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花

灣家人
堅定的待在松沼裡
秋羅大本命(*´∀`)~♥
CP雜食性,最喜歡速度松(おそチョロ)
幾乎都窩在噗浪( 'ω' و(و歡迎戳戳喔喔喔(?
總之快來搭訕我搭訕我(滾動

【速度松】在圖書館的那個下午


#速度松(おそチョロ)

#巫師paro(官方遊戲的那個),OOC有,文筆渣注意,標題亂取(欸

#引發腦洞的原圖在這,不知道看不看得到QwQ


其實這是去年11月在噗浪上的短打,修了一下然後加長了一點就丟上來了,祝大家新年快樂(//ฅωฅ//)




______________




會在學校的圖書館自習的人不多,這裡的環境卻十分不錯,チョロ松在沒課的時候偶爾會跑來這裡坐一整個下午。

他喜歡這樣清閒的空間,不會過於壓迫也不會使人心煩。要是讀到沒看過的咒語旁邊也有許多不同的書籍可以參考,不怕找不到答案。



或許其中最好的一點是會來這裡的人真的是寥寥可數,讓他避免了許多不必要的交流和無意義的對話。雖然這些對他來說也算不上那麼困擾,但他偶爾還是想要一點屬於自己的空間,一個讓他不用考慮這麼多,只要靜靜地做自己喜歡的事的地方。



而最近チョロ松總覺得心情煩躁,原因為何他心裡多少有個底,卻又沒法正面解決,越發導致了他的煩悶,於是跑圖書館的頻率增加了不少。

抱著一疊書,他緩緩地走到自己常坐的位置上,好不容易才拋開腦中其他多餘的雜念,思緒全被些複雜至極的法術佔滿。


不過一會就有人悄悄拉開他旁邊的椅子並坐了下來,但チョロ松並沒有發覺,他只是一個勁的把目光放在書本上,腦袋動得飛快,沒有閒暇去理會周圍發生了什麼事。



於是在他和那人不經意對上目光的時候,心臟瞬間停止跳動了幾秒鐘。



「嗨,」對方輕笑了笑,看似對他的吃驚完全不意外,「チョロ松常常來這裡讀書啊?」

「先別說我,你會來這裡才奇怪吧?」チョロ松在心裡告訴自己千百次要冷靜別慌張之後,才故作好整以暇的回應。


「那個號稱不需要念咒就能施法,把咒語書拿來墊泡麵的おそ松也跑來圖書館?天啊這裡明天是不是就要被拆了啊………」

其實一時之間チョロ松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腦筋還沒轉過來前嘴巴已經先開始動了,想後悔卻已經來不及了。


那樣毫不友善的話任誰聽了都不會開心吧,就算是おそ松也………

腦中浮現了許多疑惑,不安的心情加快了他的心跳,於是他低下頭不敢看對方的臉,假裝自己正把注意力放到咒語書上頭。


「誒,チョロ松好過分啊!」


おそ松語氣輕快,似乎也沒有真的在意他說的話。


チョロ松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他,尷尬的氣氛持續了一陣子。

他本想就這麼把對方放在一邊,努力整理好心情後卻注意到おそ松似乎正往他這邊靠近。

おそ松將唇輕輕的湊到他的耳畔,如此靠近的距離讓他覺得自己要是轉個頭說不定就會親到對方。

溫熱的氣息讓他心跳紊亂,雙眼早已無法注視眼前的書本,腦袋盡是一片空白,只留下了自己和おそ松的身影。



「聽說魚魚子常常來這邊讀書,是真的嗎?」



………

你特別跑來圖書館就是為了追妹子嗎?

チョロ松忍不住翻了個大白眼,而後皺著眉回了句:「不知道,我沒興趣告訴人渣。」之後就再也沒理會おそ松,繼續把精神專注在眼前的書上。


然而他的心上卻像長了梗,怎麼想去忽視都難以做到,只能任由淡淡的悶痛開始蔓延,直至籠罩了他的全身,原本明亮的心情也悠悠地刷上一層灰白的色彩。


他很清楚自己的心裡在想些什麼,卻始終不想面對,並對無法誠實面對的自己惱怒。

他喜歡おそ松,而且是無可自拔的喜歡上了他。


雖說他多半能猜出對方來圖書館絕對不會是為了讀書,卻還是因為おそ松的回答而心塞。

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期待對方來這裡做什麼,或是想要他對他說些什麼話。


明明什麼也沒做卻想要事情照自己喜歡的方向發展,他就這樣沉溺在自己無法抑制的幻想裡,奢望著有能夠有實現的一天到來。


但要是他再毫無作為下去,那天是永遠都無法到來的……


思緒糾纏成一團,卻在無意之間被那人給找到了線頭,硬是給拉了開來。

「欸,チョロ松,我看不懂這裡在寫什麼,可不可以幫我解釋一下啊?」


「誒,什麼?」

他急忙拋下那團沉重的思考,也並沒有去懷疑おそ松什麼時候這麼有好學的好志向,放下干擾他的一切而開始研讀了起來。


複雜的咒語在他的腦中流竄,最後才一一連結起來。稍微思考一下之後チョロ松深吸了一口氣,而後開始講解著他們的作用和使用方法。


「…………大概就是這樣,懂嗎?」

「唔嗯………」

おそ松看起來一臉困窘,他盯著那個書上的法陣良久,似是正在消化チョロ松方才告訴他的原理。


「那……」おそ松猛然抬起頭來,和チョロ松眼神相會。而原先チョロ松就因為在思考到底要不要再說一次而微微低著頭,和おそ松一起看著法陣,對方這突如起來的舉動讓兩人之間的距離瞬間拉得十分靠近,他甚至可以感覺得到對方的吐息掃過自己的臉頰。



チョロ松呆住了,他反射性的抓起旁邊的書往おそ松臉上拍過去,擋住他的臉。

「唔、痛痛痛……チョロ松好過分!冷血怪物!謀殺朋友!白痴童貞!」

用臉狠狠的接下這一擊的おそ松忍不住抱怨,那痛楚實在太過強烈讓他流出了一點眼淚。

「等等,最後一個跟這些完全無關吧?童貞礙著你了嗎?況且你自己也沒資格說我吧,人渣處男!」


還沒來得及道歉チョロ松就先被對方說的話給氣到,他說完這句話之後就抱著書本佔了起來,臨走前順手丟了罐藥膏過去,也沒再多說任何一句話就離開了。




他抱著書快步走過兩旁種滿樹的小徑,腦袋不斷播放著剛才的畫面,心跳似乎沒有要緩減的趨勢。


最後他忍不住在一顆麵包樹旁蹲了下來,他不斷喘著氣,臉頰泛著熱意。

他用空閒的手撿起一個小石子,然後用力的往前方丟去,並靜靜的看著他離自己越來越遠。


看著那塊躺在遠處的石頭,他瞭解那不停溢出而無法自拔的感情,並沒有辦法如此輕易地離他遠去。




到底該怎麼辦啊…………



チョロ松把臉貼在書上,想要鑽個洞逃避一切,卻什麼也做不到。




*



「欸,就這麼走了啊………」

おそ松看著那離去的身影,隨手對自己施了個法術,方才有些紅腫的地方就消失不見了。

他手裡緊緊握著チョロ松丟給他的藥膏,另一隻手往空中畫了畫,絢麗的光彩便憑空出現在他的手上,是剛才那個チョロ松給他解釋的法術。


其實魚魚子只不過是和他搭話的藉口罷了。

一直以來,他都覺得チョロ松很在意魚魚子,試探性的打聽沒想到卻引起對方的不快。

就那麼在意她嗎………

這樣的想法讓他有些失落,握著筆的手緊了又緊,思緒飛快的轉動。


要不是因為チョロ松,他絕對不會想來這麼偏僻又離校舍遠得要命的地方的,而特地跑來了卻這樣白白浪費機會可不是おそ松的作風。


於是他開口問了對方一個自己早已學會的法術,撐著頭在一旁看著他研究其內容。


おそ松喜歡看チョロ松認真讀著書的樣子,他看著那金色的陽光撒在對方身上,讓チョロ松多了一份柔和。而チョロ松並注意到,此刻他臉上那認真卻投入的神情讓おそ松著迷,無法移開視線。


要是那時候チョロ松沒有拿起書包砸到他臉上的話,おそ松很有可能就會直接親下去了。



不知不覺間,他發現手上的那些光彩已經開始漸漸消散,不一會便消失得無影無蹤。


他握緊拳頭。



要是不好好踏出第一步的話,這份心情,是永遠都沒辦法傳達給你的吧……


彈了個指頭,那些奇異的色彩又再度出現在おそ松的手上。




那麼……



就先從告白開始吧?





Fin.



後記:

其實本來是想丟新文的只是寫了覺得不滿意,感覺要修好久索性就留到學測後了,用舊文混更對不起!(廢

不過真的修了滿多地方,還加了一點東西,其實我還滿有誠意的吧(*//艸//)♡(被打飛

雖然變得好像超級怪以至於我不知道在幹啥了,結尾是什麼啊可以吃嗎(#

話說那張官圖真的讓我,嗯看到的時候都快死了(:3_ヽ)_

突然覺得巫師paro好好吃,有點想寫後續了(不要再開坑了


總之大家要是喜歡就太好了,我愛你們(*σ´∀`)σ





廢話:

嗯其實廢話和後記差不多啦反正就,很廢啊(。

只是因為太久沒出來,又剛好過年,就想來說點什麼OwO

2016發生了很多很多事,有試著在LOF上發文真是太好了嗚嗚謝謝學姐(為什麼

認識了好多好多很可愛的小夥伴,曾經或是至今都還在松坑的大家,謝謝你們陪我度過了紅紅綠綠(?)的一年(੭ु ›ω‹ )੭ु⁾⁾♡

2017我也會好好待在速度坑裡面,出不去的!(應該

然後還進了奧尤坑,好好吃哦嗚嗚嗚( ´•̥̥̥ω•̥̥̥` )2017應該會是雙坑狀態吧(躺


那麼20天後再見嗚嗚啊啊啊,回來後會努力更文的!(哦




评论(3)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