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花

灣家人
堅定的待在松沼裡
秋羅大本命(*´∀`)~♥
CP雜食性,最喜歡速度松(おそチョロ)
幾乎都窩在噗浪( 'ω' و(و歡迎戳戳喔喔喔(?
總之快來搭訕我搭訕我(滾動

【速度松】與你共舞

嗨大家好OwO
我好久沒發文了這裡感覺要長草了嗚哇ヽ(;▽;)ノ
那麼就以下(◦˙▽˙◦)


#速度松(おそチョロ)
#キン執(國王執事)
#チョロ女裝有,苦手注意(´・ω・`)


_______________


悠揚婉轉的音樂迴盪在城堡的大廳裡,笑聲和交談聲此起彼落,玻璃酒杯的碰撞聲顯得清脆悅耳。


今天是おそ松國王的成年式,國境內外的貴族都興致勃勃的前來參與,為的就是一睹那個據說似連走路都帶著一股無法抵擋的氣勢的新王。

按照往年的習慣來說他應該要在會場出現並一一跟賓客打招呼,然後在音樂的演奏下為所有人和女伴跳一支開場舞的。


但見宴會已經開場許久,卻連半個人影都沒看到,宮內的大臣們急得跳腳,調動去尋找國王的人手早已派了出去,卻遲遲沒有回報。


身為おそ松的執事,チョロ松此時更是忙得不可開交,光是張羅這場宴會的大小事就已經讓他忙到焦頭爛額,現在又臨時出了個簍子,為他增添了不少麻煩。


那個笨蛋國王………明明昨天還有提醒他的!

チョロ松一邊應付著來賓的詢問,一邊在心裡腹誹。


「チョロ松………」
忽然有人拉了拉他的衣服,雖然在這種情況下還打擾他讓他有些不耐煩的皺了皺眉,但他還是耐住性子回答。


「嗯?怎麼了嗎一松?」
「……你先去找國王陛下吧,這裡先交給我跟十四松就夠了。」
「交給我們吧マッスルマッスル!! 」


「誒……?不是吧這裡現在還……」
チョロ松有些遲疑看著自己的弟弟們,但兩人堅定的眼神讓他不禁動搖,畢竟在這樣硬撐下去也不是辦法,快點找到おそ松才能解決一切的問題來源。


他快速的在腦袋裡仔細思索過一遍,確定比較麻煩的事情已經被自己解決後才笑著分別摸了摸一松和十四松的頭。

「嘛,也該是時候讓你們做點事情了,那就麻煩你們了。」

「「 是!! 」」


*



稍微和兩人交代了一下尚未處理完畢的事務後チョロ松就急急忙忙的離開了,但他還是有些不放心的回頭看了一眼,弟弟們忙碌的身影雖然渺小,卻讓他安心了不少。


到底跑哪去了…………


跑遍城堡的各處卻還是不見人影讓チョロ松越發心急了起來,他隨後走向城堡後方的花園,排除所有可能性後おそ松只會在這裡出現了。


走過兩旁種著深綠色樹叢的小徑後,各色的花朵夾雜著綠葉在他眼前綻放,即使已經不是第一次看到這副景象,チョロ松還是忍不住被那些映入眼簾的色彩眩得一時愣住,過了一會兒才想起自己身上還背負著尋找おそ松這個重責大任。


「おそ松陛下!你在這嗎?」

因為沒有許可是無法進入宮裡的後花園的,因此チョロ松也毫不避諱的大聲喊著對方。
然而回覆他的只有一片蟲鳴鳥叫,放眼往去也看不見任何一個人,幾乎和他一樣高的花叢此時正好成了遮蔽視線的巨大障礙物。


但チョロ松還是不放棄的開始繞著花園找人,從小他就和おそ松在宮裡玩耍,開滿花朵的後花園一向都是おそ松在宮中最喜歡的地方。


他總是會在蹺課後拉著他跑來這裡躲避宮廷教師,或是單純看看漂亮的花朵,或是想要玩個遊戲之類的,有時候兩人甚至就這樣一起在花園的一角睡著了,直到傍晚才醒過來,最後回宮被大臣們罵得臭頭,但他們卻依舊樂此不疲。


這樣的日子,又是什麼時候消逝的呢…………?


但チョロ松還來不及仔細思考這個問題,他找尋的那人已經先出現在他眼前。

おそ松穿著園丁的藍色工作服,頭上帶著灰色的帽子,手上帶著沾滿泥土的白色布質手套,蹲在花叢的一角不知道在看些什麼,轉頭看向他笑得一臉燦爛。


「おそ松陛下!!你在這裡做什麼啊?昨天不是提醒過你有成年式的嗎?」
「嗚哇……終於被チョロ松找到了!你好慢啊,我等你等到都快不耐煩了。」

「你……穿成這樣也難怪那些人找不到你……」

チョロ松瞬間明白了那些人尋找許久卻沒有任何消息的原因,おそ松現在看起來像極了一般的園丁,臉上甚至還有被泥土弄髒的痕跡。要不是他是成天待在對方身旁的執事,チョロ松也沒有把握自己可以認得出來。


「請現在快點跟我回宮,賓客們都在等待陛下你啊!」
「誒?我才不要,那種聚會好無聊!又要跟一堆不認識的人說話什麼的,想到就覺得好麻煩啊……」
おそ松說著,整個人索性直接坐在地上,語末還嘆了一口氣。

「而且チョロ松太慢找到我了,要接受懲罰!」

「蛤?おそ松陛下你別開玩笑了,快點……」
「你不接受我就不回去了。」
對方說完就賭氣似的轉過頭去繼續弄著花叢。


看到おそ松這樣的反應チョロ松不禁頭痛了起來,おそ松對事情的固執可是出了名的難搞,只要是想要的東西他就一定會拿到手。若他不依照對方的意願那估計這場宴會也要跟著泡湯了。


想來想去チョロ松最後還是舉起雙手投降。


「…………什麼懲罰?」

雖然知道おそ松不會做出太過分的事情來,但他還是忍不住先問了一句。

只見おそ松聞言後像隻兔子般快速地跳了起來,嘴邊勾起的一抹笑讓チョロ松內心增長許多不安。他將唇湊近チョロ松的耳畔,小聲的告訴對方他的要求,並在語畢後愉悅的看著對方的臉色由鎮定轉為錯愕再轉為不可置信,最後嘴裡只吐出一句話。


「……人渣。」



*


「這位美麗的小姐是迷路了嗎?在這麼sunshine的日子能和你相遇真是我的fortune,就讓我來……嗚噗!」

「小姐你還好嗎?痛到你真的是非常抱歉……您是要去大廳的吧?那麼請跟我來。」

トド松連忙跟對方賠不是,順便用眼角餘光瞪了躺在地上的カラ松一眼,並用無聲的嘴形對他罵了聲笨蛋。


把人帶過去之後トド松才發現カラ松不知道什麼時候也跟著進來了,雖然不情願但他還是小步跑到對方身旁,小聲的問他:「國王陛下還沒來嗎?」


「快了,剛剛已經找到人了,估計再幾分鐘就會來到現場。」


……就不能每天都像這樣正常說話嗎?
トド松默默在心裡吐嘈。


「那女伴呢?執事大人有幫忙找吧?」
「……據說國王陛下自己帶了一個。」
「誒誒?那………」

追問的話語還沒說出口,トド松就被忽然打開的大廳門口給強制停止,原本演奏得正盡興的交響樂團停下手上的動作,宴會上的所有人也都停了下來,目光一致的轉移到門口。


「不好意思來晚啦!在此先謝謝各位嘉賓的參與我的成年式。」
おそ松穿著正式的禮服向眾人揮手,胸前繫著白色領巾,白色襯衫的外面再套了件紅色外衣,白色的褲子和淡棕色的長筒靴顯現出對方修長的雙腿,頭上的那頂紅色皇冠在他的淡然的微笑下更加耀眼。


但真正令人驚艷的是他手中牽著的女伴,一頭柔順的黑髮流傾而下,別在頭上的淺綠色玫瑰因此更加顯眼,泛著淡淡殷紅的清秀臉蛋看起來跟國王有些相像,身著一襲淡綠色的長禮服,裙子的部分外加了幾層薄紗,在陽光的照耀下散著微微的光彩。細長的腿下還踩著一雙透明的玻璃高跟鞋。


「那就由我們來為大家跳開場舞,來開啟這次的宴會吧!」


おそ松說著就牽著自己的女伴走到大廳的中央,不忘用只有兩人聽得的氣音朝對方說:「不要緊張,只是跳個舞沒什麼的。」


「別緊張什麼?又不是你穿女裝踩高跟鞋跳舞!」
即使語氣中充滿著不悅,但チョロ松表面還是維持著笑容,身為執事對國王應有的禮貌此刻全都消失不見,只留下對おそ松的憤怒和忍不住作祟的羞恥心。


「這樣答應你的我真是白痴………」
「嗯?這算是國王陛下的命令吧?就算你不想答應也得做的哦?」
「………………」
聞言チョロ松之後閉上嘴巴,在心底罵了おそ松數百次人渣後臉上的笑容才緩和了一些。


然而只是五公分高度就讓チョロ松舉步維艱,要是沒有おそ松若有似無的攙扶他可能早就在眾人面前跌倒了。

抬眼示意交響樂團演奏後,悠揚典雅的音樂聲才再度響起,おそ松左手挽著チョロ松的腰,右手牽著對方的手開始帶著他跳起舞來。


「不用特別做什麼,只要能跟著我的步伐就好。」
おそ松輕輕的說道,他帶著他前進又後退,並在人群的包圍下轉圈。

社交舞的舞步チョロ松也十分熟悉,但腳上那雙玻璃高跟鞋此時成了最大的障礙。跟著おそ松穩定的腳步後跳了許久後他才逐漸習慣,最後甚至能跟著おそ松做旋轉的動作。


隨著兩人優雅的舞步,和諧的樂章也將要劃上休止符。但或許是因為終於鬆了一口氣的關係,チョロ松在最後突然一個重心不穩,整個人往後面倒去。


原本以為自己的背會和地板親密接觸,チョロ松閉上雙眼,卻發現什麼都沒發生,睜開雙眼後映入眼簾的是おそ松的臉龐,過近的距離讓他可以清楚感受到對方的呼吸,心跳莫名的跟著加快,一股灼熱也隨之爬上雙頰。
直到旁邊傳來拍手的聲音おそ松才拉他起身並重新站立了起來,接著一同向所有人鞠躬示意。


「那麼請各位好好的享受這次的宴會吧!」


*


在和チョロ松跳過舞後おそ松便乖乖的待在會場開始和貴族們寒暄一番,國王的成年式也就如此順利的繼續進行著。


「執事大人!」
「嗯?怎麼了嗎トド松?」
換過衣服後チョロ松又再度回到宴會裡幫忙,但問題似乎都已經被自己的弟弟們解決完畢了,讓他難得清閒了下來。


「國王陛下是什麼時候有對象的啊?」
「嗯?????啊,你說剛剛那位女伴嗎?」
原本聽到嚇得快將水吐出來的チョロ松想一想後才冷靜了下來。


「是啊,那位難道不是國王陛下的對象嗎?可是她頭上的淺綠色玫瑰………」
「淺綠色玫瑰怎麼了嗎?」
「誒?執事大人你不知道嗎?」
トド松有些訝異的看著對方,卻只看到チョロ松一頭霧水的表情。


「淺綠色玫瑰花的花語,是『我只衷情你一個』哦。」


聽完這句話後チョロ松呆楞了許久,然後臉接著唰的一下紅了。


方才對方和他的對話從腦袋裡悄悄地流竄而出。
「チョロ松看起來真可愛啊,這朵花給你別在頭上。」
「少說廢話了吧你。嗯?為什麼是淺綠色的玫瑰啊?」
「嗯?沒為什麼,」おそ松對他笑了笑。



「只是覺得很適合你罷了。」




Fin.



後記:

對這裡又是不重要又莫名其妙的設定和廢話哦(*σ´∀`)σ

345是兄弟,其餘不是這樣XD
取名依舊廢可以忽視沒問題(๑•̀ㅂ•́)و✧
終於讓六子都在同一篇文裡面出場啦好開心達成成就!!
雖然比較私心喜歡秋羅的執事服但女裝也很棒呢(*//艸//)♡
淡綠色玫瑰花的花語是百度找到的,其實不確定是不是很正確QwQ
結尾也廢廢的嗚哇抱歉qqqqqqq

评论(5)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