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花

灣家人
堅定的待在松沼裡
秋羅大本命(*´∀`)~♥
CP雜食性,最喜歡速度松(おそチョロ)
幾乎都窩在噗浪( 'ω' و(و歡迎戳戳喔喔喔(?
總之快來搭訕我搭訕我(滾動

【速度松】或許只是個夢境?

#速度松(おそチョロ(おそ))
#アリイモ(愛莉絲おそ×綠毛蟲チョロ),OOC大,自己責任私設多,文筆渣(´・ω・`)
#為什麼官方要這樣對待考生(:3_ヽ)_(自己愛寫

官方太過分所以就!!寫了!!
綠毛蟲秋羅好正!!!超蘇!!!喜歡!!!(走開

______________



おそ松發現自己似乎正在做夢。

眼前的景象他從來都沒有看過,不管是他身旁那些顏色橘綠錯雜的高大樹木,有些上面還結著一些奇形怪狀的果實;或是腳下那上頭長著臉的開花植物,雖然那張臉正在對他微笑,但おそ松只覺得渾身不對勁。

方才從他頭上飛過的動物也是他從未見過的,那是一些長了翅膀的魚跟比他還要大上不少的鳥類,在他眼前活生生的上演著所謂的掠食和逃亡。

諸如此類的奇景讓おそ松看傻了眼,導致他過了一段時間才發現自己的造型似乎也有點不太對勁。
此時的他穿著桃紅色的洋裝,裙擺繡著白色的荷葉邊,腳上是灰色條紋的長襪跟黑皮鞋,頭上還綁著一個大大的紅色蝴蝶結。

他低頭凝視著自己的裝扮,莫名有股似曾相似的感覺。

………我是愛莉絲?
他拉了拉身上那件洋裝,忍不住在心裡發問。

然而他也知道並不會有人能和他解釋,畢竟這裡放眼望去全是樹木,只有一條黃褐色的小路從中劃開,更遠方處也只看得到類似路標和指引方向的箭頭而已。


但一直待在這裡也不是辦法,於是おそ松決定先放下腦中的疑惑,踏步向前走去。

裙子讓他覺得下半身涼涼的,有些不自在。
他突然對之前因為自己的要求而被迫穿上裙裝的チョロ松感到愧疚。

但也只是一瞬之間的想法而已,本性使然讓他在思考了一下之後覺得要是當時不這樣做,自己可能會更加後悔,於是便十分寬容的原諒了自己。

不過既然自己是愛莉絲的話,チョロ松又會是什麼呢…?

他忍不住開始胡思亂想,長了兔耳朵,一臉疑惑的看著他的三月兔チョロ松;穿著淡綠色長禮服,頭上戴著皇冠,冷冷的看著他的女王チョロ松;或是身著合身得恰到好處的黑色西裝,黑色的禮帽有些歪歪的掛在頭上,總是下垂的嘴角難得微微往上翹起,露出笑容的帽客チョロ松。

不管怎麼想他都無法冷靜,而且似乎有種越來越不妙的感覺。

於是他抬起頭,看著蔚藍的天空嘗試想轉移自己的注意力,卻莫名踩了空,整個人跌進一叢鮮綠的雜草中忽然裂開的坑洞裡。

「啊啊啊啊啊——!」

眼前蔚藍的天空隨著おそ松的墜落而離他越來越遠,心臟此時像是被懸吊在空中一般,不怎麼舒服,他的臉頰兩側被風毫不留情的拍打著,雙頰像是不斷被針刺著的感覺,雖然說不上疼痛但卻也好不到哪裡去。

然而因為明白自己身處夢境的關係,自空中墜落的時候おそ松並沒有特別害怕,畢竟要自己是真的在這裡死了的話,大概也只是從夢中醒來罷了,沒有什麼好緊張的。



最後他落在一朵紫色黃斑點的大香菇上,那柔軟的菌傘穩穩接住了他,讓他即使整個人以倒栽蔥的方式摔了下來,也沒有受到什麼傷害。

おそ松奮力地從香菇上爬了起來,才發現有一股淡淡的煙味在空氣中瀰漫。
他從來沒聞過這種味道,一開始覺得有點像是薄荷,但又類似某種水果的香氣。周圍的白色煙霧讓視覺模糊,身旁一朵朵的香菇看起來都像一團又一團的色塊。

「你是誰?」

那熟悉的聲音帶著濃濃的慵懶氣息,おそ松聽到之後的眼睛忽然亮了起來,雖然還是看不太清楚,但光聽聲音就知道眼前那個模糊的綠色色塊就是自己剛剛想到的那個人。

「チョロ松!你是………綠毛蟲?」

「チョロ松是我的名字沒有錯,我確實也是一隻毛蟲,但我現在問你的是,你是誰?」

おそ松聽到對方深深地吐了一口氣,而後繚繞在他眼前的白煙似乎又多了一些。

「是我啊!我是おそ………愛莉絲,我是愛莉絲。」
聽到對方的問題他便反射性的脫口說出自己的名字,但想了想依照這樣的故事走向自己應該要回答愛莉絲才對。雖然有些不甘願,但他還是在語末急忙改口。

「哦?」

チョロ松富有興致的笑了一聲,他伸手揮開前方那塊白色的煙霧,而後又躺回自己的水煙上,好整以暇的看著おそ松。

一下子四周景物忽然清晰了起來,模糊的色塊逐漸勾勒出原本的形狀,おそ松這才看到チョロ松的模樣。他穿著一件稍顯寬大的帽T,從胸前延伸到腳踝都是淡黃色的,過大的領口卻沒有白襯衫的遮擋,所以能清楚的看到對方鎖骨的線條和那偏白的肌膚。
其餘的地方則是被整片的草綠色和其上一些斑點包圍住,帽子的上面長了兩隻淡橘色的觸角,看起來真的像是一隻綠色的毛蟲。

チョロ松一隻手拿著水煙的吹嘴,另一隻手依靠在長在水煙上面的紅色蘑菇上,姿態慵懶卻散發出讓人難以靠近的意味。
他瞇著眼上下打量おそ松許久,而後就著吹嘴吸了一口水煙,並朝著おそ松的方向吐了一口氣。

「你不是我認識的愛莉絲,你是誰?」

這傢伙可真入戲……
おそ松心想,煩亂的情緒隨著對方的話語逐漸籠罩住他的腦袋,他朝チョロ松靠近了幾步,對方卻沒有任何要後退或是移動的意思,只是繼續悠悠的躺在那堆蘑菇中。

「如果你不滿意我的回答的話,就由你來確認怎麼樣?」

「嗯?……!」

おそ松的語氣帶著一絲強硬,他爬上那堆蘑菇,一隻手抵著チョロ松倚靠著的那朵,俯身便親了上去。

老實說現在的おそ松十分不悅。

他不喜歡被別人遺忘的感覺,尤其是被チョロ松,那個他深深喜歡著的人。

儘管知道這是在夢裡,儘管知道眼前的人並不是和自己朝夕相處的那個チョロ松,但光是看著他的臉詢問自己的身份都讓おそ松無法忍受。

チョロ松的嘴裡有著淡淡的薄荷香和果香,估計就是那水煙的味道,おそ松吻了チョロ松許久才放開他,雙唇分離時還牽出一條曖昧的絲線。

他的手撫過チョロ松的鎖骨,吻接著就落在上頭,而後那隻手順著對方的身體,輕輕的摸過了他的胸前,腹部和腰身。

但チョロ松還是一臉的神色從容,他伸手把水煙的吹嘴湊近唇畔,深深地吸了一口的同時順便用左腳把伏在他身上的おそ松踹開,後者因為措手不及,整個人往後倒了過去,卻安全的躺在堅固的綠色大香菇的菌傘上。

「既然你不是愛莉絲,對我做這種事情的話………」

他放下吹嘴,從蘑菇上走了下來,一屁股坐在おそ松的腹部上。

「或許有點,危險呢。」

不帶溫度的深黑色雙瞳盯著他,膚色偏白的手輕撫過他的臉頰,臉上浮起一抹笑意。

「不過……在真正的愛莉絲出現之前,找點樂子似乎也不錯?」

おそ松瞪大雙眼,他沒想到自己會如此輕易地被チョロ松壓住。他奮力想要掙脫對方卻無法動彈,仿佛有股隱性的手將他死死地壓在蘑菇上。

チョロ松看到他的行為後只是笑了一聲,嘴角勾起的弧度看來十分不懷好意。

…………這個チョロ松果然不是他認識的那個チョロ松!

おそ松在心裡吶喊著,卻也束手無策。

「你說是吧?おそ松?」

話語落下的之後是唇上的柔軟觸感,帶著侵略性的吻讓他一時之間無法招架,只能被動的接受著,即將被對方壓的不知所措和莫名有些舒服的心情在他心裡交錯混雜,直至最後他只好放棄思考。

反正不過就是個夢境罷了。



*



「おそ松兄さん!怎麼大白天的睡在這裡?快點起來!」

話語落下後おそ松就迅速的從地上坐了起來,那熟悉的聲音沒有和夢中一般的慵懶氣息,反而是帶了點指責的味道。

「……嗯?チョロ松?你回來了啊。」
不得不說他在看到和平常一樣穿著綠色帽T的チョロ松後心情輕鬆了不少,剛才的夢有點太過於真實,使得他現在還有點受其影響。

「你手上那是什麼?」

「嗯?這是十四松剛剛拿給我的,好像是他跟カラ松打小鋼珠贏到的東西,說是很適合我就給我了。另外這一包是你的。」

チョロ松說完後就把另一包白色的紙袋遞給おそ松,而後便打開屬於自己的那一份,從裡頭拿出一件綠色的衣服。

「這是………毛毛蟲?」

チョロ松反覆看了下那件衣服,突然覺得自己似乎永遠沒辦法理解十四松到底在想些什麼,總不能說自己的代表色是綠色就拿毛毛蟲的戲服給他吧……

「おそ松你怎麼了?臉色看起來不太對勁……」

おそ松臉色蒼白地看著チョロ松的那件衣服,和自己手上的桃紅色洋裝。

所謂的預知夢,該不會………真的這麼準吧?









Fin.





後記:

意義好不明哦啊哈哈😂
不知道怎麼結就爛尾了,啊哈哈哈(逃跑
手癢就忍不住寫了這個paro(☝ ՞ਊ ՞)☝
然後一直沒更那個長篇的我先下跪+撞牆(°∀° )(被打飛
アリイモ感覺是好股耶等其他糧吃(о´∀`о)然後我寫的好怪哦對不起QwQ
本來以為是おそチョロ但最後好像變成雙向了,所以就不打おそチョロ的tag了
然後其實我也不知道我在幹什麼(ノ´∀`*)(喂

總之祝大家中秋節快樂✧*。٩(ˊωˋ*)و✧*。

评论(3)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