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花

灣家人
堅定的待在松沼裡
秋羅大本命(*´∀`)~♥
CP雜食性,最喜歡速度松(おそチョロ)
幾乎都窩在噗浪( 'ω' و(و歡迎戳戳喔喔喔(?
總之快來搭訕我搭訕我(滾動

【速度松】執事國王小段子

#速度松(おそチョロ)
#執キン(執事國王)
#文筆渣,OOC有

幾天前在噗浪的短打,看了這麼多paro還是覺得這個組合最喜歡(´,,•ω•,,)♡
之前百粉點文的時候有小天使點國執但這篇是相反過來的設定所以就沒有標了QwQ(哦

_____________

1.
(Tag:早安吻)

晴朗清新的夏日清晨,清脆的叫喚聲穿越了原本寧靜的皇宮,和外頭的鳥叫聲互相呼應。

「おそ松!你在哪裡?」
チョロ松看著空無一人的寢室,忍不住嘆了一口氣。

該不會又跑到外頭喝酒然後忘記回來了吧……

苦惱的用手指揉了揉太陽穴,正想關上門的時候卻突然被人從外頭推了進去。

「チョロちゃん早安。」
把人推進去後おそ松自己也跟著走了進去,伸手把人抱進懷裡並輕吻了下他的額頭。

「國王陛下找我有什麼事呢?」
「只是怕你忘記今天要開晨會所以來看看而已,每次都差點遲到要不擔心也難。」
チョロ松不悅地看了對方一眼,雙頰因為おそ松方才突如其來的舉動而浮起些許的淡紅。

真是,都不知道到底誰才是執事了。

低頭看到おそ松此時已穿著白色襯衫和黑色燕尾服的時候他鬆了一口氣。

因為今天要開的會不是普通的重要,要是對方不小心遲到的話可是會挨大臣們責罵的。

一想到這裡他就立刻十分心急的跑遍皇宮尋找對方,所幸皇宮裡現在也沒甚麼人,自己在找人的事情並沒有被太多人知道。

「……喂,不要亂摸。」
チョロ松用力地把那隻不知道何時摸上他臀部的手拍開,身為手的主人的おそ松只是聳了聳肩。

「檢查國王陛下的身體健康也是執事的要務之一啊。」
「這種事情就不用了,你好好做好你的執事我就要謝天謝地了。等一下記得別遲到。」

チョロ松說完之後推開對方,不料おそ松的臉卻貼了上來,和他雙唇相觸。
熟悉的溫度和吐息撫著臉頰,讓他微微瞇起雙眼,おそ松也沒黏著他許久,很快就放開了他。

「這是給國王陛下的愛的早安吻,不知您意下如何?」

「……你真的很喜歡搞這些有的沒的。」
チョロ松淡淡的瞄了他一眼,並沒有正面回答おそ松的問題,但他頰上的熱意明顯地並沒有退去。

隨後他整整衣裝,很快地走出房間,おそ松也不急不徐的跟在後面,臉上不禁浮起笑容。

「國王陛下今天也是一早就好可愛啊~~」
「閉嘴,整個皇宮都是你的聲音了!」

チョロ松雖然嘴上這麼說著,嘴角還是忍不住勾起了一抹弧度。



fin.



2.
(Tag:晚安吻)

夜幕低垂,寧靜的夏夜只聽得到細碎的蟬鳴,皇宮裡國王的書房燈卻還亮著,在整幢幾乎都暗著的建築物裡看來特別顯眼。

「チョロ松?我進來囉…?」

おそ松推開門扉,只看到チョロ松趴在處理公文用的書桌上睡著了,下面還墊著一些尚未批閱過的公文,為了不要吵到對方他關門的聲音和腳步都放輕許多。

「辛苦了,國王陛下。」
他輕輕的撫了撫チョロ松的頭髮,臉上的笑意帶著苦澀。

「明明我才是哥哥的,卻沒辦法為你做些什麼呢。」

兩人是一起在皇宮裡長大的,於是年紀稍長的おそ松自幼就被チョロ松喚著哥哥。
即使絲毫沒有血緣關係,也十分清楚未來的君臣關係,チョロ松在某些時候還是十分依賴這個他嘴上叫著的「哥哥」的。相對的おそ松也不喜歡他把所有事情都攬在自己身上,而自己只能在一旁愣著。

但就算現在如此自責他還是什麼都不能做,名為階級的深溝躺在他們面前,想要跨越也無法可尋。
他心疼著對方的努力並痛恨著自己的無力,就算一切都是命運所致,他也想藉著自己的力量為對方做些什麼。

然而最後他能做的只有默默的站在對方身後,看著他苦,看著他笑。
一個小小的執事是沒辦法做些什麼改變的,他十分清楚。

思緒在腦袋裡轉了很多圈,最後也沒能得出一個結論。

最後おそ松嘆了口氣,伸手將人打橫抱起,緩緩地往臥室的方向走去。
小心翼翼的把チョロ松放到床上,他撥開對方額前的頭髮並吻了上去。
「晚安,チョロ松。」
看著那人的睡臉好像添了幾分笑意,おそ松笑著順手幫對方蓋好被子。

「明天也請好好加油!」



Fin.

後記:

其實我覺得不管是國王執事還是執事國王都好好吃,好喜歡(///∇///)
不過好像都沒有什麼執事國王的糧XDDD
第一次寫這樣的速度(´・ω・`)有點抓不到感覺嗚嗚哦等人產糧啦這不好吃qqqqqq(滾
本來是想寫成一篇但發現腦洞無能外加考生好忙(?)的關係最後變成兩個段子了(廢
最近還想寫惡魔女神paro嗚嗚可是好忙qqq
能看到最後的大家都接受我的飛吻吧啾啾(♡´з(´ω`*)ちゅ♡(滾

评论(7)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