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花

灣家人
堅定的待在松沼裡
秋羅大本命(*´∀`)~♥
CP雜食性,最喜歡速度松(おそチョロ)
幾乎都窩在噗浪( 'ω' و(و歡迎戳戳喔喔喔(?
總之快來搭訕我搭訕我(滾動

【速度松】關於趕稿和睡眠不足那些小事


這裡好久沒更新啦所以用這個來混更(*σ´∀`)σ(#

#噗浪上的速度松60分一本勝負
#おそチョロ,TAG是睡眠不足
#寫手繪手paro,私設多注意

標題依舊廢,取名好難哦(:3_ヽ)_
能看得開心的話就太好啦(♡´з(´ω`*)ちゅ♡

___________


チョロ松最近很煩躁。

眼見截稿日期就在後天,但手上的稿子劇情才進行到一半,是他成為當紅小說家以來進度最危險的一次。

他從來都不會拖稿,幾乎每次都能提前完成作品,連拖到截稿日前一天的狀況都很少。
但那時不知道為什麼,他總覺得原本源源不絕的靈感,消失了。

或許寫小說對他來說一直以來進行得都太過順利,突然遇到瓶頸他反而不知道該怎麼做了,煩躁的感覺漸漸佔滿了他的全身。

他被迫停了下來,卻對擋在眼前的障礙束手無策。

直到前一陣子被編輯說服而接下了寫專欄這個工作,稍微重新找回一點手感以及過去未曾擁有的熱情後,他才再度拾起筆想辦法解決那困住他的難題。

雖然中途有點不太順利,但他現在也逐漸找回過去的那種感覺了。

「哈啊———」チョロ松打了一個哈欠,抬眼看了下掛在牆上的時鐘,三點半,正好,過了這段時間他就會清醒了。

過去熬夜的經驗告訴他,自己只要能撐過三點半這個時間後就可以一路清醒到天亮,雖然這次他可能要連續熬夜很多天,效果會如何他自己無法預測。

於是他站起身子伸了個懶腰,順便到廁所洗把臉,讓自己清醒一些。

回到電腦桌前他順便去泡了杯咖啡,以免自己還是不小心睡著了。他腳步緩慢的走回座位上,途中看了眼窗外。

深沉的黑暗靜靜地籠罩著一切,對面的公寓只剩下幾間窗戶是亮著的,他忍不住把目光放到在他對面公寓右下方的那扇窗戶,毫無意外,那是暗著的。

那傢伙真是……他最近也是截稿日吧?

那裡住著和チョロ松一起完成同一個專欄的漫畫家,雖然常常會纏著チョロ松不放,讓他心生不快,但多少也幫助他突破之前的困境………

稍微想了想後チョロ松嘆了口氣,走回電腦桌前並坐下,他瞭解他現在並沒有多餘的心思去關心別人,把眼前的作品完成才是他最重要的目標之一。

他用力拍了拍臉頰,在黑暗的陪伴下繼續手上的工作。

*

チョロ松看了下字數統計,現在已經八萬字了,劇情還剩下五分之一。

明天就是截稿日了,他稍微盤算了一下,照現在這個進度今晚應該可以完成。

想到這點他就忍不住開心了起來,原本昏沉的腦袋變得稍微清醒了一點。
他抬頭看了下時鐘,三點,再撐過一下子就沒事了。

雖然手上打字的速度比之前慢了一些,腦袋的反應也漸漸遲緩,但那構思已久的故事卻像是被打開的水龍頭一樣,嘩啦嘩啦的從他的腦袋裡轉變成一個個黑色的文字符號,再藉由他的手跑到電腦螢幕裡。

再一下,再一點點就要完成了………

「チョロ松!」

「———!!」

他被突然的呼喚嚇得險些失聲叫了出來,稍微整理一下自己的心情後他頭也不回,手上的動作仍在繼續。

因為那聲音他是認得的。

「別動不動亂闖入別人家好嗎,おそ松?小心我告你私闖民宅。」

「連自己家門都不鎖的人沒資格說這種話!不是遭小偷還算你好運了。」

おそ松理直氣壯的回答,似乎完全不在意チョロ松說的話,他也不給對方任何反駁的機會,繼續說道:「你連續熬夜了三天了吧?這樣身體會支撐不住的,別打了,快去睡覺!」

「你怎麼……」

「我怎麼知道的?」おそ松打斷他,自己說出了チョロ松的疑惑:「我們不就住在對面嘛,前天晚上起來上廁所的時候就看到你房間窗戶還是亮的,就想你一定是熬夜了,但沒想到居然持續了三天。」

他停了下,繼續說著:「這樣身體會被你搞垮的,我可不想在明天報紙的社會案件上看到你的名字!所以就算在半夜三點私闖民宅,我也不能讓你再熬夜下去。」

チョロ松沉默了一下,說道:「再一下子,我快寫完了,明天就是截稿日,我……」
一定要寫完。

話還沒說完,他突然被人從身後抱住。
強而有力的手臂把他和椅子緊緊的綁在一塊,チョロ松被迫停止了手上的動作,他回過頭來丟了一記眼刀,嘗試想要擺脫對方的手。

「おそ松,放手!」

「不放!チョロ松不去睡覺我就不放!」

兩人僵持不下,チョロ松看了電腦上的電子時鐘一眼,完了,再這麼搞下去真的會寫不完。

他努力想著各種解決的辦法,腦袋動得飛快。然而沒過多久,他的眼前逐漸被漆黑佔滿,而後仿佛全身的力氣慢慢地被吸光,之後就失去了意識。

おそ松輕輕地鬆開了手,把因為多天的疲勞累積而終於忍受不住的チョロ松從椅子上抱起來,把對方放到似乎很久沒有使用的床上。

他這樣一睡,大概沒兩天醒不來了吧……

おそ松偏頭想了想,他其實剛好也才把稿子完成送給編輯,實在受不了チョロ松連續熬夜這麼多天才來勸告的,但對方沒鎖門這點澈底地嚇到他了,會發生這種狀況依照チョロ松平常那種謹慎的性格來說,他一定已經熬夜到頭昏腦脹了。

他不想看到對方因此而出什麼意外,才會這樣魯莽行動。

但對方似乎也是真的到極限了,才會這麼快就睡著了。

おそ松看著對方熟睡的臉龐,偷偷湊上前親了一下他的臉頰,然後也跟著躺在對方旁邊。

他懶得去思考自己為什麼會如此在意眼前的這個人的一切,此刻的他只想伸出雙手,在這チョロ松暫時醒不過來的時候,把對方抱進懷裡,肆意的掠奪屬於他的溫度。

「祝你好夢。」

他輕輕地湊到對方耳畔,如此說著。



*


チョロ松是自己醒來的。

他從床上坐了起來,拿起放在床邊的手機看了下時間。
七點半……
然後他搖搖晃晃地站起身子,恍惚間覺得自己好像睡了很久。

等到チョロ松走進廁所裡洗臉,冰涼的水才把他喚回現實。
完了,截稿日……!
他顧不得把臉上的水珠沒擦乾,飛快地跑到日曆前面。

「截稿日已經過了???」
他抓著自己的頭髮,滿臉的不敢置信。
日曆上的日期,是預定截稿日後的兩天。

於是他飛快的走到電腦桌前,本想打開電腦檢查自己到底寫到哪裡去了,並拿起手機急忙地想和編輯聯絡———他只模糊地記得在他睡著前稿子似乎還沒寫完和おそ松有莫名奇妙地跑來他家一趟而已,其餘的事情他都不怎麼記得了。

在電腦開機之前,他先看到電腦螢幕上貼著黃色的便利貼,上面寫了一些字。

「截稿日我幫你跟編輯延了三天,出版社那邊也跟印刷廠討論過了,應該沒有什麼問題,你就放心慢慢寫稿吧!
你的編輯很生氣呢,說是下次你再連續熬夜寫稿的話就要把稿費全部沒收,他會把他們都拿去吃掉。

PS. 要是醒來沒看到我的話,餐桌上有泡麵。」

俐落的筆跡在便利貼的右下角寫上「おそ松」這三個字,チョロ松看著那張便利貼,好像聽到了那不容他拒絕的語氣,他無奈地笑了出來。

「真是……這叫我該怎麼辦呢?」
他總是拼命完成自己應盡的責任,以往要是因此拼命過了頭都不會有人責怪他的,現在這樣他反倒無法習慣了。

雖然不習慣,但他總覺得心中有股暖意。

「不過是個鄰居罷了……」

チョロ松把便利貼貼回原位,並在電腦桌前坐下,他點開文檔,把沒寫完的故事繼續完成。

清晰的思緒加快了他的動作,他在十點左右就將稿子完成,途中還跑去吃了碗泡麵。

稍微檢查了一下錯字並把檔案寄給編輯,順便寄了封道歉信後,チョロ松盯著貼在螢幕右上角的便利貼發呆。

他不知道為什麼對方可以為一個認識不久,大概只算普通朋友的人做到這種地步。

不管是什麼理由,チョロ松知道自己都從對方那裡得到了一些溫暖。

或許微小,卻足以流竄全身。

他一邊思索著自己之後該怎麼樣感謝おそ松,一邊試著忽視方才在想起對方的那一瞬間,有些亂了的心跳。

Fin.

後記:

昨天剛衝完CWT45的我也深深體會睡眠不足的痛苦😂(哦
我自己是真的超過3:30就不太會想睡了XDD
不知道大家是不是也會這樣
其實最近正在寫這個paro的長篇,等寫多了一點再來更新(*//艸//)♡
寫手繪手很好吃啊嗚嗚嗚求太太們產糧(躺

話說明天想發之前在噗浪上丟的速度童貞殺すセーター(就是那個高領露背毛衣)車,自己想看可是發懶應該怎麼辦呢(*σ´∀`)σ(去寫文

评论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