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花

灣家人
堅定的待在松沼裡
秋羅大本命(*´∀`)~♥
CP雜食性,最喜歡速度松(おそチョロ)
幾乎都窩在噗浪( 'ω' و(و歡迎戳戳喔喔喔(?
總之快來搭訕我搭訕我(滾動

【速度松】起床


#速度松(おそチョロ)
#キン執(國王執事)
#文筆渣,OOC有,似乎有到R15(?

這是之前在噗浪上面的短打,有點沒頭沒尾的可以接受的話以下OwO
標題亂取的可以忽視(??

____________

清晨的陽光從深紅色的窗簾隙縫中探進,將偌大的臥室撒上一層淡淡的金粉。窗外鳥兒的叫聲清脆悅耳,像是在為這嶄新的一天歌頌似的。

室內的那張白色大床上只孤單地躺著一個人,胸前規律的起伏明顯的可以看出那人還正在熟睡當中。

「おそ松殿下!」
碰的一聲,原本緊閉的門扉被大力的打開,身著黑色燕尾服的チョロ松走了進來,雙眼十分著急的盯著還在床上呼呼大睡的おそ松
「現在都幾點了你怎麼還在睡?等等鄰國的大使就要來了啊!快點起床!」
他快步的走向床邊,並伸手搖了搖おそ松,然而後者卻絲毫沒有醒來的跡象,眼皮甚至連動都沒動。

但這並沒有讓チョロ松就此放棄,他忍著腰間的痠痛彎下身子,將嘴巴湊近對方耳旁。

「おそ松殿下!起床了啦!!!」
雖然有點擔心自己這樣的音量會不會意外傷到おそ松的耳朵,但是是對方先鬧彆扭不起床的,他也沒有其餘的選擇,要怪只能怪對方自己了。

然而おそ松揉著雙眼對他說「吵死了我還想再睡啊」的景象並沒有如他預期的映入眼簾。反而是有一股力量拉著自己的右手臂,讓他整個人重心不穩倒在床上。

「痛………」他忍不住揉了揉那酸疼的腰部,抬眼卻看見おそ松壓在他身上,神情略帶不悅的盯著他瞧。
「說過多少次了?不要叫我“殿下”啊……」

おそ松現在心情十分的糟糕,他早就對チョロ松堅持叫他“殿下”這個稱呼感到厭煩。兩人明明就是戀人,為什麼不能好好叫著對方的名字呢?

但チョロ松卻總是回絕了他的要求。身份要劃分清楚,對方每一次都是這樣回答他的。

還有不能抱著チョロ松起床這件事也令他十分的惱火,兩人的關係在宮中還是個秘密,傳出去會被人說閒話這種事他也知道,但當清晨起床時手中的空虛感卻總是令他不安,好像他永遠都不能把他留在身邊,對方下一秒可能就會消失不見似的。

他不是個勇敢的人,或許有點擔小,甚至十分害怕寂寞,但在身為國王的緣故下他必須隱藏住自己那不為人知的一面,唯有在チョロ松面前才能稍微鬆懈。

望著那雙墨黑的眼瞳,チョロ松似也明白了對方的心情,他輕輕的抓這對方的衣領把他往下拉,在おそ松的臉頰上印上一吻。
「……對不起,おそ松。」

聽到對方的稱呼おそ松先是呆了一下,隨後緊緊的抱住チョロ松,手中傳來的那份溫度讓他安心了不少。
「下次不要再先走了。」

在知道おそ松的起床氣不是很好的情況下他也只能含糊的嗯了一聲,下次會不會真的照他的話做就是另一回事了。

叫這個愛鬧彆扭的國王起床真累……
チョロ松不禁這麼想
但看著對方因為他的回答而綻開的笑顏,和那睡得亂成一團的頭髮,他的表情卻也忍不住放鬆了下來。

「那我要早安吻!!!」
「什麼啊你明明都起床這麼久了,而且昨天…………」
おそ松完全不給他說完話的機會就徑自吻上了他。根本就是獨裁啊這個,他忍不住在心裡抱怨,卻也只能任憑對方吻著他。
不過其實他覺得跟おそ松接吻的感覺很好,兩人的呼吸十分的配合,看似急躁卻溫柔的動作和對方唇上那熟悉的溫度都令他放心。
但おそ松放開他的嘴巴的時候他還是忍不住喘了幾口氣,昨夜的記憶突地湧上腦海讓他紅了雙頰。

「……等等,你在幹嘛?快遲到了啦快起來……。」
おそ松卻繼續沿著他的頸項吻著下去,左手開始解起白色襯衫的扣子。

「吃早餐啊,早上起來會餓不是人的天性嗎?」
他聳了聳肩,繼續著手上的動作,解開扣子後右手輕輕的撫著他的身體。
因為昨夜的記憶實在太過鮮明,只是單單這樣的動作就讓他起了反應,羞恥感瞬間刷滿了他整片腦海。

「嘛,チョロ松感覺也很期待啊……」おそ松笑著伸手摸了一下,立刻被チョロ松瞪了一眼。

「………要做就趕快,不然一定會遲到。」眼下這種狀況其實他也沒什麼別的選擇,只能希望痠痛的腰部不要因此惡化到讓他不能下床的地步。

「那我就不客氣了,多·謝·款·待。」
おそ松說著又吻住了他。

*

於是國王和執事就這樣華麗的遲到了2個小時,鄰國的大使在等到終於不耐煩想走人的時候おそ松才悠閒的走進交誼廳,冷冷的看了對方一眼說:「明明就是約定下個月的,沒事先通知就算了,還一副不耐煩的態度?你們國家能不能派個當的起門面一點的人來啊。」

被國王的氣勢嚇到的大使雖然有些惱火,但也只好趕快賠不是,畢竟這次的出使沒有事先通知更改日期的確是他們本國那裡出了問題。

「不過話說回來,您的執事呢?」
「嗯?這跟契約內容無關吧?」
「啊……是。」

於是這次的來訪就順利地結束了,雖然執事事後在床上躺了整整一天才回復工作就是了。

Fin

おまけ:

打掃經過國王臥室的女僕表示本來想進去幫忙叫人的,但她在隱隱約約的聽到チョロ松的聲音後只能掩住自己的鼻血,假裝什麼事都沒發生的順手幫他們把房門鎖上後才快步離開。

生氣的國王可是不好惹的,尤其是遇上跟執事有關的事情時。

============

後記:
第一次發有點小R的文不知道LFT會不會刪(´・ω・`)
這個梗真的很棒啊超級喜歡的忍不住短打一點後面變得一發不可收拾我也不知道我在寫什麼(乾
要是看得開心的話就太好了❀.(*´▽`*)❀.
嗯至於肉的部分………
慢慢等破100fo那天補好了(?

评论(8)

热度(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