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花

灣家人
堅定的待在松沼裡
秋羅大本命(*´∀`)~♥
CP雜食性,最喜歡速度松(おそチョロ)
幾乎都窩在噗浪( 'ω' و(و歡迎戳戳喔喔喔(?
總之快來搭訕我搭訕我(滾動

【速度松】情書?幸運信?

#速度松(おそチョロ)
#學生時代paro,原作六子設定
#OOC有,文筆渣注意(›´ω`‹ )
#沒頭沒尾的小段子,01的後續部分有含微微的色松(一カラ),苦手注意( ´•̥ω•̥` )

我也不知道我在幹嘛,就只是兩個小段子(?

那麼以下OwO

________________

01. 情書

傍晚時分,帶點歡愉氣氛的鐘聲在校園中響起,宣告著學生們的解放,人群漸漸地湧出校門,往許多不同的方向散去。

「チョロちゃん~」
「啊走開啦不要一放學就黏上來!」
チョロ松用手推開向自己撲過來的那人,看似無奈的表情卻沒有絲毫的不悅。
「因為我們好久沒見到面了,哥哥很想你啊。」
おそ松笑著放開雙手,跟著走在チョロ松的旁邊。
「明明就住在一起說什麼呢。」

夕陽的餘暉將整個校園都沾染上一層淡淡的橘黃,四周的景色像那陳年的老舊照片一般,雖然單調卻美麗。

「唉不說這個了啦,今天啊……」
おそ松邊說著邊拉開鞋櫃,卻突然安靜了下來。
「怎麼了嗎……?」
察覺到おそ松的異狀チョロ松忍不住皺了皺眉,明明這人每次都是停不住嘴的,今天怎麼突然反常了?

他好奇地湊近おそ松身旁,跟著往裡面一瞧。

一封白色的信安安穩穩的躺在おそ松的鞋子上,上面什麼都沒寫,也沒有用特殊造型的貼紙裝飾,只是普普通通的被膠水黏了起來。

「誒誒,チョロ松,你說這是不是情書啊?」
「不是吧,八成是幸運信之類的。」
チョロ松看著對方手上的那封信,納悶著自己好像在哪裡看過這個信封。
可是又想不起來是在哪裡,這讓他的眉頭忍不住又皺了起來。

「嘛反正不拆白不拆,就算是幸運信人家也是花了時間寫的呢。」
おそ松說著就撕開了那封信,拿出裡面的信紙開始閱讀了起來。

「親愛的おそ松,突然給你這封信真的…………」
起初他是邊唸著邊看的,但到最後他卻只是傻傻的愣在那裡盯著信紙,雙頰跟著泛起紅暈。

看到おそ松呆滯的反應チョロ松忍不住抽走信紙,對方卻毫無反應,依舊還是怔怔的站在那裡,任憑他拿走並開始閱讀。
快速的將整篇掃過後チョロ松也呆住了。
這一封信根本就不是什麼幸運信,而是情書。

……而且好像還是他寫的。
チョロ松開始在腦袋裡努力的思索,終於想起在前一個月的下午他一下課就衝回家裡,腦中反覆思想的事情已經快要滿溢出來了,要是在不做些什麼發洩的話自己很可能就會直接做出傻事,在各方面逼迫的情況下他從トド松的桌上拿了一張信紙,開始提筆寫了起來。

最後那封信似乎被自己放在書桌抽屜裡的深處,那份感情也像跟著那封信一般被陳封在自己的心裡,直到今天的事件發生後才又重見光明。

他喜歡自己的哥哥。
初次意識到這樣的心情是在一年前的某天放學和對方一起走路回家的時候。

那時的晚風清涼,夕陽如現在一般散落在他們身上。
他其實也忘了他們那個時候在討論些什麼了,他只記得後來おそ松突然回頭,昏黃的夕陽讓他身上散著淡淡的橘黃,他笑了笑:「反正不管怎麼樣,チョロ松都會陪著我嘛。」

他突然愣住,心跳無法克制的加快,雙腳一時有些軟弱無力。但對方似乎沒發現他的異狀,只是又把頭轉了回去,緩緩的繼續向前走。

明明就看過那個笑容許多次了,為什麼自己………?

チョロ松心中也是有著無數的疑惑,但那時候的他也只能快步跟上對方的腳步,裝作什麼事都沒發生一般。

然而不知怎麼的,總覺得從那天之後自己和おそ松相處時好像跟之前不一樣了。

在意著對方的一舉一動,即使只是一個視線他也會立刻察覺,靠近對方時自己加速的心跳和無法克制上揚的嘴角讓他覺得自己似乎越發奇怪了起來。

真正察覺到自己的感情之時,腦中卻早已被那人的身影填滿。

「……吶,チョロ松。」

おそ松的聲音瞬間把他從雜亂的思緒中拉回現實,他急忙抬頭回了一句。

「怎麼了嗎?」
「我……居然也有收到情書的一天啊哈哈,離脫離童貞又近了一步呢!」
雖然他嘴上說著玩笑般的話語,臉上的緋紅卻絲毫沒有退去,語氣聽來似乎是顫抖著的。

「……………」
チョロ松什麼話都沒能回覆,他的腦袋在剛剛一瞬間清醒後又恢復一片混亂,許多問題如雨後春筍般從腦中冒出,是誰把自己許久前寫的信找出來又放到おそ松的鞋櫃裡的?又為什麼他要這麼做?

反覆思索卻得不到結果讓他皺著眉頭,回過神來時唇上已經傳來溫暖的觸感。定睛一看只見おそ松的臉就在眼前,チョロ松瞪大雙眼,霎時也不知道自己該做些什麼,抓著信紙的手就這麼鬆開,那張粉紅色的信紙便隨著微風飄散。

「你……突然……?」
腦袋糊成一團讓他原本完整的句子被拆解粉碎後,最後只剩下一小部分從嘴邊流瀉出來。

「……跟你借筆記和作業借了這麼多年,要是還認不出你的字我大概真的是白痴吧。」
おそ松撇過頭,卻還是無法遮掩住臉頰上的淡紅。

「……那也別突然親上來啊,用說的不行嗎?」
「唔,用說的總覺得有些害羞……還是直接來比較快!」

語畢おそ松又悄悄的牽起チョロ松的手,後者只是看了他一眼,並沒有甩開他的手。

「真是…………」
チョロ松轉頭看著一旁綠葉茂密的樹木,和おそ松一起走出校門。

這一切都是夢境吧……
他忍不住這麼想著,左手傳來的溫度卻又是如此真實。

おそ松在此時突然湊近他的耳旁,輕輕的說:
「チョロ松,我也喜歡你。」

「……這樣就扯平了吧?」

チョロ松看著おそ松的笑臉,嘴角不自覺的跟著上揚,對方的臉頰跟他一樣泛著淡紅。

就算一切都只是夢境,他也會在醒來的時候開心地笑出來吧。

「嗯,我也是,真的真的很喜歡你。」

Fin?

おまけ:

「呼,my brothers能得到幸福真是太好了。」
カラ松看著兩人離去的身影,打從心底覺得自己真是做了一件好事。

自從因為某次跟チョロ松借書而得知了那封信的存在之後,カラ松就一直想這麼做了。
當局者迷旁觀者清,或許便是此事最好的形容詞了,看著兩人平日的互動カラ松早就不知道想推他們一把幾次了,卻遲遲找不到時機下手,今天才終於給他了了願望。

「你還在這邊幹嘛啊,クソ松?回家了。」
一松背著書包站在一旁,面無表情的看著カラ松在鞋櫃那邊不知道在做些什麼,心裡除了無言還是無言。

「啊,這樣讓我的brother都沉浸在
love的光輝裡,真是……?誒?等等啊一松!我還沒穿鞋啊!」

一松實在忍受不了カラ松痛人的臺詞,於是便牽住對方的手用力地將人往前帶去。

雖然左手被人拉著,カラ松還是快速的用另一隻手穿好了鞋,跟著一松一起走出門口。

======拉線拉線========

02. 幸運信?

「チョロ松~回家了哦~」

「誒?今天你怎麼難得這麼早?」
看到おそ松站在教室門口等著他,チョロ松忍不住隨口問了一句。
平常都是他收好書包去おそ松的班上等他慢慢收的,對方會像這樣提早來等他的情況根本是少之又少。

「沒甚麼,就想趕快回家罷了。」
おそ松笑著拍了チョロ松的背,兩人便說說笑笑的並肩一起走向校門口。

#

「不過等等路上要順便去幫媽媽買東西,所以………」
チョロ松打開鞋櫃,正要將自己的鞋子拿出來時突然愣住了,一旁的おそ松像是沒看到這回事一般,反常的沒有湊過去,而是默默的跑去拿自己的鞋子。

眼前只見一封白色的信靜靜的躺在他的櫃子。
チョロ松此刻也無心去理會おそ松做了些什麼,他緩緩的將信封拿出來,仔細的盯著它看了看。那淺黃色的信封很眼熟,但他又說不出自己是在哪裡看過它。

他抬頭張望了一下,看到おそ松還在自己的鞋櫃前緩慢地穿著鞋子後才偷偷的拆開了那封信,抽出一張淡綠色的信紙。

那信紙也讓他覺得很熟悉,但上面那個字跡卻讓他一秒就認出這封信是誰寫的,裡面的內容讓他呆楞了許久,一時不知道該做出什麼反應

最後チョロ松不悅的將信紙砸到不知不覺湊近他身旁的おそ松臉上。

「おそ松!你沒事寫什麼幸運信給我啊!」

「嗚哇我上面有寫我是被逼的啊!沒寫給超過3個人會家破人亡啊,這是為了大家好!」
「你……白痴嗎?我們是兄弟啊!你寫給我還不是會家破人亡!完全沒屁用啊喂!」
「啊!對耶……啊算了接下來是你的問題了,我可是有好好寫的哦!」
「…………你個混帳。」

聽著おそ松一派輕鬆的語氣チョロ松差點沒把對方又遞還給他的信紙撕成碎片。難怪今天這麼快就把東西都收拾好了,一定是要把信放到他的鞋櫃裡的關係。

チョロ松憤恨不平的將信紙塞回信封內,原本想就這樣偷偷塞回おそ松的書包裡的,對方卻先抓住了他的手。

他抬眼看向おそ松,對方臉上雖然還掛著微笑,但神情卻略微正經了起來。

「想了很久還是決定這種東西要當面直接給比較好。」他說完就遞給チョロ松另一封信,趁對方還沒有任何動作之前就先快速的走出門口。

チョロ松一頭霧水地左右看了看那封信,おそ松突然嚴肅的神情讓他不禁也跟著緊張了起來,手指有些顫抖的將信封打開,淡紅色的信紙上只寫著幾個大字。

『チョロ松,我喜歡你。』

チョロ松低頭看著這封信許久,雙頰逐漸染上和外頭的晚霞一般的色彩,他咬緊下唇,卻還是無法可是克制嘴角勾起笑容。

這種情況,叫他該怎麼回家啊?

Fin?

後記:

6月第一更耶(其實是5月開的坑
少女劇情什麼的好難啊,不過幸運信感覺好像是好幾年前流行的東西了www
而且現在應該也沒什麼人會寫情書了吧XDDD一整個古老少女漫的感覺(?
然後青澀的戀愛好棒哦超級喜歡的(//ฅωฅ//)(並沒寫到
被我寫的怪怪的對不起嗚哇( ´;ω;` )
後面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幹嘛結尾很隨便的下了.......
接下來會慢慢還之前的點文的(*´∀`*)ノ

评论(3)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