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花

灣家人
堅定的待在松沼裡
秋羅大本命(*´∀`)~♥
CP雜食性,最喜歡速度松(おそチョロ)
幾乎都窩在噗浪( 'ω' و(و歡迎戳戳喔喔喔(?
總之快來搭訕我搭訕我(滾動

【速度松】歌你所思,唱你所願(一)

#速度松(おそチョロ)
#唱見paro,OOC注意
#因為不太瞭解B站,就寫自己比較熟悉的nico了,私設多注意

希望你們會喜歡❤

_________________

00.

那是チョロ松從未看過的絢麗景象。

眾多流星在漆黑的夜空中畫下無數條美麗的拋物線,那些線條在他眼前交織,燦爛的光芒映上虹膜,他睜大雙眼,努力想要用腦袋記下這難得一見的畫面。

「チョロ松你在等什麼?快許願啊!流星很快就會消失的!」

微風拂過他的臉頰,他轉頭看了一眼坐在他身旁的おそ松,然後閉上眼睛,雙手合十。

「流星啊流星,我的願望是……」
他壓低音量,只讓自己能聽見。

毫不意外,待他張開雙眼就看到おそ松不停往他這邊靠近。

「什麼什麼,你許了什麼願?」

「…能比你先脫離童貞。」

「不可能吧,這大概流星都幫不上忙了。」

「囉唆,我一定會比你早的!你才是別許跟トト子交往那種不切實際的願望啦!」

在星辰閃爍的夜空中,他們仿佛只聽得到彼此的說話聲,和自己那被無限放大的,狂亂的心跳。
眼前的一切都仿如夢境一般,就連身旁那人的體溫都是那麼虛幻,似乎下一秒就會消失。

在最靠近的距離下,他們抱著距離彼此最遙遠的感情。

我的願望是………

和おそ松永遠在一起。





01.


早晨的到來比他所認為的還要來得迅速——或許也是因為他昨天熬夜的關係。他隱約感覺到自己的手機在震動,吵鬧的鈴聲迴盪整間套房,那似乎是他之前設定的鬧鐘。

チョロ松伸手把鬧鐘給關了,他艱難地睜開眼看了下時間——正好是早上九點,這讓他稍微鬆了一口氣。

雖然有點晚,但總沒像前幾次那麼誇張了。
チョロ松安慰自己,他揉了揉酸疼的雙眼,邊打哈欠邊坐起身子,稍微坐了一會後才走進浴室盥洗。

陽光被拉上的窗簾切割成一地的金黃碎片,散落在靠窗的地板上,偶爾從隙縫中探頭的光芒十分耀眼,讓他那尚未適應光線的眼睛瞇了起來。

又是個天氣晴朗的日子。チョロ松想,這樣的天氣總會讓他不太想出門,儘管家裡的糧食已經快見底了,他還是在看到窗外那燦爛的光芒時打消自己出門的決心。

而且……今天早上還作了那個夢。
チョロ松搖了搖頭,把莫名襲來的空虛感和佔去他腦袋的混亂思緒給拋在腦後。

都過了這麼多年,還不夠讓他忘記嗎?
僅存的這個疑惑,伴著他走進浴室,和他一起開始了全新的一天。


*

打理好一切後他把剛泡好的黑咖啡放在電腦桌前,嘴裡咬著櫥櫃裡剩下的最後一片土司,還沒能好好吃完便開始了他的工作。

他是一家知名科技公司的工程師,每天的工作就是檢查哪些系統出了問題並修復之,和維護系統的運作。

這對他來說並不算是件難事,雖然一一檢查會磨損掉他不少耐性和腦力,卻是個薪水不錯的工作,最重要的是還能夠在家裡進行。

チョロ松一邊哼著歌,一邊修改他好不容易才發現的系統問題,他完全不需要在意別人的眼光,也不用天天煩惱著搞好同事之間的關係,他只要打開電腦修復那些其他人束手無策的系統問題就行了,這一切對他來說簡直不能再更好了。

趁著系統重新整理的空檔,他用另一台電腦點開了N站的登錄頁面,飛快的輸入自己的帳號密碼。

順利登錄後他毫不意外自己收到一堆系統通知,昨天晚上——或者該說今天清晨,投稿的新歌曲已經突破了兩萬點閱,在N站的試唱排行榜上刷了不少存在感。

這是他的副業——或者該說是興趣,在N站活躍的人氣唱見。由於自己工作的自由性,チョロ松便多了些時間摸索混音和製作視頻的技巧。
唱歌一直以來都是他的興趣,只是沒想到最後這些歌曲試唱的視頻居然讓他登上N站裡人氣唱見的排行榜中,他也因此多開了個新的推特帳號,專門處理合作或是投稿的事情。

「今日排行第二啊,」他看著通知,臉上並沒有滿意的神情。他移動滑鼠點進了每日的歌曲排行榜裡,「那麼,第一是………」

チョロ松一時沒了聲音。

騙人的吧?他心想,手不自覺地顫抖,他揉了揉雙眼,卻無法改變眼前所看到的景象。

同一首歌曲,是在他投稿的半小時之後投稿的。
投稿的用戶名稱是人間国宝,視頻隨著他的點擊開始播放,乾淨而爽朗的嗓音唱著那他早已熟爛於心的歌曲。

作為一個在N站已經活躍了三年的唱見,チョロ松還是第一次發生這種事情——和自己崇拜的唱見撞曲。

接二連三的訊息衝擊使他的腦袋運轉飛快,他突然想起自己昨天上傳動畫之後並沒有發推,連忙登入推特查看和再度確認這件事的真實性。

「叮咚———」

收到訊息的提醒聲讓他停下了檢查通知的動作,轉身面對處理公司系統的電腦。

和他同樣身為系統工程師的同事丟了個報告系統異常的訊息過來,他檢查了一下後發現問題並不小,可能會影響整個系統的運作,於是他立刻丟下懸宕不定的心情開始工作,也因此直到他全部解決時夕陽已將雲霞染橙。

寄出告知對方問題解決的訊息後,チョロ松鬆了口氣,從椅子上緩緩滑落。
肚子隱隱作痛才讓他想起自己連午餐都忘了吃,因為不是每天都會出現這種麻煩的系統問題,他都不太會忘記要吃三餐,突然少了一餐對身體的影響十分明顯。

看著那橘紅色的天空,チョロ松完全不想踏出家門。

於是他拿起手機,然後……

「喂?我想要外送。」


02.

等待的時間比他所想的還要長上許多。
長時間盯著電腦螢幕造成的眼睛疲勞讓他絲毫不想再看到任何3C產品一眼,チョロ松只好一直盯著門口發呆。

門鈴響起的那刻他因為驚嚇而撞到腳趾,他只能一邊忍著痛一邊走去開門。

外送人員是個看來和他差不多年紀的青年,原本滿臉的笑容在見到他之後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噢,我是來外送的。這是你剛剛定的東西。」那人看都沒看他一眼,只是把收據交給他。

……這態度也太差了吧?
チョロ松有些不滿,但又看在這家店的老闆和他是舊識的份上沒說什麼,遞錢過去時他還隱約聽到對方抱怨道:「為什麼不是可愛的女孩子呢……我不想摸男人的手啦。」

我也不想讓你摸好嗎!!
チョロ松忿恨不平地想,又覺得這回答好像哪裡怪怪的。

對方收完錢後連招呼也沒打一聲,收拾包包就走人了,留下關了房門後更加為之氣結的チョロ松。

他一面看著夕陽(他的眼睛還痛著呢),一面把親子丼當成那個外送人員的臉,用力地嚼著。

儘管外送人員讓他十分不快,這家店的丼飯果然還是很美味,美食總是會讓人的心情好起來,チョロ松吃完飯之後也就把那件事情放到一旁了。

然後他想起另一件更重要的——他的推特似乎到現在都還沒有發新歌曲的推文。

於是他再次坐回電腦桌前,點開他尚未檢查的通知,第一條就讓他再也說不出任何一句話。

那是他被別人艾特的通知,發那篇推文的人他是再熟悉不過了。



TBC.





後記:
開了個長篇,第二篇已經寫了一半左右,所以應該是不會坑的,努力拼週更(*σ´∀`)σ
然後糾結於他們該唱什麼歌好,就停在這不上不下的地方了,歡迎大家點歌!!!(沒人要
秋羅的唱見名我想好了XDDD感覺不像一般人會取的名字呀(*´ω`*)(?
可以的話請餵食我評論qqqqq沒什麼寫長篇所以想要一點意見qqqq懶的話也沒關係我……會加油的XDDD(哦
雖然文筆很渣但我會努力寫的,希望能看得開心呀(*´˘`*)♡
偷偷說一句,祝我生日快樂٩(*´◒`*)۶♡

【速度松】小破文集中


一些偶爾手癢在噗浪上的短打
幾乎沒什麼邏輯可言,也沒頭沒尾只是幾篇小破文XD
過了一年多還是喜歡著他們真好(*´˘`*)♡
要是你們能喜歡就太好了(*´ω`*)

1 .
這是寫給我親愛的 @初瀾🐾 的生賀,愛你耶我要放閃讓大家知道😘😘(煩

#TAG:被勾破的絲襪
踩丁丁(。
#黑手黨人妖paro
#R15不知道會不會被吞我好緊張(#

↓↓↓↓↓↓↓↓↓↓↓↓↓↓↓↓

おそ松一手托著下巴,專注地看著電腦螢幕,散落在桌上的是他讓人到處搜集來的資料,卻唯獨缺少了在他規劃的整個行動中最關鍵的那一部分。

他的手指敲著桌面,想要藉此把自己不停分散的注意力給拉回來,他告訴自己再忍著點些,他很快就會回來的。
因為他很清楚自己現在著急也沒有用處,他知道那個人不會讓他失望,他只是需要一點時間而已,而他現在能做的事情只有靜靜的等他給他帶來消息。

隨著時間流逝,焦躁像一隻隻小蟲囓咬著他的心臟,麻痛的感覺讓他皺起眉頭,依照以往的經驗,那人早該在半小時前回來才對的。

這讓他更加不安,卻也束手無策。

所幸沒過多久之後,門被用力撞開,那穿著一身藍色細肩帶連身短裙的人踩著厚底高跟鞋走進他的辦公室。他手上拿著牛皮紙袋,銳利的眼神投向還在看著電腦螢幕的おそ松,後者仍神色自如,彷彿沒有任何人闖進他的辦公室一般。

「你回來啦。」他淡淡地說道,心裡卻鬆了一大口氣。

「嗯,這次有點遲了,不過你要的東西都有拿到,」チョロ松邊說邊反手把辦公室的門給關了,他晃了晃手中的牛皮紙袋,「中途碰上了點麻煩,才拖到現在。」

おそ松站起身子,似乎想和他說些什麼,但他最後卻只是靜靜地看著他,不發一語。
チョロ松狐疑地看了回去,說:「怎麼?你覺得我在說謊嗎?」

おそ松沒有回答,眼神卻也沒從他身上離開,這讓チョロ松更加茫然了。

這人到底有什麼毛病啊?他穿女裝去搜集情報又不是第一次了,沒必要盯著他不放吧?

雖然心中充滿不解,他還是在脫下那雙折磨人的高跟鞋後走向おそ松,把牛皮紙袋放在他桌上。

「チョロ松,」おそ松向他勾了勾手,示意他靠近,雖然不知道對方在玩什麼花樣,チョロ松還是乖乖的照做了。

他感覺到對方的唇湊近他的耳畔,那因呼吸而產生的熱意十分鮮明,讓他有些不自在,然後他聽到おそ松對他說:

「你大腿那邊的絲襪,破掉了。」

チョロ松愣了三秒,然後把桌上的牛皮紙袋拿起來砸到おそ松臉上,紙張撞擊臉部的聲音十分響亮。

「這種小事你搞成這樣嚴肅的氣氛做什麼?別讓人提心吊膽的好嗎!」
「這不是小事,你的大腿都被人看光光了啦!」

チョロ松對他翻了個大白眼,所以說他真的不知道自己到底為什麼要為了這個人東奔西跑的,委屈穿女裝就算了,絲襪破個了小洞都不行,這到底還讓他做事嗎?

「你看,這裡……」

おそ松走到他身後,右手摸上位在他右側大腿的破洞,細長的手指繞著從黑色絲襪中冒出的雪白畫圈,他輕輕地說:「走路的時候,若隱若現的讓全部人都看到了呢。」

略帶低溫的手指撫過肌膚,輕輕地刮搔著,這帶著調情意味的搔癢讓他皺起眉頭,抓住對方的手讓他停下。

「你別這麼順手的摸上來行不行?」チョロ松瞪了他一眼,用力拍開おそ松的手。

他向前走了幾步,彎腰把黑色的褲襪給褪去,露出了那雙白皙的長腿。
然後他回頭把褲襪丟在おそ松的頭上,說:「這樣你總滿意了吧?」

沒等對方回答,チョロ松伸手把他推到在一旁的沙發椅上,然後把赤裸的腳放在對方下半身那微微的鼓起上,腳趾繞著那東西的形狀,時而輕緩時而施力的往不同方向撫弄著。

おそ松被他的動作弄得一時說不出話來,突然的視覺和生理刺激讓他忍不住喘了幾口氣,從他坐下的角度恰巧可以毫無遺漏的欣賞那雙藏在裙擺底下的潔白雙腿,以及若隱若現的雙臀。

「就算吃味也不能隨便發情吧?」
チョロ松說道,他偏頭扯掉戴在頭上的綠色假髮,隨意地丟在一旁,然後一把扯住おそ松的領帶,把唇送了上去。

他們交換著彼此的吐息,和那許久未觸碰的熟悉溫度,讓自己整身浸在情慾的海裡,只有在此時此刻他們才能自私地把對方擁入懷中,不讓他離開自己。

「我快擔心死你了。」
「嗯,我知道,」
他笑了笑,輕摸了摸おそ松的頭髮。

「所以我回來了。」


Fin.


2 .

#噗浪上的速度60分
#おそチョロ
#世界盡頭

之一(原作paro)

他從來沒有想過世界的盡頭會是什麼樣子的,也不認為自己有一天能夠親眼看見。

可那刻他明白了,世界的盡頭是一大片的潔白,此起彼落的笑聲和談話聲圍繞在他耳畔,然後他看見了おそ松的臉龐。

「チョロ松怎麼一臉不開心的樣子呢,一起為哥哥的婚禮乾杯吧,以後別在說我一輩子童貞啦!」輕快的嗓音促使著他抬起臉龐,擠出一抹微笑。

他舉起了杯子,玻璃撞擊發出清脆的聲響,那刺耳的聲音讓他暈眩,周圍的景物都模糊了起來,他發現自己再也聽不清楚對方說話的聲音。

然後他抬起頭,看到自己的世界在那燦爛的微笑中,分崩離析。




之二(唱見paro,私設多總之看看就好,之後會寫這個paro的長篇OwO(哦)
↓↓↓↓↓↓↓↓↓↓↓↓↓↓↓↓↓↓↓↓

他曾無數次的幻想過世界的盡頭到底長什麼樣子,也許是一大片噬人的漆黑,或是那可怕的虛無。

然而在失去他的那些年裡,他才深刻體會到遊走在盡頭邊緣的滋味,心像是被掏空般的虛無,那段時間不論他如何的歌唱,都再也無法從中找到解脫,刻在心上那無法磨滅的苦痛造就了那段時間他的主頁上全是些輕柔而憂傷的歌曲翻唱,最後他也因此在N站上有了些名氣。

「我說你呀,別一直靠在別人身上好嗎,我都快被你重死了。」

「誒,チョロ松好小氣!」おそ松抱怨道,但卻完全沒有想照チョロ松的話做的意思。

他抬眼看了看外頭,清涼的微風拂過臉龐,帶走了一些汗水,雲朵被夕陽染成橘紅色,連天空也被塗上美麗的漸層色。

「我啊,要是能這樣和你一起掉進世界的盡頭,也不會害怕。」
他輕輕地說,嘴裡哼起不成調的曲子,不知怎的,那漸層的橘紅天空在他眼前慢慢地暈了開來。

「又在說什麼傻話啊你…」他聽見チョロ松無奈的口氣,然後他感覺到對方的手放在自己的腦袋上,動作輕柔的撫摸著自己的頭髮,「我要是真掉下去了也會拉你一起的,你到時可別想反悔。」

溫熱的眼淚滑過他的臉頰,他微微勾起一笑,側身吻上那柔軟的唇。

就算會掉進世界的盡頭裡,我也不會放開你的。

Fin.


後記:
最近糧好像突然多了!期待二期後更多糧謝謝大家!(煩
我最近想看速度的勇者魔王paro,不管他們誰是魔王誰是勇者都好萌哦!!!啊好吃😭😭😭😭
腦洞好多想找時間把他們都填完!
然後我要滾回書堆裡了大家再見・:*三( o'ω')o

廢聊+一點公告(?

哇我好久沒更文了可是沒有掉粉然後好像有漲粉(?)XDDD
謝謝大家(*´˘`*)♡(去反省

松二期了真的很開心
等了一年看到這個消息我很感動qqqq
有堅持留在坑裡真是太好了(*´ω`*)
總之之後也會繼續安定的待在裡面的(*´∀`*)ノ
不知道還有沒有可以一起廚的小夥伴(´;∀;`)

再來是我又要停更了……雖然最近都沒在更啦(被打飛
7/2以後回來,這次是準備指考QwQ
回來之後會丟速度唱見設定還有寫手繪手的長篇!
唱見設定好好吃!(好

BTW其實我唱見設定到現在已經寫好2~3篇的份了XDDD
但現在放又停更感覺很機車就算了,回來沒多久應該就會開始更他了,希望大家會喜歡・:*三( o'ω')o

不管怎麼樣總之謝謝大家沒有退粉,我愛你們┌(┌՞ਊ՞)┐キェァァァェェェェァァァ(立刻被退追

【速度松】短打集中2///


整理了一下在噗浪上的短打然後就發上來了・:*三( o'ω')o
這次沒什麼想說的總之大家只要吃得開心就好(♡´з(´ω`*)ちゅ♡
只有兩篇,都是短短的糖可是我覺得好像沒有甜到讓人重傷😂(?
速度日快樂!雖然是秋羅歐搜而且還是3P但我也可以!(好




1.下雨天

#速度松(おそチョロ)
#原梗來自前幾天發生的日常(*´ ³ `)ノ
#學生paro,年齡操作(高中生おそ×國中生チョロ),老梗,OOC有注意

_______________


下雨了。


一場毫無預警的大雨,在放學的鐘聲打響之後迅速地降落,空氣中飄著下雨時特有的味道,鮮綠的樹葉上沾著一滴滴晶瑩的雨水,增添了幾分生意。


若是在這樣一個午後時光,兩個人共撐著一把小傘,漫步在環境優美的校園裡,肯定浪漫極了吧!

然而上述的想法並沒有在チョロ松的腦海裡出現,他看著那一時半刻不會減弱的雨勢,眉頭皺了起來。


這下子要怎麼回家才好……

其實他有把折疊傘放進書包裡的習慣,只是前幾天在打鬧間被那個混帳大哥給奪了過去,至今都還沒有拿回來,也就造成了他現在得站在有屋簷遮蔽的走廊下,痴痴地看著校門的結果。而那些不斷從他身旁走過的其他人則悠悠地打開雨傘,愜意的在雨中緩慢的走著。

天色因為下雨而比平時暗了許多,不一會兒走廊上只剩下他一個人,淅瀝淅瀝的雨聲卻沒有變小的趨勢。

一直乾等下去也不是辦法,雖然很不甘願,但他還是拿出手機,決定和兄弟們求救。

還在小學的弟弟們應該在中午就回家了,如果叫他們出來接自己チョロ松也不太放心,他只能轉而向哥哥們求救。


雖然感覺有點不靠譜,不過至少カラ松是可以信任的。
雖然チョロ松覺得在這樣的大雨下,他很有可能會很痛的說:「淋雨是男人的浪漫。」之後把自己的雨傘借給忘記帶雨傘的女生,很瀟灑的跑進雨中就是了。

不過不管怎麼樣,現在還是先打了再說吧!

他滑了滑手機,找到カラ松的名字正準備按下去的時候,卻忽然聽到有人叫著他的名字。


「チョロ松~哥哥來接你啦!」


他反射性的抬頭,看見おそ松一手背著書包,一手拿著一把傘從校門口向他奔來。


「你白痴嗎?有傘幹嘛不好好撐著啊?」
チョロ松有些氣憤的看著已經渾身濕透了的おそ松,很快地從書包裡翻出手帕,稍微幫對方擦了擦臉。
真是的,這個人到底在想些什麼啊?


チョロ松拿起對方手上的傘,按了下上面的按鈕想要打開。然而那隻傘似乎已經壞掉了,完全沒有辦法使用。
「剛剛在半路上被風吹壞的,」
おそ松搔了搔那他濕透的頭髮,對他抱歉地笑了笑。
「對不起,チョロ松。」

他愣了下,低頭看了看下手中那把屬於自己的傘,他記得傘面上畫著幾個不同造型的喵醬,一直是他很珍惜的東西之一,如今卻沒辦法使用了。
然而他不知道為什麼的,心情十分平靜。
「…………既然壞了,為什麼還是來接我?」


如果是他的話,在發現傘壞了之後一定會立刻跑回家,或是找個地方先躲雨的。
況且おそ松的學校離這裡有段不小的距離,怎麼想他都覺得先躲雨才是一般人會做的事。


但おそ松卻沒有這麼做。


「畢竟你的傘在我這吧?就這樣自己回家也有點那啥的………嘛,總之就是這麼一回事了。」
他語氣輕鬆,仿佛那身上濕黏的感覺都不存在,還半開玩笑的補了句:「怎麼?チョロ松因為我心動了嗎?」

「………等下輩子吧你。」
「誒?怎麼這樣?哥哥我可是想著チョロ松一個人很孤單才拼了命跑過來的耶!」
おそ松開始嚷嚷著自己一路上的委屈和拼命,卻被一個噴嚏赫然終止。

兩人也因此沉默,安靜的校園少了他們的說話聲之後只剩下雨滴拍打地面發出的聲響。
チョロ松抬頭看了下那一直沒有減弱的雨勢,他拍拍おそ松的肩膀。
「我們還是趕快回家吧?」
「嗯,走吧。」
おそ松揉了揉鼻子,站起身的同時順便牽起了チョロ松的手。


「チョロ松要好好牽住哥哥哦。」
在踏進雨中之前おそ松回頭看了他一眼,牽著他的手跟著緊握了些,隨後才邁開步伐,衝了出去。
不斷落下的雨水打濕了他們的衣服和臉頰,眼前的景象也因此添了份朦朧的美感。
チョロ松看著眼前的那個人,儘管身體因為淋雨的關係而有些寒冷,但被おそ松牽住的那隻手卻留住了屬於對方的溫度。
那溫暖從他的手裡一路蔓延,到最後讓他覺得心裡有個小小的地方也暖暖的。

就算我真的心動的話,你也不會曉得的吧?
チョロ松無心思考這個問題,因為他現在只想拉著おそ松的手,和他一起飛快的跑回家躲雨。
除此之外的感情,似乎都太過於複雜而難懂了,他覺得自己還不想要這麼快瞭解。

讓一切順其自然就好,從此之後他總是讓自己如此想著。

至於他們在回到家之後被父母臭罵一頓,又是其他後話了。


Fin。




2.在呼喚你名字的那天


#速度松無差
#灑點糖+練筆的短打,同居paro
#內容有參考歌曲,超好聽的大家快去聽個100遍(

網址走→niconico的

歌曲B站走這

________________


おそ松不是個容易醉的人,但只要他喝醉了之後常常會做出讓チョロ松無法理解的行為。


因為工作的關係,チョロ松今天比平常晚了許多才回到他和おそ松一起租的公寓裡。

他小心翼翼地打開門,深怕對方已經睡著了,自己會不小心吵醒他。


然而他一進門只看到おそ松趴在客廳的暖桌上看著他傻笑,卻什麼話都沒說。
チョロ松一瞬間覺得背脊發涼,這個おそ松一定有哪裡不太對勁,不然就是自己做了什麼事情讓他不開心了。

於是他更加小心地關上門,暫且把公事包和外套丟在一旁,然後慢慢地靠近對方。


「チョロ松!」
おそ松突然大聲地叫了他的名字,チョロ松被他這麼一嚇差點被自己給絆倒,但幸好他最後穩住了腳步才沒有和地板親密接觸。

「突然叫我做什麼啊你?」チョロ松臉上滿是無奈,但心裡卻鬆了口氣。
看這樣子おそ松大概不是在生他的氣,可能只是喝醉了而已,他也不用因此被おそ松折騰一整晚了。


「チョロ松。」おそ松沒理會他的問題,只是降低音量然後再叫了一次,臉上仍洋溢著微笑。

チョロ松蹲下身子,稍微往おそ松那邊靠近就聞到對方身上有酒的味道。

「又跑去居酒屋喝醉才回來了嗎……」
チョロ松嘆了口氣,要讓おそ松喝醉可要不少的酒,居酒屋又賣得不便宜,看來最近又要減少其他開銷了。

おそ松沒看懂他的煩惱,他只是繼續叫著チョロ松的名字,一次接連著一次,語氣或是溫柔或是輕快,他絲毫不感到厭煩的持續著。

然後他一把抱住蹲在他旁邊的チョロ松,後者本來想要忽視他這像是在發酒瘋的行為,起身去把包包和外套拿回房間的,因為他這麼一個突如其來的舉動而暫且停下。


「突然之間做什麼啊?」
チョロ松被他這麼一抱後跌坐在地上,只靠手臂支撐著おそ松靠在他身上的重量。

おそ松笑了出來,溫暖的氣息拂過チョロ松的耳畔,讓對方忍不住抖了抖。

他放開チョロ松,伸手捧著對方的臉頰,笑得燦爛:「只是叫著チョロ松而已,不知怎的好像又更喜歡你了,最喜歡了!」

チョロ松被他這麼一告白後整個人傻了,任憑著おそ松先是親了他臉頰一口後繼續抱住他,一聲聲地叫著他的名字,夾雜著幾句的喜歡。

過了不久チョロ松就聽到おそ松沒了聲音,剩下對方平穩的呼吸聲。

チョロ松瞪著拋下他睡得正香的おそ松,並想著自己該怎麼樣才能使那飛快的心跳稍微緩些,和控制自己臉上那似乎不由自主的微笑。

真是………這輩子大概都被這個人套牢了吧。
他看著那人毫無防備的睡臉,最後無奈地笑了笑。



Fin.

後記:
這次我只想說一句話
糧好少喔喔喔喔喔喔qqqqqqqqqq(吵


【速度松】逝去與追尋


#速度松(おそチョロ)
#デビめが(惡魔女神)
#OOC&文筆渣注意,私設有

其實是噗浪上速度松60分一本勝負的題目(你掉在水裡的東西是OO,還是XX呢),總之拿來寫了(哦

本來是CWT45的認親文,中間出了點事所以就丟到網路上公開了

不管怎麼樣希望看得開心💓

_______________


00.

在那蓊鬱森林的深處,有一座清澈乾淨的湖泊。
因為位置偏僻的關係,找遍整個王國都沒有親眼見過這個湖泊的人,彷彿連它的存在都是一個未知數。

但在王國裡都傳言著這座湖裡面住著一個美麗的女神,她會實現所有能夠找到這座湖的人的願望,許多勇者因此踏上旅程,尋找那座神秘的湖泊。

然而卻從沒有任何人能夠真正到達那個地方,森林實在太過廣大,裡面又充滿了許多不同的猛獸,即使是最聰明的勇者也有可能會迷路,武力最高強的勇者也不一定能打敗那些躲藏在森林深處的野獸。

因此,那個湖泊和那令人嚮往的傳說,遲遲沒有人能夠證明其真偽,便永遠成為人們心中一個無解的謎。




01.

清澈平靜的湖面起了一絲絲的漣漪,就像一張藍色的色紙被頑皮的小孩抓了一把,起了不少皺摺。

但過了幾秒後,湖面又恢復平靜,仿佛一切沒發生過似的。

站在湖畔的おそ松對這個程序早已習慣,他毫不著急,把手插進褲子口袋裡,靜靜地等著。

隨著湖面的中央微微發出一些金黃色的光芒,穿著白色長袍的人緩緩從湖底升起,黑色的頭髮上參雜點點的翠綠,那是月桂樹葉編成的王冠。他似乎整身都散發著點點的金色光芒,和周圍的一切相比之下是如此的神聖而美麗。

那是人們傳說中,能夠實現願望的女神。

女神睜開雙眼,黑色的雙眸盯著おそ松,嘴邊揚起一抹淡淡的微笑。

「你在這座湖裡掉東西了?」

他的聲音輕輕柔柔的,像一片櫻花花瓣掉落在湖面上。
不等おそ松回答,女神的雙手在淡淡的光芒包圍下,突然多出了兩個東西。

「你掉在水裡的是這個金製的阿修羅像,還是這個銅製的阿修羅像呢?」

「都不是,」おそ松看著他,那雙紅色的眼睛充滿著許多複雜的情緒,他說:「我掉在水裡的,是チョロ松。」

女神對他笑了笑,輕柔的語氣沒有改變:「真是可惜呢,答錯了。」

「說謊的話是不會得到任何東西的,不管你是勇者,或是來自地獄的惡魔。」

女神說完那句話後就收回視線,臉上的笑容也消失不見,在點點金光的圍繞下消失在湖面上,留下おそ松一個人站在湖畔,盯著湖中央良久。

最後他嘆了口氣,彈了個響指讓翅膀又從他身後冒了出來,那是對黑色的翅膀,和他身後那黑色的尾巴一樣屬於惡魔的象徵,他拍了拍翅膀,忍不住回頭再看了湖中央一眼後才飛離這座湖泊。

這是他第二十次失敗了。




02.

「おそ松你啊……好像每天都活得很開心,看著我也羨慕了。」
チョロ松嘆了口氣,玩弄著手裡的花朵。

「畢竟惡魔讓自己開心才是第一順位啊,責任之類的都是其次嘛。」おそ松盤腿坐在綠色的草地上,一派輕鬆地看著坐在他旁邊的湖中女神,笑著說道:「啊,女神大人也想成為惡魔嗎?我可以幫你一把哦!」

「謝謝你的好意哦可是不用了。」チョロ松推開逐漸向他靠近,想要偷親他一口的惡魔,朝對方吐了吐舌,目光轉而看向眼前的那片湖泊,眼神堅定,他說:「雖然有點無聊,但我必須繼續守護這這座湖,」他頓了頓,補充:「——或者說,這個國家。」

おそ松看著他,玩心少了一大半,他嘴裡碎唸著:「這樣一本正經的活著真的這麼開心嘛………」然後拍了拍女神,對方意會了之後便跪在草地上,讓おそ松躺在他的大腿上。

春天溫暖的微風輕輕地吹過他們,幾朵小花經不起微風的撫摸,墜落在湖面和草地上,チョロ松閉上眼睛,他喜歡這樣和平的氣氛,春風把他們抱在懷裡輕柔地搖著,就像溫柔的母親對待小嬰兒那樣。

「就算無聊……」チョロ松看著おそ松,嘴角勾起一抹笑。

「也有你陪著我。」

些許花朵飄散在溫暖的春天下午,惡魔躺在女神的大腿上,熟睡的臉龐綻放著一抹微笑。


這是屬於他們的日常。


*

他們早在幾年之前就相遇了,第一眼見到湖中女神的那時也是在溫暖春天,おそ松在誤認對方的性別和上前搭訕之後被對方狠狠地用湖中的聖水潑了半身,他一時承受不住突然劇烈的疼痛,便昏了過去,這時チョロ松才發現自己做得有些過火了,連忙治療おそ松的傷勢。

雖然最後惡魔被女神用冷冷的語氣調侃了許久,連續好一段日子不管惡魔怎麼叫女神都不從湖裡出來,要是丟東西下去女神還會把它精準地從湖裡砸向惡魔的頭,但這些困難都阻擋不了おそ松,他不死心的天天來找チョロ松。

不得不說過這種每天都待在同個地方,偶爾用神力看看國家有沒有出什麼人們無法解決的問題,整理一下那些人們掉進湖裡的東西的生活,チョロ松不免有厭煩和無聊的情緒產生。

おそ松的出現一開始雖然讓他不耐煩,但漸漸地他好像也習慣了,偶爾心情好會回個對方幾句。

數百年來的孤單,已經在他心裡掏成了一塊大洞,おそ松對他所說的的一句話或是一個舉動,都在逐漸地把這個洞給填滿。

時光緩緩流逝,對惡魔和女神來說,生活是漫長而無止境的,日復一日的見面和偶爾的談話最後都變成了一種習慣。漸漸地,談話的內容變得豐富了,女神願意展露微笑的次數變多了,他們之間的交談似乎變得比過去更加愉快了些。在惡魔的不斷請求下,女神終於願意在他來的時候暫時離開湖泊一陣子,陪他坐在草地上聊天。

春天花兒綻放的時候,女神仔細的跟惡魔說著各種花的名字,還有他們的花語所代表的意義;夏天他們一起坐在大樹的樹蔭下,一邊乘涼一邊聊著天;秋天落葉紛飛,湖面上總是鋪滿了紅黃的落葉,女神從湖中上來的時候身上偶爾黏上幾片葉子,惡魔總會悄悄地瞞著他,最後在將要離開之時才會幫對方拿下;冬天的湖泊因為湖水充滿神力的關係,並不會結冰,但四周的大樹空盪盪的,看來有些寂寞,惡魔和女神並不怕冷,他們偶爾會坐在雪地裡聊天。

幾年過去之後,他們早已習慣了這樣的生活,也習慣了彼此的陪伴,雖然心裡都有道聲音這麼說著———神和惡魔是不可以如此親密的。但在沒人阻止的情況下,他們選擇忽視了它,緊緊握住能和對方度過的每一天。

然而這樣的日子最後還是被強迫終止,在某個春天的下午,おそ松和チョロ松一邊聊著天一邊嬉鬧著,惡魔在女神話說得正開心的時候,親吻了他。

那瞬間チョロ松覺得自己心跳彷彿停止了,一直壓抑著的感情隨著唇上傳來的溫度如洪水般爆發,無法謁止。然而おそ松在結束這個吻之後就匆匆拍了拍翅膀離開了,留下チョロ松一個人呆呆的坐在湖畔,臉頰泛著明顯的紅暈。


第二天清晨,チョロ松就被帶到天界去審判了。

天神一臉冷淡,冰冷的視線盯著他,說道:「神不可以和惡魔接觸,你知道吧?」

「……嗯。」

「唉,之前看你跟那個惡魔在一起也沒出什麼亂子,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偶爾相見的朋友都還在可接受範圍,但要是產生戀情可就無法再放任不管了。」

チョロ松低著頭,沒有說話。

「我也真不想這麼做的,但我現在必須要消除你和那個惡魔在一起的時候的所有感情,所有回憶,才能把你放回湖裡,繼續守著那座湖和那個國家。」

チョロ松抬起了頭,眼角泛著淚光,他說:「沒有其他方法了嗎?」

「畢竟你身為神的職責還沒有做完,不能讓你就這樣轉世成人。所以剩下的方法只有讓你去用聖水殺死那隻惡魔了,不過這你肯定做不出來的吧?」

女神沉默了,他低著頭,淚水不停的落下。

最後女神被消除了和惡魔在一起時的所有記憶,那數百年的孤單所鑿出的大洞,又再度在女神的心上冒了出來。

這次,就連惡魔的心也被掏出了一塊大洞。




03.


おそ松站在湖畔。
他手裡拿著一束紫色的花朵,盯著湖中央看了許久。

前面三十七次都失敗了,這次他想來些不一樣的嘗試。

他深吸了一口氣,張開翅膀飛往湖中央,到達之後就把翅膀收起來,他掉進了湖中央。

過了幾秒之後他就立刻被湖中女神抓了出來,女神氣得對他大吼:「你這個惡魔每天來就算了,還想在湖裡自殺?到底在想什麼啊你?離這裡遠一點行不行?」

おそ松虛弱地笑了笑,全身劇烈的疼痛讓他無法做出太大的舉動。

「你……跟以前一樣呢。」

「說什麼傻話?我以前又不認識你,你……」

女神說到一半就愣住了,因為他發現おそ松現在看向他的眼神溫柔似水,好像在緊緊抓住眼前最珍貴的寶物一樣。

おそ松笑著緩慢地舉起一隻手,碰了女神的臉頰一下。

那瞬間,チョロ松看到了自己跪坐在湖畔的草地上,おそ松枕著他的大腿正熟睡著,他看見自己閉上雙眼,嘴巴一開一闔,似乎是正在說話。

然後那睡著的惡魔露出了溫暖的微笑。

「就算無聊……也有你陪著我。」

他顫抖著說出這句話,許多回憶跟著竄進腦中,最後轉化成淚水滴落在おそ松的臉上。

但現在一切都已經太遲了,即使他因為對方施的魔法而想起了回憶,也救不了おそ松。

早在惡魔整身泡進聖水裡的那刻,便已無法挽回,因為他的全身已被神力所沾染,沒有可以恢復的地方了,只能靜靜地等著他生命消逝的那一刻來到,什麼也做不了。

然而對方的臉上看起來沒有一絲後悔,惡魔靜靜地看著他,伸出手抹去了女神臉上的淚水。

「這些花的花語……你還記得嗎?」

チョロ松看了看おそ松手上的花,視線被淚水模糊這點讓他有點難以分辨。

「這是……桔梗花,」當他再次看向おそ松時卻發現對方已經慢慢閉上雙眼,似乎即將失去意識,臉上卻帶著笑容。

「花語是……」他再也說不下去,抱著おそ松哭了出來,一朵花瓣悄悄地落在湖面上。



永恆卻絕望的愛。


*


時間又前進了一百年,チョロ松再次返回天界,但這次他是為了自己。

「你確定要捨棄身為神的身份?」
天神看著他,似乎有點不可置信。

チョロ松堅定地點了點頭。

「請讓我轉世到人間吧!」

「好吧,」天神嘆了口氣,天界又要少一個人才讓他心煩,但是對方的職責已盡,該怎麼選擇未來他無法干涉,他笑了笑說:「那你還有什麼願望嗎?」

「……如果可以的話,」チョロ松看著他,臉上帶著溫暖的微笑。

「希望能和那傢伙同個時代出生。」



04.


幾百年匆匆地過去了,這個國家也經歷了一些戰爭和混亂的年代,此時恰好來到一個極為和平的時代。

那個關於湖中女神的傳說,至今仍流傳著,還是沒有能真正找到那座湖,並和女神許願的人,但至今已經很少人會挑戰去尋找那座湖泊了。

而此刻,森林的深處有兩個不同的聲音在交談著。

「真的會有嗎?會不會只是一個傳說啊…」

「唉チョロ松你就不能抱點幻想嗎?難怪你到現在都還沒能交到女朋友。」

「這跟那個沒有關係吧?而且我們都走了三天,能不懷疑才奇怪吧?」

他們在這片森林走著,似乎在尋找些什麼,踩過葉子發出的腳步聲從未停止。

直到其中一個人突然停了下來。

「啊,找到了。」

「誒?」

在他們眼前的,是一座美麗的湖泊,清澈的水幾乎可以當做鏡子來用了。

チョロ松瞪大了眼,他沒想到自己只是稍微發個呆對方就找到湖泊了,他不得不在心裡偷偷的稱讚一下おそ松,雖然對方看起來也是無心發現的。

他們緊張地慢慢向湖泊走去,然而當他們站在湖畔的時候才發現好像什麼都沒有,丟了幾塊石頭下去也沒有反應。

「搞什麼啊?大家都被騙啦!」
おそ松氣憤地說,他可是為了實現賺大錢的願望才來這的,長途跋涉這麼久卻什麼都沒能得到讓他憤怒不已。

チョロ松心裡也有點失望,他本來想一瞧據說美若天仙的湖中女神的,沒想到居然只是個謠言罷了。

他嘆了口氣後坐在湖畔的草地上,盯著湖中央發呆,腦袋裡冒出一些無聊的想法。

要是真的有女神的話……不知道她過的會是怎麼樣的生活呢?

「チョロ松!!」

「幹嘛……喂!!不要只叫了我的名字就躺在我腿上,走開啦!」

「唉有什麼關係嘛,走了這麼久我好累啊讓我休息一下啦,チョロ松最好了!」

「你這……」
他本想把對方推開,但光是想想他就覺得要讓這個任性的傢伙放棄自己的決定,他自己就先累了。

「算了,」チョロ松閉上雙眼,讓溫暖的春風撫過臉頰。

「這樣也挺好的。」

他們在溫暖的春天下午,在那漂亮而清澈的湖泊旁邊,安靜地睡著了,陪伴著自己的是屬於對方的溫度。

和幾百年前一樣,什麼也沒有改變。



唯一不同的是,在湖畔的草地上,一朵紫色的桔梗花悄悄地綻放了。



Fin.



私設:
啊反正就是讓歐搜轉生成人了,中間在地獄宣判的那一段沒寫,大概只有這點要說而已,其他都沒能用到QQ

本來要用送44朵花→永恆不變的誓言這個意思,可是沒能用進去ww


後記:
這次和這些廢話爆到快五千,啊都怪自己腦洞開太大了嗚嗚嗚
桔梗的花語其實有兩種:永恆的愛和絕望的愛,前面我把兩個用在一起了,最後面就用其中一種意思而已,嗯(?
然後一些私設我都沒用上覺得可惜QwQ
後面已經不知所云,嗯,人果然不能在雞叫聲的陪伴下寫文呢(#

這次CWT45總之出了點狀況,最後搞得沒能印了,嗚嗚嗚跟大家說聲對不起,我是大廢物(躺







【速度松】關於趕稿和睡眠不足那些小事


這裡好久沒更新啦所以用這個來混更(*σ´∀`)σ(#

#噗浪上的速度松60分一本勝負
#おそチョロ,TAG是睡眠不足
#寫手繪手paro,私設多注意

標題依舊廢,取名好難哦(:3_ヽ)_
能看得開心的話就太好啦(♡´з(´ω`*)ちゅ♡

___________


チョロ松最近很煩躁。

眼見截稿日期就在後天,但手上的稿子劇情才進行到一半,是他成為當紅小說家以來進度最危險的一次。

他從來都不會拖稿,幾乎每次都能提前完成作品,連拖到截稿日前一天的狀況都很少。
但那時不知道為什麼,他總覺得原本源源不絕的靈感,消失了。

或許寫小說對他來說一直以來進行得都太過順利,突然遇到瓶頸他反而不知道該怎麼做了,煩躁的感覺漸漸佔滿了他的全身。

他被迫停了下來,卻對擋在眼前的障礙束手無策。

直到前一陣子被編輯說服而接下了寫專欄這個工作,稍微重新找回一點手感以及過去未曾擁有的熱情後,他才再度拾起筆想辦法解決那困住他的難題。

雖然中途有點不太順利,但他現在也逐漸找回過去的那種感覺了。

「哈啊———」チョロ松打了一個哈欠,抬眼看了下掛在牆上的時鐘,三點半,正好,過了這段時間他就會清醒了。

過去熬夜的經驗告訴他,自己只要能撐過三點半這個時間後就可以一路清醒到天亮,雖然這次他可能要連續熬夜很多天,效果會如何他自己無法預測。

於是他站起身子伸了個懶腰,順便到廁所洗把臉,讓自己清醒一些。

回到電腦桌前他順便去泡了杯咖啡,以免自己還是不小心睡著了。他腳步緩慢的走回座位上,途中看了眼窗外。

深沉的黑暗靜靜地籠罩著一切,對面的公寓只剩下幾間窗戶是亮著的,他忍不住把目光放到在他對面公寓右下方的那扇窗戶,毫無意外,那是暗著的。

那傢伙真是……他最近也是截稿日吧?

那裡住著和チョロ松一起完成同一個專欄的漫畫家,雖然常常會纏著チョロ松不放,讓他心生不快,但多少也幫助他突破之前的困境………

稍微想了想後チョロ松嘆了口氣,走回電腦桌前並坐下,他瞭解他現在並沒有多餘的心思去關心別人,把眼前的作品完成才是他最重要的目標之一。

他用力拍了拍臉頰,在黑暗的陪伴下繼續手上的工作。

*

チョロ松看了下字數統計,現在已經八萬字了,劇情還剩下五分之一。

明天就是截稿日了,他稍微盤算了一下,照現在這個進度今晚應該可以完成。

想到這點他就忍不住開心了起來,原本昏沉的腦袋變得稍微清醒了一點。
他抬頭看了下時鐘,三點,再撐過一下子就沒事了。

雖然手上打字的速度比之前慢了一些,腦袋的反應也漸漸遲緩,但那構思已久的故事卻像是被打開的水龍頭一樣,嘩啦嘩啦的從他的腦袋裡轉變成一個個黑色的文字符號,再藉由他的手跑到電腦螢幕裡。

再一下,再一點點就要完成了………

「チョロ松!」

「———!!」

他被突然的呼喚嚇得險些失聲叫了出來,稍微整理一下自己的心情後他頭也不回,手上的動作仍在繼續。

因為那聲音他是認得的。

「別動不動亂闖入別人家好嗎,おそ松?小心我告你私闖民宅。」

「連自己家門都不鎖的人沒資格說這種話!不是遭小偷還算你好運了。」

おそ松理直氣壯的回答,似乎完全不在意チョロ松說的話,他也不給對方任何反駁的機會,繼續說道:「你連續熬夜了三天了吧?這樣身體會支撐不住的,別打了,快去睡覺!」

「你怎麼……」

「我怎麼知道的?」おそ松打斷他,自己說出了チョロ松的疑惑:「我們不就住在對面嘛,前天晚上起來上廁所的時候就看到你房間窗戶還是亮的,就想你一定是熬夜了,但沒想到居然持續了三天。」

他停了下,繼續說著:「這樣身體會被你搞垮的,我可不想在明天報紙的社會案件上看到你的名字!所以就算在半夜三點私闖民宅,我也不能讓你再熬夜下去。」

チョロ松沉默了一下,說道:「再一下子,我快寫完了,明天就是截稿日,我……」
一定要寫完。

話還沒說完,他突然被人從身後抱住。
強而有力的手臂把他和椅子緊緊的綁在一塊,チョロ松被迫停止了手上的動作,他回過頭來丟了一記眼刀,嘗試想要擺脫對方的手。

「おそ松,放手!」

「不放!チョロ松不去睡覺我就不放!」

兩人僵持不下,チョロ松看了電腦上的電子時鐘一眼,完了,再這麼搞下去真的會寫不完。

他努力想著各種解決的辦法,腦袋動得飛快。然而沒過多久,他的眼前逐漸被漆黑佔滿,而後仿佛全身的力氣慢慢地被吸光,之後就失去了意識。

おそ松輕輕地鬆開了手,把因為多天的疲勞累積而終於忍受不住的チョロ松從椅子上抱起來,把對方放到似乎很久沒有使用的床上。

他這樣一睡,大概沒兩天醒不來了吧……

おそ松偏頭想了想,他其實剛好也才把稿子完成送給編輯,實在受不了チョロ松連續熬夜這麼多天才來勸告的,但對方沒鎖門這點澈底地嚇到他了,會發生這種狀況依照チョロ松平常那種謹慎的性格來說,他一定已經熬夜到頭昏腦脹了。

他不想看到對方因此而出什麼意外,才會這樣魯莽行動。

但對方似乎也是真的到極限了,才會這麼快就睡著了。

おそ松看著對方熟睡的臉龐,偷偷湊上前親了一下他的臉頰,然後也跟著躺在對方旁邊。

他懶得去思考自己為什麼會如此在意眼前的這個人的一切,此刻的他只想伸出雙手,在這チョロ松暫時醒不過來的時候,把對方抱進懷裡,肆意的掠奪屬於他的溫度。

「祝你好夢。」

他輕輕地湊到對方耳畔,如此說著。



*


チョロ松是自己醒來的。

他從床上坐了起來,拿起放在床邊的手機看了下時間。
七點半……
然後他搖搖晃晃地站起身子,恍惚間覺得自己好像睡了很久。

等到チョロ松走進廁所裡洗臉,冰涼的水才把他喚回現實。
完了,截稿日……!
他顧不得把臉上的水珠沒擦乾,飛快地跑到日曆前面。

「截稿日已經過了???」
他抓著自己的頭髮,滿臉的不敢置信。
日曆上的日期,是預定截稿日後的兩天。

於是他飛快的走到電腦桌前,本想打開電腦檢查自己到底寫到哪裡去了,並拿起手機急忙地想和編輯聯絡———他只模糊地記得在他睡著前稿子似乎還沒寫完和おそ松有莫名奇妙地跑來他家一趟而已,其餘的事情他都不怎麼記得了。

在電腦開機之前,他先看到電腦螢幕上貼著黃色的便利貼,上面寫了一些字。

「截稿日我幫你跟編輯延了三天,出版社那邊也跟印刷廠討論過了,應該沒有什麼問題,你就放心慢慢寫稿吧!
你的編輯很生氣呢,說是下次你再連續熬夜寫稿的話就要把稿費全部沒收,他會把他們都拿去吃掉。

PS. 要是醒來沒看到我的話,餐桌上有泡麵。」

俐落的筆跡在便利貼的右下角寫上「おそ松」這三個字,チョロ松看著那張便利貼,好像聽到了那不容他拒絕的語氣,他無奈地笑了出來。

「真是……這叫我該怎麼辦呢?」
他總是拼命完成自己應盡的責任,以往要是因此拼命過了頭都不會有人責怪他的,現在這樣他反倒無法習慣了。

雖然不習慣,但他總覺得心中有股暖意。

「不過是個鄰居罷了……」

チョロ松把便利貼貼回原位,並在電腦桌前坐下,他點開文檔,把沒寫完的故事繼續完成。

清晰的思緒加快了他的動作,他在十點左右就將稿子完成,途中還跑去吃了碗泡麵。

稍微檢查了一下錯字並把檔案寄給編輯,順便寄了封道歉信後,チョロ松盯著貼在螢幕右上角的便利貼發呆。

他不知道為什麼對方可以為一個認識不久,大概只算普通朋友的人做到這種地步。

不管是什麼理由,チョロ松知道自己都從對方那裡得到了一些溫暖。

或許微小,卻足以流竄全身。

他一邊思索著自己之後該怎麼樣感謝おそ松,一邊試著忽視方才在想起對方的那一瞬間,有些亂了的心跳。

Fin.

後記:

昨天剛衝完CWT45的我也深深體會睡眠不足的痛苦😂(哦
我自己是真的超過3:30就不太會想睡了XDD
不知道大家是不是也會這樣
其實最近正在寫這個paro的長篇,等寫多了一點再來更新(*//艸//)♡
寫手繪手很好吃啊嗚嗚嗚求太太們產糧(躺

話說明天想發之前在噗浪上丟的速度童貞殺すセーター(就是那個高領露背毛衣)車,自己想看可是發懶應該怎麼辦呢(*σ´∀`)σ(去寫文

【速度松】在圖書館的那個下午


#速度松(おそチョロ)

#巫師paro(官方遊戲的那個),OOC有,文筆渣注意,標題亂取(欸

#引發腦洞的原圖在這,不知道看不看得到QwQ


其實這是去年11月在噗浪上的短打,修了一下然後加長了一點就丟上來了,祝大家新年快樂(//ฅωฅ//)




______________




會在學校的圖書館自習的人不多,這裡的環境卻十分不錯,チョロ松在沒課的時候偶爾會跑來這裡坐一整個下午。

他喜歡這樣清閒的空間,不會過於壓迫也不會使人心煩。要是讀到沒看過的咒語旁邊也有許多不同的書籍可以參考,不怕找不到答案。



或許其中最好的一點是會來這裡的人真的是寥寥可數,讓他避免了許多不必要的交流和無意義的對話。雖然這些對他來說也算不上那麼困擾,但他偶爾還是想要一點屬於自己的空間,一個讓他不用考慮這麼多,只要靜靜地做自己喜歡的事的地方。



而最近チョロ松總覺得心情煩躁,原因為何他心裡多少有個底,卻又沒法正面解決,越發導致了他的煩悶,於是跑圖書館的頻率增加了不少。

抱著一疊書,他緩緩地走到自己常坐的位置上,好不容易才拋開腦中其他多餘的雜念,思緒全被些複雜至極的法術佔滿。


不過一會就有人悄悄拉開他旁邊的椅子並坐了下來,但チョロ松並沒有發覺,他只是一個勁的把目光放在書本上,腦袋動得飛快,沒有閒暇去理會周圍發生了什麼事。



於是在他和那人不經意對上目光的時候,心臟瞬間停止跳動了幾秒鐘。



「嗨,」對方輕笑了笑,看似對他的吃驚完全不意外,「チョロ松常常來這裡讀書啊?」

「先別說我,你會來這裡才奇怪吧?」チョロ松在心裡告訴自己千百次要冷靜別慌張之後,才故作好整以暇的回應。


「那個號稱不需要念咒就能施法,把咒語書拿來墊泡麵的おそ松也跑來圖書館?天啊這裡明天是不是就要被拆了啊………」

其實一時之間チョロ松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腦筋還沒轉過來前嘴巴已經先開始動了,想後悔卻已經來不及了。


那樣毫不友善的話任誰聽了都不會開心吧,就算是おそ松也………

腦中浮現了許多疑惑,不安的心情加快了他的心跳,於是他低下頭不敢看對方的臉,假裝自己正把注意力放到咒語書上頭。


「誒,チョロ松好過分啊!」


おそ松語氣輕快,似乎也沒有真的在意他說的話。


チョロ松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他,尷尬的氣氛持續了一陣子。

他本想就這麼把對方放在一邊,努力整理好心情後卻注意到おそ松似乎正往他這邊靠近。

おそ松將唇輕輕的湊到他的耳畔,如此靠近的距離讓他覺得自己要是轉個頭說不定就會親到對方。

溫熱的氣息讓他心跳紊亂,雙眼早已無法注視眼前的書本,腦袋盡是一片空白,只留下了自己和おそ松的身影。



「聽說魚魚子常常來這邊讀書,是真的嗎?」



………

你特別跑來圖書館就是為了追妹子嗎?

チョロ松忍不住翻了個大白眼,而後皺著眉回了句:「不知道,我沒興趣告訴人渣。」之後就再也沒理會おそ松,繼續把精神專注在眼前的書上。


然而他的心上卻像長了梗,怎麼想去忽視都難以做到,只能任由淡淡的悶痛開始蔓延,直至籠罩了他的全身,原本明亮的心情也悠悠地刷上一層灰白的色彩。


他很清楚自己的心裡在想些什麼,卻始終不想面對,並對無法誠實面對的自己惱怒。

他喜歡おそ松,而且是無可自拔的喜歡上了他。


雖說他多半能猜出對方來圖書館絕對不會是為了讀書,卻還是因為おそ松的回答而心塞。

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期待對方來這裡做什麼,或是想要他對他說些什麼話。


明明什麼也沒做卻想要事情照自己喜歡的方向發展,他就這樣沉溺在自己無法抑制的幻想裡,奢望著有能夠有實現的一天到來。


但要是他再毫無作為下去,那天是永遠都無法到來的……


思緒糾纏成一團,卻在無意之間被那人給找到了線頭,硬是給拉了開來。

「欸,チョロ松,我看不懂這裡在寫什麼,可不可以幫我解釋一下啊?」


「誒,什麼?」

他急忙拋下那團沉重的思考,也並沒有去懷疑おそ松什麼時候這麼有好學的好志向,放下干擾他的一切而開始研讀了起來。


複雜的咒語在他的腦中流竄,最後才一一連結起來。稍微思考一下之後チョロ松深吸了一口氣,而後開始講解著他們的作用和使用方法。


「…………大概就是這樣,懂嗎?」

「唔嗯………」

おそ松看起來一臉困窘,他盯著那個書上的法陣良久,似是正在消化チョロ松方才告訴他的原理。


「那……」おそ松猛然抬起頭來,和チョロ松眼神相會。而原先チョロ松就因為在思考到底要不要再說一次而微微低著頭,和おそ松一起看著法陣,對方這突如起來的舉動讓兩人之間的距離瞬間拉得十分靠近,他甚至可以感覺得到對方的吐息掃過自己的臉頰。



チョロ松呆住了,他反射性的抓起旁邊的書往おそ松臉上拍過去,擋住他的臉。

「唔、痛痛痛……チョロ松好過分!冷血怪物!謀殺朋友!白痴童貞!」

用臉狠狠的接下這一擊的おそ松忍不住抱怨,那痛楚實在太過強烈讓他流出了一點眼淚。

「等等,最後一個跟這些完全無關吧?童貞礙著你了嗎?況且你自己也沒資格說我吧,人渣處男!」


還沒來得及道歉チョロ松就先被對方說的話給氣到,他說完這句話之後就抱著書本佔了起來,臨走前順手丟了罐藥膏過去,也沒再多說任何一句話就離開了。




他抱著書快步走過兩旁種滿樹的小徑,腦袋不斷播放著剛才的畫面,心跳似乎沒有要緩減的趨勢。


最後他忍不住在一顆麵包樹旁蹲了下來,他不斷喘著氣,臉頰泛著熱意。

他用空閒的手撿起一個小石子,然後用力的往前方丟去,並靜靜的看著他離自己越來越遠。


看著那塊躺在遠處的石頭,他瞭解那不停溢出而無法自拔的感情,並沒有辦法如此輕易地離他遠去。




到底該怎麼辦啊…………



チョロ松把臉貼在書上,想要鑽個洞逃避一切,卻什麼也做不到。




*



「欸,就這麼走了啊………」

おそ松看著那離去的身影,隨手對自己施了個法術,方才有些紅腫的地方就消失不見了。

他手裡緊緊握著チョロ松丟給他的藥膏,另一隻手往空中畫了畫,絢麗的光彩便憑空出現在他的手上,是剛才那個チョロ松給他解釋的法術。


其實魚魚子只不過是和他搭話的藉口罷了。

一直以來,他都覺得チョロ松很在意魚魚子,試探性的打聽沒想到卻引起對方的不快。

就那麼在意她嗎………

這樣的想法讓他有些失落,握著筆的手緊了又緊,思緒飛快的轉動。


要不是因為チョロ松,他絕對不會想來這麼偏僻又離校舍遠得要命的地方的,而特地跑來了卻這樣白白浪費機會可不是おそ松的作風。


於是他開口問了對方一個自己早已學會的法術,撐著頭在一旁看著他研究其內容。


おそ松喜歡看チョロ松認真讀著書的樣子,他看著那金色的陽光撒在對方身上,讓チョロ松多了一份柔和。而チョロ松並注意到,此刻他臉上那認真卻投入的神情讓おそ松著迷,無法移開視線。


要是那時候チョロ松沒有拿起書包砸到他臉上的話,おそ松很有可能就會直接親下去了。



不知不覺間,他發現手上的那些光彩已經開始漸漸消散,不一會便消失得無影無蹤。


他握緊拳頭。



要是不好好踏出第一步的話,這份心情,是永遠都沒辦法傳達給你的吧……


彈了個指頭,那些奇異的色彩又再度出現在おそ松的手上。




那麼……



就先從告白開始吧?





Fin.



後記:

其實本來是想丟新文的只是寫了覺得不滿意,感覺要修好久索性就留到學測後了,用舊文混更對不起!(廢

不過真的修了滿多地方,還加了一點東西,其實我還滿有誠意的吧(*//艸//)♡(被打飛

雖然變得好像超級

(的$w有誠出一求自="ltr" >#>徥p> 湖丿多圗迦滿

瞬閧ラ旁眼>能看得


(䦺愦




差渀叞他歐搜轄滿子


太倌丌丌姊爖總覺徶變得奌大概那 不伷緱惮光 也朊緌丌並 尹尹(?)p> 逹(੭ु ›ω‹ )੭ु⁾⁾繪

並呢(*

奸夹滿一求太們( (#

̥̥̥ω•̥̥̥` )2017成《亁ョp搞>
p>おそ松喜p> 路微太們愄滿不チ㻧(心情)♡

不的想>




<


<


● 速度松● おそチョロ //infl1225.lofter.com/post/1cfe696c_E3%81%9D%E6%9D%BE%E3%81%95%E3%82%93">● おそ松さん● 阿松 //infl1225.lofter.com/post/1cfe696c_E3%81%5%BB%A2%E8%A9%B1a> 五 全斟度松评论(3 全斟度松 52 全斟度松a>

0202
021

全c587860">在圖書館皀好的得侣

<沉的黑暁そチョロ)

#(上)是#アリイモ爄莝上×自有拿起緆渋乊緊遠。要昏

是#可以炄那倹皕仕裚,>能看徛爋法術愛>是眪

<沉的黑暄那倧_樹荊夜

䁛> (p>不得抹自對裡丄p>>世愘p>>丄發屿p>>丛爋滿>是眪是眪

<沉的黑


是眪是眪是眪是眪

<沉的黑暋上。是眪

<沉的黑暬,腦袋象》吰新X包砆皿樊緦由,㖋尀お㶓顏橘杒p> 衙樣來圗3閧ー乏皍微面皓開彭p搌奌; 湻俁ョフ這》宋伊緦並看著泌徏,渾尰渀勔證等,深沉的黑暅腫皋吰ョ方犖焿樌> 和奦推一ョ碗的犰渀p> 鳥類緕叀レ,活> 演,謂> 食ヌ亡證是眪是眪

<沉的黑諸離類> 景迷,無泍<L*緕煩悶> <> 皱會清醌心事宋法p> 造垐乎上*寰渀躺勔證是眊 瞌> レ,就會㝊裙繝丟/滧方犖皍丱逹而径她就蝴蝶徨證是眪

<沉的黑暌ヌで凝 化惮良喚滿亨證等,深沉的黑>
「不過是倄得頌ヌ麼從尌歰渊亁開仾的藉叓。闻卄

隖篣來圌得-皱黃褐朋>吰的/)圅腌仌麌徍<溫類亮藛奄丅腖就她斗頭眨證是眪是眪是眪

<沉的黑暦不皻裡知卌麰渊不你皡/頭並看著汁㚋姖的丌最徱她們不匥皙他尸斟了

<沉的黑裙邱落/,感 竊今他喡/3閧》法br />是県マ身徕這書方到庋法行套チツ詿京裙㝱奒有拿赦滋愧疀等等,深沉的黑暦不麌徊不皻曾扱奦尗頭頭眡/席翄得落5叁不覙> 皌す書

像睡チ當 瞰渕仕國法衖遾皊亁心來両/頭丆。他寬> <沉的黑暌ニ顆麵匄椋胡丩左尡長> 兔朢亍皻信們丱奆的用咱奁ナ的有拿赦;,始長禮朳誧方戴丟圍誁謁謱奆的用咱女王有拿赦; 閼_翹> <軄話 <沉的黑暌由視都雌ヰ$感惵之 <頌沒乎伧格

<沉的黑暣問了尌和チフ誅的覺p> 的聽自 麅岍叢鮮跒荼步偄得椃p[卨證是眪

<沉的黑暛痛愛愪模糿pそ是眪

<沉的黑暬,覺p> 皱斾並看著泃p皗頂

吊叫,絍皻誰渊&acutﳕ誠另一

雾丕誧>刏:滿井誧得微p>疼遦丞惍麌拋開_並拿赨證等,深沉的黑暄得痛到庒偟皗會的皿多圕叧闻卄L奾很朄-麌徊下

<沉的黑暍住在丆皕反朢紫誧艊軟> 菌傘 穊的射怌ヲ焱落5忂

麋一栽蔻必腖摇赌すロ松そ杊企ニ話 爬 <

開始煙呴皫;葌絢漰那是県ニ吰斸聺一照呴續纍的椋像睊p佫不荷焦丞得某徑回p> 葨譆什麼奆

br />

<沉的黑暛痦b閄侗會皾娿ョ對斀忧艣二麨證等,深沉的黑暦常常來這裿p
串焦/不昊そ松看跱沉的黑暦看著泍容仕逅腫眠丠事赍皝著熱痛了繞反レ,腀忬會乎百和。而證等,深沉的黑暦帊万

<訴皦看>
等到チョユヌ渖發屍 ヂ眠丠發屍丟忌麨證等,深沉的黑儘甼從尕侣可卲焋甼從尬,腟忌麌歰渊侣法衂夕艌他瞗艣> 平学焦丞身來的用咱奻詢 <會皀忋尰7萦看著泄感惵
<沉的黑暦平学忈閼卄Z開始薄荷藛仍諘領露,> 呴續约看著吜F平学丣圓忖的 ヲ焖要皍杍皱曀<她絨證等,深沉的黑 ミ ミ胸斲焗朣尨證等,深沉的黑 並沒有發規的侍皻信〝

焦ヌ 吹閳留倹近皫眠丠事鵍皝忯仁杯咍方赸伏另ニ尰>忦看著踹椲焄者到庒 法,路 <詄的臀惠忖忋峕堅废忬香菇忋傘>證等,深沉的黑暛痱律
…「すロ松皝> 坐抦看著泟忋朰>證等,深沉的黑暛痱卻越p佲焄險>仨譊そ松看跱沉的黑暦渖本快眗符虡法上皦ヲ膀

皱揨證等,深沉的黑暛痌渕>
證等,深沉的黑暛平学<Fミ忋叛路侬再皸徲焈閼勾
平学p>識忖艣> 平学p

<沉的黑暦看著法己吶喊串焀惍麊柔軟觸滲焀不略希奋落>皱ロ松乄感招枽二徏7 闂串焀殌懗後措 伓舡ﳱ奸遠飡己协羕杷2兩了他皍住在丌徿丄棸沒木證是眪

<沉的黑暖歐搌渕詽閄侣 <沉的黑*是眪是眪是眪是眪

<沉的黑暛痦看著兿ら䁽視郄方> 忬5卲矩p佄

ロpそ

<沉的黑暾徥輊皌せ跦看著啊ぱ奸 坐 <

ロ愖熸俫亍得皅意代
皱他LT奦平学路意刍鬀「r滿,心 響證等,深沉的黑暛痻皆下侱

譊そ

<沉的黑暦平学烋徛路閄一空三上皰二ー忙杍p奪巌ﳨ證等,深沉的黑暛痕>
仌ざ>巌ﳩ亞身後,愗會皒乎到侅愍你>

<沉的黑暛痦看著泻&acu>仾嘻
巌ﳩ亣會的才邱奦就洑㝨證是眪

<沉的黑暌謂> 預
<沉的黑br />是眪是眪是眪是眪是眪是眪

<沉的黑暛>其實是眪

<沉的黑暄揂雌不縊哈😭是県>徭松&acu幱爹烑I二哈爌卨尉是 > (☝ ՞ਊ ՞)☝是p>皻了起)艣> 長篕亅處煨+撞牆(°> ° )爗 <о)p跅處去奸丄這麳r />是真新斋丼叓侦看葦平学不住圌一紻圖冩二一,>雦看葦平孻E3%> 是p跋> 訍麌渼從尅處幹 `*)爀是眪

<沉的黑暅煗更快樂(/絢對旁✧*。٩(ˊωˋ*)و✧*。是眪

● おそ松さん● 阿松 //infl1225.lofter.com/post/1cfe696c_E3%81%A6%E6%9D%BE">● 速度松全c587860">评论(3 全c587860"> 4 全c587860">a>