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花

灣家人
堅定的待在松沼裡
秋羅大本命(*´∀`)~♥
CP雜食性,最喜歡速度松(おそチョロ)
幾乎都窩在噗浪( 'ω' و(و歡迎戳戳喔喔喔(?
總之快來搭訕我搭訕我(滾動

【速度松】所以說聯姻什麼的有夠麻煩

#速度松(おそチョロ)
#國王執事沒梗了所以是國王國王(哦
#OOC有,非兄弟設定,文筆渣OwO

這個也是在噗浪的短打,一不小心又太長了,標題超廢不知道在幹嘛可以忽視哦(*σ´∀`)σ

___________________

原本青翠的草地因為被不停踐踏而殘破不堪,原本人滿為患的商店街此時空無一人,陽光照耀下那清脆的鳥叫聲顯得突兀。
這裡是チョロ松治理的國家,一直以來都十分的安詳和平。
直到前幾天為止。

鄰國的國王也不知道是發了什麼瘋,前幾天突然對他宣戰,而後就直接攻打了過來。
不過因為平日有做好軍事防備,才讓他們不至於一下子就被攻城。但在長期安平和樂的情況下待久了終還是會使人鬆懈怠慢,這樣幾乎是一面倒的戰況下距離被攻城的日子似乎也不多了。

チョロ松皺了皺眉,坐在書桌前看著戰略圖,頭上那頂王冠的重量此時格外的沉重。他看了看上頭凌亂的字跡,再轉頭俯瞰窗外那寧靜的,自己的王國。
目前城裡是安全的沒有錯,但誰知道什麼時候會突然被攻破呢,礙於身份他也無法在此時衝到前線幫忙。

「你的身份可是國王啊,是大家的精神支柱………」

騎士長是這樣對他說的,況且要是他去了戰況仍沒有好轉,一定會對士兵們造成或多或少的打擊,這點他也心知肚明。

可是他不想再看到人民受苦受難了。
原本街上熱鬧的叫賣聲和小孩子的嬉鬧聲都在一瞬化為烏有,取而代之的是人們的哭泣,不滿,憤怒。

他知道他不能輕易屈服,繼續打下去說不定也會出現轉機,但即使真的獲勝,長期的戰爭對經濟社會所產生的不良影響可不是輕易就可以解決的。

他用手轉了轉筆,看著蔚藍的天空,在心裡下了決定。


「明天我要親征。」

他在晚上用餐時不經意的對騎士長說道,語氣像是在說今天天氣很好一般那樣平淡,對方卻忍不住讓手中的文件掉到地上。

「這可不是在開玩笑的啊ブラザ!你要是出個什麼意外……」

「我知道,所以要是真的發生的話國家就交給你了。」

聽完這句話後カラ松看起來更加慌亂了,他忍不住再度勸了チョロ松幾句,但對方堅決的心意讓他最終只能放棄。


*


翌日他也真如他所說的出現在戰場上,身上卻沒穿著鐵甲,而是穿著和平日相同的衣服和皇冠。鄰國的軍隊像是早已得知這個消息似的,和他的軍隊面對面站著,沒有人敢動一絲一毫。

「啊啊,終於來了嗎?」

他和鄰國國王的見面次數並不多,但也足以讓他認出就是那個現在正在敵軍最前方笑得一臉燦爛的人。
對方和他一樣沒穿鐵甲,卻沒帶著皇冠。

「你到底對我有什麼仇啊,おそ松?」
他駕著馬騎到最前方,不悅的看了對方一眼。
「嘛,其實也不算是這樣啦,這次來拜訪只是為了個東西。」
相比之下おそ松只是笑了笑,看來似乎毫無威脅性。

チョロ松跳下馬背,向前走到對方的正前方,一臉冷淡的抬頭看向他。

「既然是這樣,那除了會損害人民性命和財產之外的東西全部都可以,停戰吧。」
「誒?這麼輕易就答應好嗎?那如果是……」
おそ松說著也跳下了馬,一把扯住チョロ松的領子,讓他的臉靠近自己。
「你的性命,也可以囉?」

溫熱的吐息隨著話語拂過臉頰,他忍不住閉起雙眼,等著刀子抹過脖頸會有的冰涼及刺痛感。
然而最終只有唇上傳來了溫暖的觸感,他不禁張開雙眼,正好對上おそ松那雙如夜般深黑的雙眸。

從未與人如此靠近讓他有些不自在,一股灼熱感爬上雙頰,他伸手想推開對方,卻使不上什麼力氣,只能等おそ松放開他。
「你………」
「嫁給我吧,チョロ松。」
「蛤?」

被突然這麼求婚讓他腦袋一時轉不過來,嘴巴卻因為忍不住想吐嘈的渴望而反應了過來。

「………所以你打仗就為了這個?」
「嗯…?對啊!唉,為了這個我都快累死了!」
おそ松說完還嘆了口氣,開始對チョロ松抱怨了起來。

「要先跟你們國家的騎士長串通好,中間還被剝削了一堆東西。知道你快來的時候要把士兵都叫出來做個樣子,不然你肯定會起疑……」

「等等所以這是整人嗎?沒有真的打仗?」チョロ松打斷他,並不敢置信的看著おそ松,甚至用右手拍了拍自己的腦袋確認有沒有問題。

「沒有哦,你的士兵這幾天都好好的在帳篷裡打牌,完全沒有打仗的氣氛呢!」
看著おそ松那上揚的嘴角和得意的神情,自己被騙這件事讓チョロ松覺得心裡突然有一股怨氣在緩緩上升,但此時只是他張了嘴又閉了起來,最後只開口說了一句。
「你這個人渣…………」
「嘛可是你今天就要嫁給人渣了哦,說過的話是不能反悔的。」
鄰國國王對他眨了眨眼,趁對方不注意時伸手將人打橫抱起,三兩步就跳上了馬背。

「那你們的國王我就先帶走啦!晚點會再確認聯姻的事宜的。」
他向カラ松揮了揮手,而後就騎著馬走了。

「等等,我完全沒說要跟你結婚啊喂!」
「嗯?可是你剛剛自己說我要什麼都可以的啊!」
「是這樣沒錯啦可是………誒?我們現在要去哪裡?」
發現對方前往的方向並不是自己的國家,チョロ松忍不住問了一句。

「當然是度蜜月囉~這麼迫不及待的,チョロ松果然也很想跟我sOx嗎?那我們現在就去旅館吧!」

「等等誰這麼說了?不要真的改變方向啊!喂!」

因為被人抱在懷裡,チョロ松也不好掙脫對方,更何況自己剛剛說了那種話,更是無法脫逃。

雖然交情不深,但他知道おそ松是個固執的人,能讓原本懶惰的他做到這種地步,チョロ松覺得自己這輩子可能都逃不了了。

想到這裡他暗暗的嘆了口氣。

這次可真是中了深計啊………





Fin.




おまけ:



正式簽字的那天原本說好會帶著チョロ松一起出現的おそ松卻只有一個人出現了。

「チョロ松陛下呢?」
「嗯?反正你們那邊有派人就好了吧?」
カラ松看了おそ松一眼,後者還是保持著那副燦爛的微笑,他也只能暗暗都在心底為チョロ松默哀3秒,就繼續著手進行簽字的手續。

於是兩國在チョロ松還在昏睡,腰部隱隱作痛的情況下正式合併了,可喜可賀!


廢話:
稍微說個不是很重要的設定,反正就是保留組跟扶養組不同國的概念OwO
國王國王也好好吃哦媽qqqqqq
雖然寫到最後好像變得不知道在幹嘛啦XDDDD
不知道怎麼結尾所以就隨便下了(廢
能吃得下去的話就太好了QWQ
然後偷偷說近期可能會發國王執事的肉哦✧*。٩(ˊωˋ*)و✧*。

评论(6)

热度(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