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花

灣家人
堅定的待在松沼裡
秋羅大本命(*´∀`)~♥
CP雜食性,最喜歡速度松(おそチョロ)
幾乎都窩在噗浪( 'ω' و(و歡迎戳戳喔喔喔(?
總之快來搭訕我搭訕我(滾動

【速度松】這是屬於我們的童話故事(一)


#速度松(おそチョロ),不確定之後會不會有其他CPw
#童話故事paro,OOC+文筆渣+我是雷包注意(´;ω;`)
#不會寫感情線只好寫故事線(?)

(一)謠言止於智者,可惜你不是

___________________


「真是的………公主到底會在哪裡啊?」

おそ松一面嘆氣,一面揮舞著手上的劍劈開擋在他眼前的荊棘。

他現在正身處在叢林的深處,滿遍的蓊鬱讓他無法確定自己前進的方向,到處看起來都長得一模一樣,有時候甚至繞了同樣的地方兩遍也不會發覺。

在這樣的情況下就算手裡有地圖似乎也不會有什麼幫助,於是他也十分隨性的照著自己的意思走,讓地圖躺在身後的包包裡面納涼。

溽暑使得這片長滿植物的叢林十分悶熱,雖有樹蔭的遮蔽卻還是無法抵擋太陽的毒辣。從耳邊傳來的蟲鳴鳥叫從未停止,不停迴盪在整個空間裡。不時會有幾隻不知名的動物從他眼前快速地跑過去,或是一抬頭就會看到眼前有個巨大的蜘蛛網掛在樹枝跟樹枝之間,上面可能還會趴著一隻和比他臉還要大上一些的蜘蛛,處處挑戰他心臟的強度。


儘管有許許多多諸如此類的苦難和艱辛,おそ松都忍耐過去了,為的就是能見到那個傳說中住在這片叢林深處的高塔裡,美若天仙但卻有魔鬼身材的公主。

那是おそ松一次無意間在市集裡聽到的,據說那位公主因為長相太過美麗,城裡的先知在她12歲時便預言,公主的美貌會為國家帶來不幸,甚至可能會有滅國的危機。

老先知德高望重,他的預言也常常說中。此話一出,民眾們的心便開始躁動不安,紛紛要求國王把公主從這個國家裡驅逐。
在輿論和差點爆發的暴動壓迫下,國王只能折衷把公主送到領地之外的高塔裡,一個月派一輛馬車和一些女僕去補給和清潔。

長年被關在高塔裡的公主想必不知世事,不需要太廢力氣就能騙到手,再加上那甚至會禍害國家的美貌以及姣好的身材………
おそ松忍不住又開始幻想著,手上劈開荊棘的動作跟著加快。

他想著公主那潔白的肌膚和胸前柔軟而有料的起伏,用細嫩的嗓音喚著他的名字………
『おそ松,我等你好久了。』

「公主殿下請再等等啊,我這就來了!」

おそ松忍不住笑了出來,仿佛這幾天的折磨和迷失方向都沒有發生過,他精神奕奕的提著劍,穿越被他斬開的荊棘繼續前進。




*



到了中午,原本火紅的太陽更加灼熱,卻沒有讓おそ松因此停下腳步。
第六感告訴他似乎就快要到達那座高塔了,在這種時候休息只會讓他更加心急而已,更何況他已經為了尋找那位公主而奔波了許多天,也不差這點時間。

果不其然,當他撥開一層厚重的深綠色藤蔓後,一座米色的高塔便映入眼簾。

那座高塔看起來已經蓋了很久了,外部有不少綠色植物纏繞其上,牆磚有幾塊早已消失不見,在塔上留下一些黑色的坑洞,淡藍色的尖頂也因為年久失修而使得油漆剝落,於是沾染了些許深黑。這座高塔跟附近那些高大的喬木差不多高度,恰好能被他們遮蔽住自己的存在,或多或少的藉此保護公主的安全。

然而也就是因為如此,這座高塔才會十分的難找。

おそ松繞著高塔走了幾圈,卻沒有找到任何一個入口,只有在那尖頂和塔身的交界處有一扇窗子,窗戶正朝外面大大地打開著。

當他正苦惱著是否該爬上離高塔最近的那顆樹,再從樹上直接跳進那扇窗戶裡時,似乎有人突然從他身後出現。

感覺到氣息後おそ松立刻回過頭去,只看到一隻淡紫色的巨型貓咪緩緩朝他走來,牠的身高比高塔略矮了一些,巨大的褐色雙眼直直望著他,嘴邊的六根鬍鬚動了動,似是對他產生了好奇心。

對於眼前突然出現這樣的龐然大物おそ松也警戒的握緊劍柄,現在說什麼他也不會退縮的,那個波霸……不,是可憐的公主還在高塔上等著他呢!

一人一貓對視了許久,誰也不敢輕舉妄動,劍拔弩張的局面讓四周似也安靜了下來。

然而最後那隻貓只是仰頭打了個哈欠後便移開視線,並開口說道:
「………原來只是個垃圾。」

「等等,說我垃圾也太失禮了吧?我怎麼看都像是個勇者吧?」
おそ松不滿的抗議,絲毫沒有把貓咪會說話這件不尋常的事掛在心上或是提出質疑。

但那隻貓看起來完全不想要理會他,おそ松也只好先放下自己的名譽受到損害的事情,開口問起對方關於公主的事情。

「你是這裡的守衛嗎?現在高塔裡面有人嗎?」

「……誰知道,而且我也沒有必要告訴你。」

紫色的貓咪面無表情的看著他,おそ松皺著眉頭,思考著該如何是好。
最後他放下身後的背包,從裡頭拿出了一包東西。

「這裡有小魚乾,我……」

「成交,我帶你上去。」

「唔咦?誒誒誒誒???」

紫色的貓咪一口叼起那包小魚乾,順便把還抓著小魚乾的おそ松也叼了上去。於是おそ松便兩腳懸空的被吊在約莫10幾公尺的高空中,只要他一鬆手,小命可能就會不保了。
但那小魚乾的包裝卻意外的堅韌,居然能夠好好地支撐住他的體重而不破裂,讓おそ松決定回家鄉之後一定要四處用力地幫製造商宣傳。

隨後那隻貓豪不遲疑地叼著他往塔的方向甩過去,力道之大使得おそ松再也抓不住那包小魚乾,整個人被甩了出去。

「等等啊啊啊啊啊啊啊會死人的啊啊啊啊啊!」

伴隨著那似要響徹森林的慘叫聲,おそ松卻安全的飛進了塔裡,降落在窗戶旁的地板上。
那隻紫色的貓咪在把人丟進高塔後便叼著小魚乾回頭走入森林,一瞬間就不見了身影。

「痛…………」
おそ松吃痛的揉了揉自己的腰,雖然地板上鋪著地毯,減緩了不少衝擊力,他的臀部和腰部還是免不了的受到一些傷害。

搖搖晃晃的站起身子,おそ松定睛一看才發現自己正站在一間臥室裡面。腳上踩的是咖啡色的地毯,窗戶旁的天藍色窗簾被拉了開來,陽光自那兒灑落,讓整個空間像是飄散著淡淡的金粉似的。

而那淡綠色的床鋪上似乎正睡著一個人,平緩的呼吸聲在おそ松向那人靠近後才聽得見。

躺在床上的那人緊閉著雙眼,黑色的短髮散落在白色的枕頭上,那潔白的臉龐像是許久沒曬過太陽似的,他的嘴邊綻著一抹微笑,像是作了什麼美夢似的。

雖然眼前那人的長相並沒有おそ松想得那般美麗,卻也算得上是清秀了。

真正讓おそ松失望的是胸前那平坦的起伏,雖然說貧乳也沒甚麼不好,但相較之下他還是比較喜歡有料一點的。

「那個……公主殿下?」

おそ松試圖開口想叫醒對方,並伸出手輕搖了搖他的肩膀。然而卻沒有起半點作用,那人甚至連眼皮都沒動一下,依舊陷在深深的睡眠當中。

這種時候……難道需要什麼深愛之吻之類的公主才會醒來嗎?

おそ松忍不住開始胡思亂想,畢竟他也不想為了叫公主起床而使用一些不太溫柔的手段,這樣只會破壞自己的第一印象而已。況且自己尋找多天的人如此毫無戒備的躺在眼前,雖然和理想的不盡相同,但能夠藉此偷親個一口おそ松也十分樂意。

心動不如馬上行動,於是他俯下身子,對方那輕柔的吐息拂過他的臉頰,讓他不由自主的緊張了起來,但卻還是堅定的朝對方靠近。眼見雙唇就要碰在一起,おそ松忍不住也閉起雙眼,等著唇上即將傳來的,那溫暖又柔軟的觸感。







Tbc.




後記:
斷在這裡好機車wwwwwww
後面想好了可是現在沒時間QwQ
不知道這次的這個有沒有撞到梗(很怕
下篇就會說到底是歐搜跟秋羅是什麼設定了XDD(雖然我有在噗浪該過了w)
感覺會……會是長篇…?(哦
如果喜歡的話就太好了,我愛你們QwQ(走開
副標……是看心情取的,如果有撞到我立刻刪,文也是QwQ(很怕撞梗
偷偷問大家還想看什麼CP(ノ´∀`*)

评论(9)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