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花

灣家人
堅定的待在松沼裡
秋羅大本命(*´∀`)~♥
CP雜食性,最喜歡速度松(おそチョロ)
幾乎都窩在噗浪( 'ω' و(و歡迎戳戳喔喔喔(?
總之快來搭訕我搭訕我(滾動

【速度松】逝去與追尋


#速度松(おそチョロ)
#デビめが(惡魔女神)
#OOC&文筆渣注意,私設有

其實是噗浪上速度松60分一本勝負的題目(你掉在水裡的東西是OO,還是XX呢),總之拿來寫了(哦

本來是CWT45的認親文,中間出了點事所以就丟到網路上公開了

不管怎麼樣希望看得開心💓

_______________


00.

在那蓊鬱森林的深處,有一座清澈乾淨的湖泊。
因為位置偏僻的關係,找遍整個王國都沒有親眼見過這個湖泊的人,彷彿連它的存在都是一個未知數。

但在王國裡都傳言著這座湖裡面住著一個美麗的女神,她會實現所有能夠找到這座湖的人的願望,許多勇者因此踏上旅程,尋找那座神秘的湖泊。

然而卻從沒有任何人能夠真正到達那個地方,森林實在太過廣大,裡面又充滿了許多不同的猛獸,即使是最聰明的勇者也有可能會迷路,武力最高強的勇者也不一定能打敗那些躲藏在森林深處的野獸。

因此,那個湖泊和那令人嚮往的傳說,遲遲沒有人能夠證明其真偽,便永遠成為人們心中一個無解的謎。




01.

清澈平靜的湖面起了一絲絲的漣漪,就像一張藍色的色紙被頑皮的小孩抓了一把,起了不少皺摺。

但過了幾秒後,湖面又恢復平靜,仿佛一切沒發生過似的。

站在湖畔的おそ松對這個程序早已習慣,他毫不著急,把手插進褲子口袋裡,靜靜地等著。

隨著湖面的中央微微發出一些金黃色的光芒,穿著白色長袍的人緩緩從湖底升起,黑色的頭髮上參雜點點的翠綠,那是月桂樹葉編成的王冠。他似乎整身都散發著點點的金色光芒,和周圍的一切相比之下是如此的神聖而美麗。

那是人們傳說中,能夠實現願望的女神。

女神睜開雙眼,黑色的雙眸盯著おそ松,嘴邊揚起一抹淡淡的微笑。

「你在這座湖裡掉東西了?」

他的聲音輕輕柔柔的,像一片櫻花花瓣掉落在湖面上。
不等おそ松回答,女神的雙手在淡淡的光芒包圍下,突然多出了兩個東西。

「你掉在水裡的是這個金製的阿修羅像,還是這個銅製的阿修羅像呢?」

「都不是,」おそ松看著他,那雙紅色的眼睛充滿著許多複雜的情緒,他說:「我掉在水裡的,是チョロ松。」

女神對他笑了笑,輕柔的語氣沒有改變:「真是可惜呢,答錯了。」

「說謊的話是不會得到任何東西的,不管你是勇者,或是來自地獄的惡魔。」

女神說完那句話後就收回視線,臉上的笑容也消失不見,在點點金光的圍繞下消失在湖面上,留下おそ松一個人站在湖畔,盯著湖中央良久。

最後他嘆了口氣,彈了個響指讓翅膀又從他身後冒了出來,那是對黑色的翅膀,和他身後那黑色的尾巴一樣屬於惡魔的象徵,他拍了拍翅膀,忍不住回頭再看了湖中央一眼後才飛離這座湖泊。

這是他第二十次失敗了。




02.

「おそ松你啊……好像每天都活得很開心,看著我也羨慕了。」
チョロ松嘆了口氣,玩弄著手裡的花朵。

「畢竟惡魔讓自己開心才是第一順位啊,責任之類的都是其次嘛。」おそ松盤腿坐在綠色的草地上,一派輕鬆地看著坐在他旁邊的湖中女神,笑著說道:「啊,女神大人也想成為惡魔嗎?我可以幫你一把哦!」

「謝謝你的好意哦可是不用了。」チョロ松推開逐漸向他靠近,想要偷親他一口的惡魔,朝對方吐了吐舌,目光轉而看向眼前的那片湖泊,眼神堅定,他說:「雖然有點無聊,但我必須繼續守護這這座湖,」他頓了頓,補充:「——或者說,這個國家。」

おそ松看著他,玩心少了一大半,他嘴裡碎唸著:「這樣一本正經的活著真的這麼開心嘛………」然後拍了拍女神,對方意會了之後便跪在草地上,讓おそ松躺在他的大腿上。

春天溫暖的微風輕輕地吹過他們,幾朵小花經不起微風的撫摸,墜落在湖面和草地上,チョロ松閉上眼睛,他喜歡這樣和平的氣氛,春風把他們抱在懷裡輕柔地搖著,就像溫柔的母親對待小嬰兒那樣。

「就算無聊……」チョロ松看著おそ松,嘴角勾起一抹笑。

「也有你陪著我。」

些許花朵飄散在溫暖的春天下午,惡魔躺在女神的大腿上,熟睡的臉龐綻放著一抹微笑。


這是屬於他們的日常。


*

他們早在幾年之前就相遇了,第一眼見到湖中女神的那時也是在溫暖春天,おそ松在誤認對方的性別和上前搭訕之後被對方狠狠地用湖中的聖水潑了半身,他一時承受不住突然劇烈的疼痛,便昏了過去,這時チョロ松才發現自己做得有些過火了,連忙治療おそ松的傷勢。

雖然最後惡魔被女神用冷冷的語氣調侃了許久,連續好一段日子不管惡魔怎麼叫女神都不從湖裡出來,要是丟東西下去女神還會把它精準地從湖裡砸向惡魔的頭,但這些困難都阻擋不了おそ松,他不死心的天天來找チョロ松。

不得不說過這種每天都待在同個地方,偶爾用神力看看國家有沒有出什麼人們無法解決的問題,整理一下那些人們掉進湖裡的東西的生活,チョロ松不免有厭煩和無聊的情緒產生。

おそ松的出現一開始雖然讓他不耐煩,但漸漸地他好像也習慣了,偶爾心情好會回個對方幾句。

數百年來的孤單,已經在他心裡掏成了一塊大洞,おそ松對他所說的的一句話或是一個舉動,都在逐漸地把這個洞給填滿。

時光緩緩流逝,對惡魔和女神來說,生活是漫長而無止境的,日復一日的見面和偶爾的談話最後都變成了一種習慣。漸漸地,談話的內容變得豐富了,女神願意展露微笑的次數變多了,他們之間的交談似乎變得比過去更加愉快了些。在惡魔的不斷請求下,女神終於願意在他來的時候暫時離開湖泊一陣子,陪他坐在草地上聊天。

春天花兒綻放的時候,女神仔細的跟惡魔說著各種花的名字,還有他們的花語所代表的意義;夏天他們一起坐在大樹的樹蔭下,一邊乘涼一邊聊著天;秋天落葉紛飛,湖面上總是鋪滿了紅黃的落葉,女神從湖中上來的時候身上偶爾黏上幾片葉子,惡魔總會悄悄地瞞著他,最後在將要離開之時才會幫對方拿下;冬天的湖泊因為湖水充滿神力的關係,並不會結冰,但四周的大樹空盪盪的,看來有些寂寞,惡魔和女神並不怕冷,他們偶爾會坐在雪地裡聊天。

幾年過去之後,他們早已習慣了這樣的生活,也習慣了彼此的陪伴,雖然心裡都有道聲音這麼說著———神和惡魔是不可以如此親密的。但在沒人阻止的情況下,他們選擇忽視了它,緊緊握住能和對方度過的每一天。

然而這樣的日子最後還是被強迫終止,在某個春天的下午,おそ松和チョロ松一邊聊著天一邊嬉鬧著,惡魔在女神話說得正開心的時候,親吻了他。

那瞬間チョロ松覺得自己心跳彷彿停止了,一直壓抑著的感情隨著唇上傳來的溫度如洪水般爆發,無法謁止。然而おそ松在結束這個吻之後就匆匆拍了拍翅膀離開了,留下チョロ松一個人呆呆的坐在湖畔,臉頰泛著明顯的紅暈。


第二天清晨,チョロ松就被帶到天界去審判了。

天神一臉冷淡,冰冷的視線盯著他,說道:「神不可以和惡魔接觸,你知道吧?」

「……嗯。」

「唉,之前看你跟那個惡魔在一起也沒出什麼亂子,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偶爾相見的朋友都還在可接受範圍,但要是產生戀情可就無法再放任不管了。」

チョロ松低著頭,沒有說話。

「我也真不想這麼做的,但我現在必須要消除你和那個惡魔在一起的時候的所有感情,所有回憶,才能把你放回湖裡,繼續守著那座湖和那個國家。」

チョロ松抬起了頭,眼角泛著淚光,他說:「沒有其他方法了嗎?」

「畢竟你身為神的職責還沒有做完,不能讓你就這樣轉世成人。所以剩下的方法只有讓你去用聖水殺死那隻惡魔了,不過這你肯定做不出來的吧?」

女神沉默了,他低著頭,淚水不停的落下。

最後女神被消除了和惡魔在一起時的所有記憶,那數百年的孤單所鑿出的大洞,又再度在女神的心上冒了出來。

這次,就連惡魔的心也被掏出了一塊大洞。




03.


おそ松站在湖畔。
他手裡拿著一束紫色的花朵,盯著湖中央看了許久。

前面三十七次都失敗了,這次他想來些不一樣的嘗試。

他深吸了一口氣,張開翅膀飛往湖中央,到達之後就把翅膀收起來,他掉進了湖中央。

過了幾秒之後他就立刻被湖中女神抓了出來,女神氣得對他大吼:「你這個惡魔每天來就算了,還想在湖裡自殺?到底在想什麼啊你?離這裡遠一點行不行?」

おそ松虛弱地笑了笑,全身劇烈的疼痛讓他無法做出太大的舉動。

「你……跟以前一樣呢。」

「說什麼傻話?我以前又不認識你,你……」

女神說到一半就愣住了,因為他發現おそ松現在看向他的眼神溫柔似水,好像在緊緊抓住眼前最珍貴的寶物一樣。

おそ松笑著緩慢地舉起一隻手,碰了女神的臉頰一下。

那瞬間,チョロ松看到了自己跪坐在湖畔的草地上,おそ松枕著他的大腿正熟睡著,他看見自己閉上雙眼,嘴巴一開一闔,似乎是正在說話。

然後那睡著的惡魔露出了溫暖的微笑。

「就算無聊……也有你陪著我。」

他顫抖著說出這句話,許多回憶跟著竄進腦中,最後轉化成淚水滴落在おそ松的臉上。

但現在一切都已經太遲了,即使他因為對方施的魔法而想起了回憶,也救不了おそ松。

早在惡魔整身泡進聖水裡的那刻,便已無法挽回,因為他的全身已被神力所沾染,沒有可以恢復的地方了,只能靜靜地等著他生命消逝的那一刻來到,什麼也做不了。

然而對方的臉上看起來沒有一絲後悔,惡魔靜靜地看著他,伸出手抹去了女神臉上的淚水。

「這些花的花語……你還記得嗎?」

チョロ松看了看おそ松手上的花,視線被淚水模糊這點讓他有點難以分辨。

「這是……桔梗花,」當他再次看向おそ松時卻發現對方已經慢慢閉上雙眼,似乎即將失去意識,臉上卻帶著笑容。

「花語是……」他再也說不下去,抱著おそ松哭了出來,一朵花瓣悄悄地落在湖面上。



永恆卻絕望的愛。


*


時間又前進了一百年,チョロ松再次返回天界,但這次他是為了自己。

「你確定要捨棄身為神的身份?」
天神看著他,似乎有點不可置信。

チョロ松堅定地點了點頭。

「請讓我轉世到人間吧!」

「好吧,」天神嘆了口氣,天界又要少一個人才讓他心煩,但是對方的職責已盡,該怎麼選擇未來他無法干涉,他笑了笑說:「那你還有什麼願望嗎?」

「……如果可以的話,」チョロ松看著他,臉上帶著溫暖的微笑。

「希望能和那傢伙同個時代出生。」



04.


幾百年匆匆地過去了,這個國家也經歷了一些戰爭和混亂的年代,此時恰好來到一個極為和平的時代。

那個關於湖中女神的傳說,至今仍流傳著,還是沒有能真正找到那座湖,並和女神許願的人,但至今已經很少人會挑戰去尋找那座湖泊了。

而此刻,森林的深處有兩個不同的聲音在交談著。

「真的會有嗎?會不會只是一個傳說啊…」

「唉チョロ松你就不能抱點幻想嗎?難怪你到現在都還沒能交到女朋友。」

「這跟那個沒有關係吧?而且我們都走了三天,能不懷疑才奇怪吧?」

他們在這片森林走著,似乎在尋找些什麼,踩過葉子發出的腳步聲從未停止。

直到其中一個人突然停了下來。

「啊,找到了。」

「誒?」

在他們眼前的,是一座美麗的湖泊,清澈的水幾乎可以當做鏡子來用了。

チョロ松瞪大了眼,他沒想到自己只是稍微發個呆對方就找到湖泊了,他不得不在心裡偷偷的稱讚一下おそ松,雖然對方看起來也是無心發現的。

他們緊張地慢慢向湖泊走去,然而當他們站在湖畔的時候才發現好像什麼都沒有,丟了幾塊石頭下去也沒有反應。

「搞什麼啊?大家都被騙啦!」
おそ松氣憤地說,他可是為了實現賺大錢的願望才來這的,長途跋涉這麼久卻什麼都沒能得到讓他憤怒不已。

チョロ松心裡也有點失望,他本來想一瞧據說美若天仙的湖中女神的,沒想到居然只是個謠言罷了。

他嘆了口氣後坐在湖畔的草地上,盯著湖中央發呆,腦袋裡冒出一些無聊的想法。

要是真的有女神的話……不知道她過的會是怎麼樣的生活呢?

「チョロ松!!」

「幹嘛……喂!!不要只叫了我的名字就躺在我腿上,走開啦!」

「唉有什麼關係嘛,走了這麼久我好累啊讓我休息一下啦,チョロ松最好了!」

「你這……」
他本想把對方推開,但光是想想他就覺得要讓這個任性的傢伙放棄自己的決定,他自己就先累了。

「算了,」チョロ松閉上雙眼,讓溫暖的春風撫過臉頰。

「這樣也挺好的。」

他們在溫暖的春天下午,在那漂亮而清澈的湖泊旁邊,安靜地睡著了,陪伴著自己的是屬於對方的溫度。

和幾百年前一樣,什麼也沒有改變。



唯一不同的是,在湖畔的草地上,一朵紫色的桔梗花悄悄地綻放了。



Fin.



私設:
啊反正就是讓歐搜轉生成人了,中間在地獄宣判的那一段沒寫,大概只有這點要說而已,其他都沒能用到QQ

本來要用送44朵花→永恆不變的誓言這個意思,可是沒能用進去ww


後記:
這次和這些廢話爆到快五千,啊都怪自己腦洞開太大了嗚嗚嗚
桔梗的花語其實有兩種:永恆的愛和絕望的愛,前面我把兩個用在一起了,最後面就用其中一種意思而已,嗯(?
然後一些私設我都沒用上覺得可惜QwQ
後面已經不知所云,嗯,人果然不能在雞叫聲的陪伴下寫文呢(#

這次CWT45總之出了點狀況,最後搞得沒能印了,嗚嗚嗚跟大家說聲對不起,我是大廢物(躺







评论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