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花

灣家人
堅定的待在松沼裡
秋羅大本命(*´∀`)~♥
CP雜食性,最喜歡速度松(おそチョロ)
幾乎都窩在噗浪( 'ω' و(و歡迎戳戳喔喔喔(?
總之快來搭訕我搭訕我(滾動

【速度松(おそチョロ)】寄託給你的希冀(下)

這個是和 @初瀾🐾 的接龍文耶(*´▽`*)

我負責丟下篇(*゚∀゚*)

玩得好開心啊謝謝初初嗚嗚嗚QwQ

上篇連接在這

 

*プリ松設定(獄卒おそx囚犯チョロ)

 

-----------

 

「希望?這裡會有什麼希望?」
チョロ松毫不領情的拍開他的手,原本明亮的雙眼難得出現了些許的暗沉。


夠了……一切的一切,都不要再繼續了!


落入牢房之人還能有什麼希望?在不見天日的小房間裡チョロ松不斷懊悔著自己的過錯,自我意識向來很高的他一旦失足便難以再度爬起來,更不要說他是所謂的『希望』了,他沒有在出獄前變得絕望就該可喜可賀了。


チョロ松現在的奢求只有趕快服完刑期,早點擺脫這所監獄的枷鎖。然而眼前的人卻不斷撥弄著他的內心,打亂他所有的思緒,原本平直的一條直線被硬生生的扭曲成曲線。漸漸的チョロ松在不知不覺中眼神會跟隨著對方,不管是在おそ松巡邏的時候,抑或是出來放風的那短暫的時刻,那抹身影總是會映入眼簾,或許只是轉眼之間,他也會全數收盡眼底,而後放置在腦中的某一塊小角落。


他對自己的改變感到害怕,他不想對這所監獄有所掛念-----或許這麼說,不想對自己所有的過去有所留戀,因為那只有無盡的悲痛和苦冤。


「沒事的,チョロ松。」


おそ松堅定地握住チョロ松垂放在身側止不住震顫的手掌。先是從雙掌的相握,再慢慢轉變為十指緊扣。他逐漸增強手裡的力道,就好似在對チョロ松說——沒事的,有我在。


「你知道嗎?對我來說チョロ松一直都是チョロ松,不是『4713』。」
4713……那是他在監獄裡的管理編號。確實就如おそ松所說,他一直都是以名字來稱呼自己,而非那組由數字編成的代號。


或許也正因如此,他從來沒有忘記自己是チョロ松的這件事實。即使他試圖丟棄、想要擺脫這個名字所擁有的過去,只要每一次聽見おそ松溫柔地呼喚自己,他總會忍不住轉身給予回應。


チョロ松——明明是個承載著沉痛過往的名字,現在回想起來腦海中卻會不自主地響起你那爽朗的嗓音。


「你真的……很煩人……」

他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辦,無法在取捨之間做出決定的躊躇不安,化作喉頭上的嗚咽與盈滿眼眶的淚水,無法控制地潰堤。


おそ松的出現就像是賦予了「チョロ松」新的意義。但是チョロ松明白事情不可能會這麼簡單。總有一天他會離開這裡。無論是背負著難以抹滅的罪惡感或是帶著如釋重負般的爽快,他必定會去到一個沒有おそ松的世界。


但此刻的他貪戀著おそ松,在這方狹小而冰冷的監獄裡,おそ松是唯一能讓他感受到些許溫暖的人。即使知道他的未來裡並不會有おそ松的存在,此刻的チョロ松也無法說放手就放手。只有一點點也罷,他想繼續耽溺在おそ松給他的溫柔裡。


不停落下的淚水模糊了視線,チョロ松伸手想要將其全數抹去,被おそ松握住的那隻手卻被對方突然一個施力拉了過去,他便整個人撞進おそ松的懷裡。


對方也什麼都沒說,只是輕柔的撫著他的頭髮,任憑他的眼淚沾溼自己的衣服。


時間在那刻彷彿靜止了,警告著犯人們放風時間結束的鈴響在整座監獄裡迴盪著,原本嘈雜的監獄也恢復寧靜,轉瞬間只剩下兩人還留在中庭那不引人注意的小角落。


「我說,チョロ松啊,」
過了好一會兒,或許也是看對方也漸漸冷靜下來了,おそ松才開口。


「我們私奔好不好?」

チョロ松抬起頭來看著おそ松,眼眶微微泛紅,眼角甚至還帶著些許的淚花,他的眼底有著說不出的驚訝。
然後他舉起手,用力的打了下おそ松的腦袋。


「你腦子裡都在想些什麼啊?這是一個正常的獄卒會對犯人說的話嗎?」
雖然おそ松從來就不是個正常的獄卒這點他十分清楚,但這種話本來就不能隨便說出口,更何況自己還是個服刑中的犯人呢!


「不管發生什麼事,我都會保護你的。」


おそ松輕描淡寫的語氣彷彿只是在述說一件無關緊要的小事,在チョロ松心裡卻有如巨石落下般重重地衝擊他的思緒。


這種事情怎麼可能這麼簡單……這傢伙到底有沒有常識?儘管チョロ松試著開口否定,只要對上おそ松那雙充滿一股傻勁的堅定眼眸,他又不得不把卡在喉嚨的話語吞回肚子裡。他沒有辦法斬釘截鐵地拒絕おそ松這近乎天馬行空的提案。


因為哪怕不過是癡人說夢,他也沒辦法抑制自己想要隨おそ松遠走的渴望——他正是如此深切地想和おそ松攜手在一起。


獄卒和囚犯,本來就只剩下暗無天日的未來可言。難道他還要放走此刻出現在眼前唯一的光芒?如果這一回錯過了,他的人生恐怕真的什麼也無法留下。


チョロ松緊咬的下唇滲出了淡淡的血絲,因為內心的糾結而皺成一團的表情充分顯現出他難堪的掙扎。おそ松只是靜靜地等待著チョロ松探尋心中真正的答案。


「我………」

他的語氣顫抖著,腦袋裡思緒亂成一團。儘管耳邊隱隱約約有股聲音在對他大喊著這是錯誤的,他也遲遲無法拒絕對方。


最後原本握緊著的拳頭鬆了開來,轉而緊緊抓住おそ松的手。屬於對方的溫度從掌心擴散,如那陣陣的暖流般衝進他的心裡。


他突然覺得要是現在放開這隻手,未來或許就再也抓不住了。


「……就這麼相信你一次吧。」


或許他有著不堪的過去,但チョロ松覺得要是能和這個人一起向前,就算再險阻的道路,也能有辦法克服。雖然連他自己也覺得這樣的想法實在過於異想天開,但おそ松對他綻開的笑容卻讓他更堅信了這一點。


「那我們現在就走吧!」

「誒?」


おそ松笑著說完後就立刻牽著他的手開始向前走去,急得像是怕他會突然反悔似的。


明明就是個獄卒,卻硬要帶著囚犯私奔。
對方這樣亂來的行為讓他不置可否的笑了出來,卻始終沒有放開牽著他的那隻手。


未來不管發生什麼事,他們都會攜手同行,緊緊互握著的雙手說什麼也不會輕易放開。



因為他們就是屬於彼此的希望。


end.

謝謝看到最後的大家!!!你們都是天使。:.゚ヽ(*´∀`)ノ゚.:。

评论(6)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