煩惱,他只是繼續叫著チョロ松的名字,一次接連著一次,語氣或是溫柔或是輕快,他絲毫不感到厭煩的持續著。

然後他一把抱住蹲在他旁邊的チョロ松,後者本來想要忽視他這像是在發酒瘋的行為,起身去把包包和外套拿回房間的,因為他這麼一個突如其來的舉動而暫且停下。


「突然之間做什麼啊?」
チョロ松被他這麼一抱後跌坐在地上,只靠手臂支撐著おそ松靠在他身上的重量。

おそ松笑了出來,溫暖的氣息拂過チョロ松的耳畔,讓對方忍不住抖了抖。

他放開チョロ松,伸手捧著對方的臉頰,笑得燦爛:「只是叫著チョロ松而已,不知怎的好像又更喜歡你了,最喜歡了!」

チョロ松被他這麼一告白後整個人傻了,任憑著おそ松先是親了他臉頰一口後繼續抱住他,一聲聲地叫著他的名字,夾雜著幾句的喜歡。

過了不久チョロ松就聽到おそ松沒了聲音,剩下對方平穩的呼吸聲。

チョロ松瞪著拋下他睡得正香的おそ松,並想著自己該怎麼樣才能使那飛快的心跳稍微緩些,和控制自己臉上那似乎不由自主的微笑。

真是………這輩子大概都被這個人套牢了吧。
他看著那人毫無防備的睡臉,最後無奈地笑了笑。



Fin.

後記:
這次我只想說一句話
糧好少喔喔喔喔喔喔qqqqqqqqqq(吵


评论(4)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