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花

灣家人
堅定的待在松沼裡
秋羅大本命(*´∀`)~♥
CP雜食性,最喜歡速度松(おそチョロ)
幾乎都窩在噗浪( 'ω' و(و歡迎戳戳喔喔喔(?
總之快來搭訕我搭訕我(滾動

【速度松】歌你所思,唱你所願(一)

#速度松(おそチョロ)
#唱見paro,OOC注意
#因為不太瞭解B站,就寫自己比較熟悉的nico了,私設多注意

希望你們會喜歡❤

_________________

00.

那是チョロ松從未看過的絢麗景象。

眾多流星在漆黑的夜空中畫下無數條美麗的拋物線,那些線條在他眼前交織,燦爛的光芒映上虹膜,他睜大雙眼,努力想要用腦袋記下這難得一見的畫面。

「チョロ松你在等什麼?快許願啊!流星很快就會消失的!」

微風拂過他的臉頰,他轉頭看了一眼坐在他身旁的おそ松,然後閉上眼睛,雙手合十。

「流星啊流星,我的願望是……」
他壓低音量,只讓自己能聽見。

毫不意外,待他張開雙眼就看到おそ松不停往他這邊靠近。

「什麼什麼,你許了什麼願?」

「…能比你先脫離童貞。」

「不可能吧,這大概流星都幫不上忙了。」

「囉唆,我一定會比你早的!你才是別許跟トト子交往那種不切實際的願望啦!」

在星辰閃爍的夜空中,他們仿佛只聽得到彼此的說話聲,和自己那被無限放大的,狂亂的心跳。
眼前的一切都仿如夢境一般,就連身旁那人的體溫都是那麼虛幻,似乎下一秒就會消失。

在最靠近的距離下,他們抱著距離彼此最遙遠的感情。

我的願望是………

和おそ松永遠在一起。





01.


早晨的到來比他所認為的還要來得迅速——或許也是因為他昨天熬夜的關係。他隱約感覺到自己的手機在震動,吵鬧的鈴聲迴盪整間套房,那似乎是他之前設定的鬧鐘。

チョロ松伸手把鬧鐘給關了,他艱難地睜開眼看了下時間——正好是早上九點,這讓他稍微鬆了一口氣。

雖然有點晚,但總沒像前幾次那麼誇張了。
チョロ松安慰自己,他揉了揉酸疼的雙眼,邊打哈欠邊坐起身子,稍微坐了一會後才走進浴室盥洗。

陽光被拉上的窗簾切割成一地的金黃碎片,散落在靠窗的地板上,偶爾從隙縫中探頭的光芒十分耀眼,讓他那尚未適應光線的眼睛瞇了起來。

又是個天氣晴朗的日子。チョロ松想,這樣的天氣總會讓他不太想出門,儘管家裡的糧食已經快見底了,他還是在看到窗外那燦爛的光芒時打消自己出門的決心。

而且……今天早上還作了那個夢。
チョロ松搖了搖頭,把莫名襲來的空虛感和佔去他腦袋的混亂思緒給拋在腦後。

都過了這麼多年,還不夠讓他忘記嗎?
僅存的這個疑惑,伴著他走進浴室,和他一起開始了全新的一天。


*

打理好一切後他把剛泡好的黑咖啡放在電腦桌前,嘴裡咬著櫥櫃裡剩下的最後一片土司,還沒能好好吃完便開始了他的工作。

他是一家知名科技公司的工程師,每天的工作就是檢查哪些系統出了問題並修復之,和維護系統的運作。

這對他來說並不算是件難事,雖然一一檢查會磨損掉他不少耐性和腦力,卻是個薪水不錯的工作,最重要的是還能夠在家裡進行。

チョロ松一邊哼著歌,一邊修改他好不容易才發現的系統問題,他完全不需要在意別人的眼光,也不用天天煩惱著搞好同事之間的關係,他只要打開電腦修復那些其他人束手無策的系統問題就行了,這一切對他來說簡直不能再更好了。

趁著系統重新整理的空檔,他用另一台電腦點開了N站的登錄頁面,飛快的輸入自己的帳號密碼。

順利登錄後他毫不意外自己收到一堆系統通知,昨天晚上——或者該說今天清晨,投稿的新歌曲已經突破了兩萬點閱,在N站的試唱排行榜上刷了不少存在感。

這是他的副業——或者該說是興趣,在N站活躍的人氣唱見。由於自己工作的自由性,チョロ松便多了些時間摸索混音和製作視頻的技巧。
唱歌一直以來都是他的興趣,只是沒想到最後這些歌曲試唱的視頻居然讓他登上N站裡人氣唱見的排行榜中,他也因此多開了個新的推特帳號,專門處理合作或是投稿的事情。

「今日排行第二啊,」他看著通知,臉上並沒有滿意的神情。他移動滑鼠點進了每日的歌曲排行榜裡,「那麼,第一是………」

チョロ松一時沒了聲音。

騙人的吧?他心想,手不自覺地顫抖,他揉了揉雙眼,卻無法改變眼前所看到的景象。

同一首歌曲,是在他投稿的半小時之後投稿的。
投稿的用戶名稱是人間国宝,視頻隨著他的點擊開始播放,乾淨而爽朗的嗓音唱著那他早已熟爛於心的歌曲。

作為一個在N站已經活躍了三年的唱見,チョロ松還是第一次發生這種事情——和自己崇拜的唱見撞曲。

接二連三的訊息衝擊使他的腦袋運轉飛快,他突然想起自己昨天上傳動畫之後並沒有發推,連忙登入推特查看和再度確認這件事的真實性。

「叮咚———」

收到訊息的提醒聲讓他停下了檢查通知的動作,轉身面對處理公司系統的電腦。

和他同樣身為系統工程師的同事丟了個報告系統異常的訊息過來,他檢查了一下後發現問題並不小,可能會影響整個系統的運作,於是他立刻丟下懸宕不定的心情開始工作,也因此直到他全部解決時夕陽已將雲霞染橙。

寄出告知對方問題解決的訊息後,チョロ松鬆了口氣,從椅子上緩緩滑落。
肚子隱隱作痛才讓他想起自己連午餐都忘了吃,因為不是每天都會出現這種麻煩的系統問題,他都不太會忘記要吃三餐,突然少了一餐對身體的影響十分明顯。

看著那橘紅色的天空,チョロ松完全不想踏出家門。

於是他拿起手機,然後……

「喂?我想要外送。」


02.

等待的時間比他所想的還要長上許多。
長時間盯著電腦螢幕造成的眼睛疲勞讓他絲毫不想再看到任何3C產品一眼,チョロ松只好一直盯著門口發呆。

門鈴響起的那刻他因為驚嚇而撞到腳趾,他只能一邊忍著痛一邊走去開門。

外送人員是個看來和他差不多年紀的青年,原本滿臉的笑容在見到他之後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噢,我是來外送的。這是你剛剛定的東西。」那人看都沒看他一眼,只是把收據交給他。

……這態度也太差了吧?
チョロ松有些不滿,但又看在這家店的老闆和他是舊識的份上沒說什麼,遞錢過去時他還隱約聽到對方抱怨道:「為什麼不是可愛的女孩子呢……我不想摸男人的手啦。」

我也不想讓你摸好嗎!!
チョロ松忿恨不平地想,又覺得這回答好像哪裡怪怪的。

對方收完錢後連招呼也沒打一聲,收拾包包就走人了,留下關了房門後更加為之氣結的チョロ松。

他一面看著夕陽(他的眼睛還痛著呢),一面把親子丼當成那個外送人員的臉,用力地嚼著。

儘管外送人員讓他十分不快,這家店的丼飯果然還是很美味,美食總是會讓人的心情好起來,チョロ松吃完飯之後也就把那件事情放到一旁了。

然後他想起另一件更重要的——他的推特似乎到現在都還沒有發新歌曲的推文。

於是他再次坐回電腦桌前,點開他尚未檢查的通知,第一條就讓他再也說不出任何一句話。

那是他被別人艾特的通知,發那篇推文的人他是再熟悉不過了。



TBC.





後記:
開了個長篇,第二篇已經寫了一半左右,所以應該是不會坑的,努力拼週更(*σ´∀`)σ
然後糾結於他們該唱什麼歌好,就停在這不上不下的地方了,歡迎大家點歌!!!(沒人要
秋羅的唱見名我想好了XDDD感覺不像一般人會取的名字呀(*´ω`*)(?
可以的話請餵食我評論qqqqq沒什麼寫長篇所以想要一點意見qqqq懶的話也沒關係我……會加油的XDDD(哦
雖然文筆很渣但我會努力寫的,希望能看得開心呀(*´˘`*)♡
偷偷說一句,祝我生日快樂٩(*´◒`*)۶♡

评论(3)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