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花

灣家人
堅定的待在松沼裡
秋羅大本命(*´∀`)~♥
CP雜食性,最喜歡速度松(おそチョロ)
幾乎都窩在噗浪( 'ω' و(و歡迎戳戳喔喔喔(?
總之快來搭訕我搭訕我(滾動

松24話腦補後續【微速度松】

*松24有捏,自己責任腦補(似乎是HE)

*感覺是全員向可是只有速度出場而已(乾

*OOC跟雷有,慎入


______________

自從チョロ松的那封信寄出後おそ松已經消失了一個月。
什麼都沒有說一聲,只留下了一張寫著一些感謝父母照顧的話之類的的紙條,就這樣也跟著他的其他兄弟們一樣,從家裡消失了。

起初從母親那邊接到這個消息時チョロ松原本還想立刻請假回家找那個笨蛋,但松野松代只是笑了笑說道:「沒事的,那傢伙好歹也是長男啊!」才讓他暫時打消了念頭。
不過說到底事情會往這樣發展有一部分也是自己的起頭所導致的。
嘴上總是嚷嚷著要找工作找工作的卻始終沒有實行,還因此被おそ松笑了不久。他一直都想要有所改變,不管是拋棄童年的那份任性,或是最近才養成的御宅屬性,但又在即將實行時卻步了。


這樣的日常是不可能持續到永遠的…..


即使早已有這樣的認知,他還是拖到了現在才終於鼓起勇氣離開家裡,離開那個他生活20幾年的地方,也離開了他的兄弟們。
思及此チョロ松突然覺得自己眼眶濕熱了起來,他快速地用手擦了擦眼角,把注意力放在走路這件事上。

他好想念大家,不管是過去為了今川燒的爭執,取笑他シコ松,以及更多更多,他們曾經一起做過的蠢事。


「呦,這麼久不見怎麼還在哭啊,シコ松?」
那熟悉的聲音和稱呼傳入耳裡讓他有點不敢置信的抬起頭來,一抹紅色的身影映入眼簾,那人一貫的露出那抹輕鬆的微笑,右手手指在鼻子下方摩擦著。

「…………你在這裡做什麼?」
「嗯?來找你啊!」
「找我………?」

チョロ松再也忍不住了,他丟下手上的公事包,衝上前去一手抓住了對方的衣領。

「這一個月你跑哪去了?你知道大家多擔心你嗎?結果你他媽現在出現在這裡還說是要找我?那時候死都不肯離開家的人是誰啊?」

他感受到眼淚滑過臉頰的溼潤感,被拉住衣領的おそ松只是靜靜的盯著他,沉重的表情跟他的歡送會那天如出一轍。

「………你自己呢?那時候是誰說永遠都會陪我惡作劇,永遠不會離開大家,結果最後卻成為第一個離開的人啊?」
「你到底夠了沒?可不可以不要再耍任性了?我們已經不是小孩子了,爸媽也不可能永遠這樣養著我們吧!」


「拜託了………可不可以,變回那個曾經什麼都不害怕,總是帶領著大家向前的おそ松?」


チョロ松原本緊抓對方衣領的手漸漸鬆開,最終他整個人跪在地上,眼淚不停的從眼角滑出。

おそ松也跟著他蹲了下來,用手輕輕的把チョロ松抱在懷裡。
「對不起。」他輕輕的對他這麼說道。


「我是個膽小鬼,不想離開家裡,更不想離開你們…………」
「我也知道我們不能永遠這樣維持下去的,只是………還是會忍不住想著跟大家一起玩樂到永遠。畢竟我們可是從小到大都在一起的六胞胎啊。雖然嘴上老是嫌你們煩人,但是………」

チョロ松什麼也沒說,只是靜靜的拍了拍對方的背,從肩上傳來的溼潤感早已幫對方說出了一切。


「那這次就由我們負責帶領おそ松兄さん吧,大家都在等你哦。等著你跟我們一起前進。」

おそ松抬起了頭,那幾抹原本在自己身後追隨著的身影,似乎在不知不覺中已經超越他了。


那麼身為長男的自己,又有什麼理由不前進呢?


===========

*(其實這裡是NG版)
「不過話說回來你這個月到底跑去哪裡了啊?」
「我嗎?在打小鋼珠的錢用完之後也不敢回家就只好找份兼差啦,包吃住感覺也挺不錯的。」
「………………」
チョロ松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說什麼,只能默默的嘆著氣。
這個笨蛋一定不懂自己剛剛說的事情,一定不懂。

===========

廢話:

其實我不知道我在幹嘛

看完24話後整個人都不好了才會生出這種奇怪的東西www

有一種把想說的話都寫在文裡的感覺所以我也不多說啦XD

坐等下星期的最終回OWO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