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花

灣家人
堅定的待在松沼裡
秋羅大本命(*´∀`)~♥
CP雜食性,最喜歡速度松(おそチョロ)
幾乎都窩在噗浪( 'ω' و(و歡迎戳戳喔喔喔(?
總之快來搭訕我搭訕我(滾動

【速度松】騙局

#速度松(おそチョロ)
#警カマ(警察人妖),但被我寫得像マフィカマ(黑手黨人妖)(?
#OOC有,文筆渣注意,兄弟年齡操作用定

原本是想短打啦,只是字數又爆了所以就放到這啦(*´∀`*)♬✧*。(哦

_____________


昏黃的燈光交錯,在吧檯的桌面上劃開一方又一方些許的明亮,駐唱歌手的溫柔的歌聲和客人們的談笑聲圍繞著整個酒吧。
坐在吧檯前的人很少,客人們大多都坐在舞臺前的小圓桌邊,或是靠牆的沙發上。

穿著黑色襯衫的一松站在吧檯後靜靜的擦著玻璃酒杯,高跟鞋踩踏地板發出的清脆聲響朝他靠近,他抬頭看了一眼後嘴角微微勾起,轉身拿起架上的酒杯開始調起酒來。
「今天的買了多少?」
「不算多,只有5克。」
來人如此答道,他有著一頭淺綠色的短髮,穿著一襲寶藍色的連身裙和黑色高跟鞋。他徑自坐在吧檯前,手放在桌面上稱著頭看一松調酒。

「一松你真的挺適合做調酒的,很熟練了啊。」
他忍不住在心底感嘆著弟弟的成長,想當初對方還曾為了這件事苦惱了許久,如今卻能站在這裡輕鬆的做著工作。
「チョロ松兄さん也是,這身打扮很適合你哦。」
一松將一杯綠色的酒放在チョロ松面前,不帶任何情緒起伏地說道,後者只是笑著看了他一眼,那雙眼睛裡卻沒帶著任何開心的情緒。

チョロ松拿起酒杯喝了一口,薄荷的香氣混合著淡淡的柳橙味流入嘴裡,他看著沉在底部的那顆鮮紅的櫻桃。

「要不是你們……」
他才剛開了口卻又立刻閉上嘴巴,跟弟弟抱怨這種事情在他的心裡是不被認可的,身為哥哥本來就要承擔一切,更何況事情都已經發生了,再抱怨也沒有任何用處。

最後他只能沉默地喝著酒,不再開口。
一松也不想多說什麼,站在一旁繼續擦著他的玻璃酒杯。

「人啊,只要一走錯路就回不去的。」
他放下喝完的酒杯,悠悠的說出這句話後就頭也不回的走進酒吧左手邊的包廂裡。

早就已經來不及了……

*

「對不起,久等了嗎?」
來人拉開包廂的門,在看到チョロ松坐在紅色的沙發上的時候楞了一下。
「沒事,我也剛到不久。」
他上下打量了下對方,身上顯眼的紅色襯衫配上白色領帶跟黑色西裝外套,以及擦得發亮的黑色皮鞋都符合他們之前的約定,在他還未再度開口前那人已經先坐到他的旁邊。

「沒想到是個大美人啊,可真是讓我賺到了。」
他一邊笑著手就不安分的往チョロ松的大腿上摸去,後者毫不客氣的大力拍開他的手。

看上去倒是挺斯文的,怎麼個性這麼輕浮?

雖然他對跟他交易的人本來就沒有抱著會正常的期待,但在還沒開始交易前就先性騷擾的人對方還是第一個,他忍不住在心裡翻了個白眼,天知道他待會還能不能在不做出任何自衛行為的情況下平安的離開包廂?

「おそ松……先生嗎?有些失禮了不好意思,不過可不可以先完成交易呢?」
他耐著性子說道,對方卻還是那副笑嘻嘻的表情。
「那麼我該怎麼稱呼你呢?」
這很重要嗎??
チョロ松再度在心裡翻了個白眼,此時的他只想快快完成交易,趕快擺脫這身讓他不舒服的裙裝和高跟鞋而已。

「チョロ………美,我叫チョロ美。」
「名字也很可愛啊,チョロ美ちゃん。」

「謝謝,5克的話是一萬。」
他隨口應付了對方的調戲,把話題拉回交易這件事上。
「嘛,雖然有點貴但如果是チョロ美ちゃん的話就沒關係。」
對方十分爽快的將一疊鈔票交到他手裡,並趁チョロ松低頭開始點鈔票的時候將人壓倒在沙發上。

雖然他為了確認錢的數量稍稍放鬆警戒,然而チョロ松也不可能乖乖地雙手一攤就這麼被對方制伏,在對方壓倒他的瞬間他便反射性地快速將手伸進裙擺內,拿起那把藏在大腿上的手槍,舉起手抵上おそ松的太陽穴。

「你身上的毒品……不止這些吧?」
おそ松完全不在意有一把槍正抵在自己的腦袋上,他舉起左手,朝チョロ松晃了晃那數多包方才順勢從對方身上取出,用夾鏈袋包裝的白色粉末,臉上依舊掛著那抹微笑。

「等等晚上9點10分還要在警察局附近的書店交易吧?身為一個毒販可真是大膽啊。」
他滿意的看著對方嘴巴微張的吃驚表情,チョロ松拿著手槍的左手跟著滑落下來最後被放置在沙發上,另一隻手卻趁機用力拉緊おそ松的領子,沒被壓制的左腿和身體一個施力,チョロ松就從被壓制轉為壓制住おそ松。

他坐在おそ松的身上,左手的手槍再次抵在對方的太陽穴上,漆黑的雙眼不帶任何感情的看著對方。
「臥底嗎,應該不會只有你一個人吧?其他條子在哪?」

「嘛先別說這個啦,先來談談你可愛的弟弟們吧。」
「什……」
「松野十四松,正在讀警校,而且似乎明年就要畢業了?還有你們家的么子,好像明年要上大學了吧?外面的那個調酒師也是,要是他們知道自己因為哥哥涉及販毒而被警察詢問甚至拘留,不知道會作何感想……?松野チョロ松先生?」

抵在頭上的槍似乎多了點力道,おそ松臉上的一派輕鬆表情卻沒有任何改變,讓チョロ松恨不得立刻扣下扳機。
「要抓的話抓我就好,這跟他們沒有關係。」

「這也要看我心情啦,畢竟難得可以人贓俱獲呢。一舉多勞的事誰不想做呢?」
「要是不答應我我現在就斃了你。」
チョロ松眼裡難得出現了一絲慌亂的神情,雖僅是一閃而逝卻也讓おそ松盡數收進眼底。

「嘛別這麼緊張,就跟你剛剛說的一樣,外面有我的同夥,要是開槍聲音一定會傳出去吧?而且斃了我的話,就真的沒有人可以保護你的弟弟們了哦?」
「…………那你到底想要怎麼樣?」
チョロ松認命的放下手槍,等待對方的答案。

おそ松撐起身子,接著在チョロ松的唇上印上一吻。

「那就要看你能不能讓我開心了。」

如此明顯的暗示他不可能聽不出來,他忍不住在心底將對方的爸媽都問候過一遍後內心才稍微平衡了一些。

「有警察這樣濫用職權的嗎?」
「不是濫用,只是玩遊戲找點樂子罷了。」

チョロ松忍不住懷疑這個人真的不是黑手黨嗎,怎麼性格如此惡劣?
看著壓在自己身上那人似是有些困擾的表情,おそ松愉悅的笑了笑。

「那麼就………開始遊戲吧。」



fin?



後記:
耶好久沒廢話了(#
這裡好像被我放得快長草了耶啊哈哈⊂( っ´ω`)っ
發現可能會開到車的時候急急的煞了車,要是有下篇的話應該會開頭就車吧啊哈哈(喂
不太會寫這種帥帥的paro,總覺得OOC好大啊(›´ω`‹ )
來補個設定:
秋羅喝的酒叫做Green Dragon哦(其實不是很重要
長兄是警察,其餘4人是兄弟,父母早亡留下一堆債,秋羅原本沒有要販毒但為了家計最後就ry的設定(好長
唔其實有裏設定總之要是有下篇會寫出來的(#

小聲再該一下:不確定大家想不想看後續,所以現在是開放性結局( ´•̥ω•̥` )
如果要後續的話可能要等到暑假後了(被打
不過還是要看大家的意見啦(很煩人

评论(7)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